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三章 另辟蹊径
    “索姆尔!”

    黑暗中,秦烈脸色深沉,已经将这个神秘的魂族族人,视为本源始界最可怕的对手。

    深渊恶魔那边,有从下八层而来的迪迦,神族有浩桀和明煦、苍晔等人,灵族那边有拥有四大血脉属性的深蓝,就连骨族和羽族,也有沙列和斯坦卡……

    各族七阶血脉的强者,战斗力都极其彪悍,各个不逊色他。

    而他若想将“通天”古阵图刻画出来,还必须要到达本源深海。

    那里,注定要爆发一场恐怖的血战!

    他关心的凌家众人,目前又消息不明,这令他心情愈发沉重。

    “要尽可能提升力量了!”他暗下决心。

    最近一段时间,他将主要精力用在“通天”古阵,还有天雷殛、寒冰诀、血灵诀的修炼上,试着突破到涅槃境后期。

    因血肉丰碑的存在,他消耗的血肉力量,可以短时间恢复。

    然而,种种的修炼,需要另外耗费灵魂力。

    灵魂力的补充,他一直依赖从灵域带来的丹药,丹药的恢复力……似乎太过于缓慢。

    他想另辟蹊径。

    “魂兽分身!如果魂兽分身和本魂的联系彻底建立,能够从魂兽分身获得大量的灵魂力,不但能够令修炼顺利,等境界领悟足够以后,也可以自然而然突破到涅槃境后期!”

    “魂兽,魂兽……”

    他灵魂飘忽着,静心思付,找寻着方法。

    他忽然想起卡伦家族的瑟琳。

    这个修罗族的美艳女人,自小掌握着十阶暗魂兽的头骨,通过那个十阶暗魂兽头骨修炼。似乎从中得到了十阶暗魂兽的一部分残魂。

    那一部分残魂,有着凌乱的记忆,困扰着她。令她时常心神错乱,分不清自己是谁。

    他如今的魂兽分身。为九阶的魂兽血脉,这个九阶的魂兽,本就是从那个十阶的暗魂兽分裂出来。

    也是如此,他的魂兽分身,没有完全将十阶暗魂兽的一切给记忆下来。

    关于魂族,关于一些传承秘术,还有诸多魂兽本身的奥妙,他都没有能彻底挖掘出来。

    “是时候了!”

    ……

    寒寂深渊。

    秦烈的那一具魂兽分身。忽然现身于一根根巨大的冰柱间,那些冰柱内,都冰冻着一具具的七阶、八阶的深渊恶魔。

    苗风天在融合尸之始祖的躯体以后,炼尸一道的造诣,逐渐炉火纯青,似摸索到了炼尸的真谛。

    他也渐渐可以运用尸之始祖三层魂坛的力量。

    “主人!”

    柯蒂斯,苗风天,还有众多修罗族的魂奴,一看他降临此地,都立即恭敬洗礼。

    幻化为秦烈的魂兽。来到这片隐秘之地以后,身形迅速膨胀。

    不多时,这具分身又蜕变为魂兽的庞大模样。如一座狰狞的血肉山峰。

    “第一巫虫!”苗风天一惊。

    只见在魂族布满尖刺的肩部,出现了碧血玉蟾,他一眼认出那正是黑巫教的第一巫虫。

    第一巫虫安静地趴在魂兽的肩部,显得无精打采,已完全没了脾气。

    苗风天看了两眼,就明白了过来,第一巫虫也被魂兽炼化了。

    他从第一巫虫的身上,也感知到魂兽的气息,那气息和柯蒂斯等人身上的一模一样。

    “柯蒂斯。你去一趟卡伦家族那边,将瑟琳带过来。”秦烈以魂兽分身吩咐道。

    “明白。”柯蒂斯立即离开。

    “最近局势如何?”他又看向苗风天。

    苗风天抬头。看着以魂兽模样问话的秦烈,感受着魂兽的恐怖气息。也是觉得压力颇大,“我这边一切顺利。”

    “其他方面呢?那些征战于寒寂深渊的各方势力如何?”他再次问道。

    “泊罗界的各族,还有补天宫、姬家、秦家,都在寒寂深渊颇有建树。修罗族更加适应这里,几乎每隔一会儿,就会有族人突破血脉。”苗风天想了一下,认真回答:“姜铸哲的和他的麾下,还有血煞宗也没什么问题,只有暴乱之地的各大白银级势力,因自身实力太弱,对烈焰玄雷的依赖性太大,还有……”

    他将近期寒寂深渊的局势,向秦烈详细道明。

    秦烈聆听着,半响后,才道:“你和尸之始祖融合以后,有没有从尸之始祖的记忆中,得到骨族的什么讯息?”

    “骨族?”苗风天一脸的哑然,他摇了摇头,说道:“没,尸之始祖毕竟陨灭了,他只是将自己的传承给烙印在躯骸内。其余杂乱的记忆,他不可能,也不会遗留下来。”

    顿了一下,他好奇道:“骨族是什么种族?”

    “那是一个强大的域外种族,全身没有皮肉,只有白莹莹的骨骼。”秦烈解释。

    “好奇异的生命种族!”苗风天惊异道。

    秦烈眯着眼睛,沉吟了一下,突然道:“你修炼的炼尸一脉的秘术,有极大的可能来源于骨族!”

    “这怎么可能?”苗风天骇然失色,“炼尸的技艺,不是尸之始祖独创的吗?”

    “华藏和骨族接触过,他种种炼尸方面的奥妙,或许……都来源于骨族。”秦烈叹道。

    “骨族!”苗风天大惊。

    “我的本体如今在深渊的一个奇异秘境,和骨族的族人有过接触,当年……华藏和骨族似乎还有过什么约定。要不是华藏被神族所杀,他如果一直活着,骨族有可能通过他已经来到灵域了。”秦烈道。

    “神族已即将入侵,再加上骨族……”苗风天头疼起来。

    秦烈沉吟了一会儿,没有说出魂族也盯上灵域,以免苗风天更加无法承受。

    他的眼睛,落在肩上看似安分老实的第一巫虫身上,想了想,道:“如果我放你离开,任由你自行发展,你是否真的可以给我惊喜?”

    “主人!你想要我做什么?”第一巫虫立即兴奋起来。

    “暂时还没有想好。”秦烈幽幽道。

    “只要有足够的血肉,我也可以不断蜕变,而且……我们巫虫有着几乎最强的繁衍力!比你们人族,比所谓的深渊恶魔,还要强大!”第一巫虫嗷嗷叫道。

    “众多的血肉……”他深思了一番,说道:“我会想办法,给你找一个全新的深渊层面,看看你究竟能不能发展出你所谓的巫虫族。”

    “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第一巫虫激动道。

    “希望如此。”

    “瑟琳来了。”

    也在此刻,柯蒂斯领着卡伦家族的瑟琳,从一根巨大的冰柱内现身。

    有着“黑色郁金香”美誉的瑟琳,身穿战甲,身姿高挑妖娆,她款款而来时,长长的眉头紧皱着,似颇为不安。

    一路而来,只是离秦烈的魂兽分身距离拉近,都脑海中便浮升出很多的幻象。

    很多埋藏在脑海深处,不属于她的凌乱记忆,如忽地变得活跃。

    一幅幅奇异的画面,断断续续,交替闪现出来,渐渐迷乱她的心智。

    她不是魂兽,也没有魂族的奇异灵魂,那些紊乱的记忆和画面,她无法得知确切的含义。

    她不但很难从中得到好处,那些不属于她的东西,还困扰着她,影响她的境界和血脉。

    她已被折磨了许久许久。

    此刻,随着秦烈巨大的魂兽分身,忽然间完全呈现,她脑海内杂念急剧涌现之时,也隐隐有即将解脱的预感。

    她于是坚定地走向魂兽。

    “我知道,有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被藏匿在你的脑海。那些东西,你没法领悟,也不能真正融合于灵魂,可是如此?”秦烈以魂兽的声音漠然道。

    瑟琳仰望着如山般的恐怖魂兽,敬畏地跪伏在地,然后垂首道:“希望,希望您能助我解脱……”

    “我给你一个选择。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我可以全部拿走,但我愿意给你真正获知的机会,而且,我会给予你更多你所需要的灵魂之谜……”他俯瞰着瑟琳,道:“代价是,你必须要向我效忠,要从今听命于我,成为我的魂奴。”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