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深渊秘境
    夜色下的招魂岛,因秦烈的离开,骤然变得无比的安静。

    韩茜一只玉手按着胸口,脸色阴沉如水,双眸死死盯着秦烈离开的方向。

    一众韩家和九重天的武者,此刻已聚集于此,都在咒骂着。

    “妈的!怎么会有域界之门在此!”

    “那域界之门似乎是突然形成的!”

    “绝不是一般常见的那些域界之门!”

    “看来他是有备而来!”

    那个韩家的老仆,默然来到韩茜的身旁,轻声道:“小姐,你没事吧?”

    他微微垂着头,不敢去看韩茜胸口的位置,以免让韩茜觉得难堪。

    “我没事。”韩茜有些木然地摇了摇头。

    没有继续多言什么,她御动着那一层魂坛,倏地从此地离开。

    她径直来到招魂岛最为边沿之地。

    这时候,她才垂下头来,看着胸口那片白皙如美玉的光滑肌肤。

    那片白嫩肌肤上,赫然有着五个鲜花指印,极其的醒目。

    从那赤红的手印上,韩茜还能感觉到一丝丝痛意。

    盯着那手印看了一会儿,她觉得越来越刺眼,如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抽打在她的脸上。

    她清楚地知道,那只手在撕裂这片胸衣时,还重重在她丰挺的酥胸上用力地捏揉了一下。

    那是她一生中从未遭受过的屈辱!

    “我会将你千刀万剐!我发誓!”她咬着贝齿,在心中暗暗厉喝。

    半响后,换了一件衣裳的她,冷着脸重新回到黑曜石宫殿所在地。

    “我们返回中央世界!”她不耐道。

    “唔?”

    众人一脸惊异莫名地看向她,都觉得奇怪。

    “小姐,还有时间的。”韩家的老仆出言提醒。

    “他离开招魂岛借助的域界之门。远超我们的认识,那显然是可以随便移动的。”韩茜冷着脸,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用继续浪费时间去寻找了。”

    能随便挪移的域界之门,的确太难定位找寻。继续留下来,也不可能会有收获。

    韩茜果断选择放弃。

    ——她并不知道“星门”只是秦烈的一种血脉天赋。

    “也好。”

    听她这么一解释,众人也反应过来,都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在墟地徘徊多日的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

    七灵岛一座幽暗阁楼内。

    秦烈一只鲜血淋淋的左手,拧着一片水蓝色的女性胸衣,倏地从星门内飞了出来。

    “主人……”

    正在和蔺婕一同修炼的庄静。默默站了起来,一脸怪异地看着他。

    蔺婕盯着他手上的东西看了一眼,俏脸一红,垂着头没有吭声。

    “这家伙,也不知道去何处祸害人了,竟还弄得这么狼狈。”她暗暗道。

    “咳咳!”

    眼见她们眼神怪异,秦烈干咳了两声,解释道:“刚刚在招魂岛和韩茜那贱人交了手。”

    “韩茜?”庄静来了兴致,笑盈盈地问道:“主人怎么样她了?”

    只要是来自中央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和韩茜之间的纠葛。也知道他是被韩茜害“死”,才导致秦家最终败离中央世界。

    一听闻他刚刚和韩茜见过面,不单单是庄静。就连蔺婕也表露出明显的兴趣。

    “那贱人已经筑造出一层魂坛,我也没本事现在就杀死她。”秦烈皱着眉头,哼了一声,道:“不过我总算也占到点便宜了!”

    “就这个?”庄静噗哧一笑,明眸泛着促狭之意,“就为了这个,还差点赔上一只手?值得么?”

    秦烈尴尬起来。

    庄静美眸一转,抿嘴轻笑,“主人要是对这样的东西有兴趣。只要提点一下,人家自会乖乖奉上。怎敢伤了主人一根汗毛?”

    话罢,她还冲秦烈抛了个媚眼。一副任君采撷地媚样。

    秦烈嘿嘿一笑,道:“我还有事。”他抽身欲走。

    “主人要是对我的没兴趣,师妹的也行呀,你要不要?要的话,我这就让师妹脱下来给你?”庄静娇笑道。

    蔺婕满脸羞红,轻啐道:“师姐你闭嘴行不行?”

    她不像庄静那么放得开,即便已明白自己的处境,也无法如此直白的将自己呈现给秦烈。

    “算了。”秦烈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屋内,庄静和蔺婕忽然沉默下来,眼中有着一丝黯然。

    ……

    秦烈走出来,沉吟了一下,将葛荣光招呼过来,吩咐道:“你回一趟暴乱之地,将寒冰岛的林凉儿送入寒寂深渊。”

    葛荣光点头,没有多问一句,立即动身去办事了。

    他旋即以星门踏入泊罗界地底。

    地底深处,只剩魂兽分身还在,正以独有的秘术,将阿特金瑟的金色独角,融入那巨大的白骨镰刀内。

    昏暗的地底石宫中,一道道的金光本来璀璨夺目,充斥着惊人的凌厉气息。

    他本体一来,一切恢复了原状,那分明缩小了一大半的阿特金斯的独角,也安然落在了白骨镰刀上。

    他和魂兽分身灵魂相通,不需要以语言交流。

    因此,他直接从空间戒内,将那根封印着第一巫虫的木雕取出,随意仍在了魂兽的蹄足旁。

    他准备在魂兽炼化了阿特金斯的独角以后,让魂兽将第一巫虫也给淬炼一番,使其变成和苗风天他们一样的魂奴,令他能完全掌控。

    “别这样,求你了!”

    木雕内,第一巫虫已意识到不妙,在其中大呼小叫。

    一过来,感知到魂兽的身上和秦烈一模一样的气息,还有比秦烈强大了千百倍的灵魂波荡,它立即醒悟过来——秦烈有办法对付它。

    明白这一点后,它终于惶恐了,赶紧想要投降。

    “迟了。”秦烈摇了摇头,漠然传讯,“下次我们再见时,你会比现在老实一万倍,会真正效忠于我,那才是我想要的结果。”

    “那样就不再是我了!”第一巫虫在木雕内尖啸。

    “我并不在意。”秦烈冷声道。

    “求你饶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我……”第一巫虫还在挽回。

    可惜秦烈已重开星门,由泊罗界,直达极炎深渊。

    ……

    极炎深渊,烈焰魍掌控的那一支大队。

    众多怀有烈焰家族血脉的神族武者,散落在一个个岩浆潭池,借助于岩浆内的炎能修炼家族秘术。

    九阶血脉的烈焰魍,高高端坐在一块烙铁般的赤红岩石上,周边十米内不灭烈焰汹涌焚烧着。

    他那片区域无人胆敢靠近。

    突地,一道火炎流星从天外飞逝而来,电闪雷鸣之间,就到了烈焰魍身旁。

    火炎流星倏然一变,化身为一个和烈焰魍相似的彪形大汉。

    “大哥,你怎么来了?”烈焰魍惊喝道。

    来人名叫烈焰炀,也是九阶血脉的神族强者,在烈焰家族的地位比烈焰魍还要高一筹。

    “黑暗家族在黑暗深渊中,发现了一个特殊的未知秘境,可那秘境却和黑暗深渊的本源规则息息相关,一旦强行破开来,会导致黑暗深渊的本源永久的失衡。”烈焰炀脸色深沉,道:“经过黑暗家族的反复探查,确定八阶血脉以下的族人,似乎不受黑暗深渊本源规则的影响,进入应该没有问题。黑暗家族那边,已经在准备进入,我们因为之前帮过他们的忙,我们也被允许派遣一个小队过去。”

    “那秘境……黑暗深渊的大领主怎么说?”烈焰魍问道。

    “他们似乎也一无所知,没意外的话,那秘境存在的时间……应该比黑暗深渊的恶魔大领主的寿命还要长!”烈焰炀神情严峻道。

    “比大领主存在的时间都长,难道……”烈焰魍骇然失色。

    烈焰炀重重点头,确定了他的猜测,然后才说道:“我麾下的那些小队,没有战斗力特别出众的,所以这好事我让给你,正好……我们侄儿乾煋也在你这儿。”

    “我明白了。”烈焰魍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