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一十四章 第一幅高级古阵
    “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了。”

    眼见秦烈闹着要走,南崎沉默了一下,突然很严肃地说道。

    利维和他那边的几个成员,都是一脸诧异地看着他,显得有些不解。

    秦烈也是一愣。

    他这时候,已经一心想要离开,可南崎忽地如此表态,又让他没有合适的借口。

    “我会约束他们,保证不会再也类似的事情发生,这样如何?”南崎道。

    “秦烈,别离开可好?”流漾央求道。

    乾煋也期待地看着他。

    秦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借口,犹豫了一下,心中无奈地点了点头。

    “南崎哥!”利维轻喝。

    南崎沉着脸,摇了摇头,阻止他多言,然后挪动着那块暗耀石,领着他身旁的队员离开此地。

    他们四人去了别处。

    “为什么要依着他?”

    一远离秦烈和乾煋,利维就忍不住了,马上不满地叫嚷道。

    “我们需要他。”南崎叹道。

    “他真对我们那么重要?”利维冷哼。

    南崎点了点头,道:“他饲养的那些虚浑之灵,可以在此地感知到灵魂动静,单单这一点就是极大的优势。离开我们,他只需要依仗着虚浑之灵小心一点,可以避开绝大多数的威胁。而我们,就算是有暗耀石在手,也做不到那样。”

    此言一出,利维和另外两人沉默了起来,他们也知道南崎说的是事实。

    暗耀石能照耀的范围很有限,十几米开外的空间,恐怕就没办法顾及。

    虚浑之灵则不同。

    刚刚的木灵,领着他们找到羽族族人战斗区。用了将近半个时辰。

    那距离远远超过暗耀石的覆盖极限。

    另外,虚浑之灵还能指引着秦烈,发现周边的生命波动。这又是暗耀石无法比拟的。

    “不论如何,我们暂时对秦烈的依赖性。都要超过他对我们的依赖。”南崎沉吟了一下,又道:“而且秦烈的战斗力非凡,他的存在,会使得我们小队的实力更加强大。最后,他对本源始界的认识,也要比我们多一些……”

    话到这儿,南崎也是一脸苦涩,轻叹一声。无奈道:“不管你们承认不承认,我们的确很依赖他,而他……却没有那么依赖我们。”

    利维等人,听他这么一解释,都沉默了下去。

    他们都认真考虑秦烈的重要性。

    过了一会儿,利维冷着脸,说道:“那我们以后难道都要听他的?这家伙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而且又是混血者,他将来说不定还有更多的麻烦。”

    “再观察观察吧。此地……凶险重重,像韦森特一样的高阶恶魔。都是极为难缠的对手。另外,如果碰到下八层深渊炼狱的那些家伙,我们要面临更加巨大的挑战。为了整个团队。我们要暂时忍耐,不然以后会更加艰难。”南崎安抚众人。

    利维三人,多年来都很信赖他,听他这么解释,也都渐渐冷静下来。

    “我们听你的。”

    ……

    另一边。

    乾煋一脸诚恳,道:“秦烈,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坦白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它。”

    他从秦烈的身上,看出了不对劲。知道在秦烈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秦烈不会一副非走不可的坚决样。

    焰風沉默着。以复杂的目光看向他,没有表态。

    雾纱和流漾两女也都在追问缘由。

    她们也感觉到秦烈突然变得不对劲了。

    在四人疑惑的目光下。秦烈犹豫了一会儿,硬着头皮道:“我有些朋友也进入了此地。”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很亲密吗?”乾煋询问。

    “他们之前的身份是幽冥界的种族。”秦烈道。

    “幽冥界的种族……”乾煋神情一动,斟酌了一下,道:“你对深渊如此了解,应该知道……幽冥界的各族和深渊恶魔血统上的微妙联系吧?”

    秦烈点了点头,道:“他们的血脉源头就是深渊恶魔。”

    “说说详细情况吧。”乾煋轻叹。

    秦烈没有隐瞒,将下八层深渊炼狱的恶魔君主忽然出现于寒寂深渊,为凌语诗一行人进行了指引,将他们也送入秘境的事情,给详细的道明。

    这番话说完,他再补充:“他们是我最亲密的人。”

    “最亲密的人……”

    乾煋意味过来,缓缓点头,道:“你是想找借口离开,然后去找他们?”

    “嗯。”秦烈没有否认。

    “你知道如何去寻找吗?”乾煋再问。

    秦烈苦笑摇头。

    “那不就对了?你离开了我们,也没办法找到他们,就算是找到他们,万一遇到他们被高阶恶魔围击,你单凭一人的力量,就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助他们脱险吗?”乾煋道。

    “没。”秦烈又道。

    乾煋想了一下,道:“你还是和我们一起吧。至于你担心的那些事情,我会抽空和南崎他们沟通,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我们如果真碰到你的那些朋友,我们绝不会动手!”

    秦烈心神一震,道:“多谢。”

    “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就算他们是高阶恶魔,只要没有威胁到我们,不对我们主动攻击,我们也可以和他们相安无事的。”乾煋道。

    秦烈缓缓放下心来。

    之后一段时间,他和乾煋、南崎等人一道儿,继续行进在本源始界。

    不过,他和南崎那四人之间,分明有了一层隔阂。

    每一次静修时,南崎四人也会主动和他拉开距离,以免会发生口角。

    秦烈会时常呼唤虚浑之灵,在它们醒来以后,令其变成自己在此秘境的眼睛,让它们四处游弋。给他带来消息。

    但后面一段时间虚浑之灵也没有什么发现。

    这天,他们在无垠的旷野上,以本源始界的神妙来洞悉血脉奥妙时。

    突然间。流漾兴奋地尖叫起来。

    秦烈迅速赶去。

    乾煋,南崎和焰風等人。也急忙从黑暗中飞来。

    “我,我领悟到炎界的奥妙了!我的血脉中,觉醒了炎界天赋!”流漾欣喜若狂。

    一个赤红色的炎界,在她血脉力量的涌动下,果真慢慢地凝炼出来。

    和秦烈、乾煋释放出来的炎界一模一样。

    一般而言,烈焰家族的族人,只有在突破血脉之时,才可能觉醒新的血脉天赋。

    流漾如今还是七阶。并没有突破到八阶的血脉层次,却因此觉醒了罕见的炎界天赋。

    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也只有在本源始界内,可以在血脉等阶没有突破时,依然觉醒新的血脉天赋!”乾煋看向众人,嘴角泛着喜色,道:“最近,我也有所感悟,没意外的话,我可能在不久以后,也会觉醒新的血脉天赋!”

    南崎等人。听他这么一说,都暗暗振奋。

    众人的眼中,都释放着火芒。一时间各个斗志昂扬。

    “秦烈,你呢?你有没有什么感悟?”流漾好奇道。

    秦烈摇了摇头,“没有。”

    “大家好好努力吧。”乾煋鼓舞众人。

    旋即,众人又各自散开,在黑暗中沉静下来,去更加用心地洞察血脉奥妙。

    而秦烈,和他们分开以后,还是没有将主要的精力放在血脉当中。

    他的灵魂意识,化为一簇魂影。依然在镇魂珠第四层空间内领悟高级古阵图的玄奥。

    这幅他已感悟许久的高级古阵图,名为“通天”。

    按照他这段时间的理解和认识。这“通天”一旦感悟到奥妙,能将其成功的绘刻出来。那“通天”可以令器物和施法者本人,立即和周边的天地形成一种奇妙的联系。

    “通天”古阵图,可以瞬间调用所处天地的力量为己用,令自己和器物威力暴涨。

    只是,他花费了那么长的时间,也没有能真正领悟“通天”的奥妙,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刻画。

    他也曾取出灵板,尝试着将“通天”在灵板上绘制,可惜每次刚刚刻画几根灵线出来,灵板就仿佛承受不住的爆碎开来。

    他只能半途放弃。

    “或许,可以试着以体内的血脉力量,将通天给实现出来。”他暗暗想到。

    之后,他知会了乾煋一句,独自去了离乾煋等人更远的区域。

    黑暗中,一滴滴烈焰血脉的本命精血,从他体内浮现半空。

    他的一缕缕灵魂意识,汇入一滴滴本命精血内,开始尝试着在绝对黑暗的本源始界,来将“通天”这一幅高级古阵图实现。

    出奇地,以本命精血为血线,以这绝对黑暗的秘境天空为蓝图,他在绘制“通天”时,竟颇为顺利。

    一直到绘制第八多千条脉络血线时,他才因为自身的灵魂力不足,突然崩溃而前功尽弃。

    “本命精血可行,但要保持充沛的灵魂类才行!”他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接下来,他时常和乾煋等人分开,一门心思地将自己的精力和灵魂力,都用在感悟“通天”古阵图的奥妙。

    他会因此耗费庞大的灵魂力,也会消耗很多的本命精血,可他对“通天”的理解和感悟上,却越来越精深。

    他隐隐有种感觉,“通天”这一幅古阵图,一旦在这绝对黑暗的本源始界凝结出来,一定会带给他极大的惊喜。

    怀着这个想法,他更加不予余力地将精神和灵魂力量,都用在“通天”古阵图的构建上。

    “咿呀咿呀!”

    这天,他依然沉溺在“通天”的感悟中,忽然收到了虚浑之灵的讯念。

    “大家小心!有人在接近我们!”他高呼提醒。

    乾煋和南崎等人,听到他的传讯,一个个从静修中醒来,急忙做好作战准备。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