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八十四章 建立联系(新年快乐!)
    秦烈已完全不受战局的影响。

    当深蓝和奥克坦激战,凌语诗和索姆尔灵魂争锋,神族、恶魔与赛多利斯家族族人殊死搏斗时,他早沉醉于“通天”古阵图最后的构建中。

    他庞大的灵魂意识,如同索姆尔的魂念一样,分化万千,一缕缕的魂念依附在那丝丝血线中。

    本源深海的天空中,一幅繁复至极的奇异阵图,在他精血和魂念的描摹绘制之下,慢慢地形成。

    随着古阵图逐渐的凝成,阵阵奇异的磁力,从那古图上扩散开来。

    那是一种混杂着灵魂和血脉的神秘磁动。

    也不知是否受那神秘磁动影响,还是浩桀、苍晔、明煦的灵魂探索引发的变故,一直平静无波的本源深海,似渐渐有了动静。

    漆黑,深邃,神秘,浩淼的本源深海,海面上首先荡漾起微弱的涟漪。

    液态化的浓郁深渊能量,随着本源深海的涟漪颤动,似在悄悄挥发。

    丝丝缕缕极淡极淡的紫色烟雾,从本源深海的海面上升腾出来,散逸在天地间。

    那些稀薄无比的淡紫色深渊魔气,本来就很难察觉,这时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自己面前的对手身上,根本无暇留意本源深海表面那微乎其微的变化。

    就连凌萱萱、凌峰和高宇等人,如今也在和几个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厮杀。

    整个本源深海,只有秦烈和浩桀三人没有对手,都似陷入某种奇异境界。

    浩桀、明煦、苍晔三人,听不见乾煋他们的呼唤和灵魂讯念,精气神似乎都被困于本源深海内部。

    而秦烈,则是继续以灵魂和精血。持续地为“通天”古图添加血线。

    突然间,他的魂湖,也泛起了丝丝涟漪。

    勾勒古阵图的他。稍稍分心留意了一下,惊奇地发现他魂湖的动静。和本源深海的动静,颇为的相似……

    甚至于,他隐隐约约觉得,他脑海中的魂湖,似在尝试着和本源深海建立起联系。

    他注意到,他魂湖荡漾起的微弱涟漪,和本源深海的波动都那么的同步。

    丝丝从本源深海上升腾出来的,极淡极淡的紫色烟雾。肉眼都很难辨别。

    可那些紫色烟雾,袅绕着,似朝着他飞来。

    这个发现令他愈发惊异。

    然而,当第一缕紫色烟雾,并没有逸入他身体,而是消失在他绘制的“通天”古阵图以后,他幡然醒悟。

    那些淡紫色的深渊魔气,不是受他躯体的吸引,而是……奔着他构建的古阵图而来。

    这时,他这一幅“通天”古阵图。还没有彻底刻画成功。

    一缕缕极淡的深渊魔气,逸入古阵图消失以后,他发现这一幅“通天”古图。有一些血线似被染成了暗紫色。

    只是略略迟疑了一下,他又集中了注意力,继续补全“通天”古阵图剩下的部分。

    他没有再继续关注本源深海的变化。

    他也没有去理会他的魂湖,和本源深海同样的波动的涟漪,没有多想其它。

    他并不知道,随着“通天”古图逐渐趋于成功,从本源深海上升腾出来的紫色烟雾,已由稀薄慢慢变得浓郁。

    当一缕缕暗紫色的深渊魔气,不断地从本源深海上漂浮出来。一一飞向他们时,很多恶魔率先觉察到不对劲。

    他们惊叫着。尝试以他们的躯体,去吸收那些浓郁的深渊魔气。从而补充消耗的血脉力量。

    可惜,他们的牵引拉扯,对那些漂浮的深渊魔气没有任何的影响力。

    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浓郁的深渊魔气,开始大量的从本源深海上蒸腾出来,都滚滚飞逸向天空。

    一一落向秦烈头顶那一幅奇异且巨大的古阵图。

    之后,不至于恶魔,就连神族、骨族、羽族,还有那些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也都注意到这个惊人的变化。

    对本源深海有一些认知的强者,眼见液态化的深渊能量开始蒸发,并一股脑儿的逸入那一幅奇异古阵图,终于变了脸色。

    他们似一下子清醒了。

    虽然他们不知道秦烈的那一幅古阵图,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他们越来越肯定本源深海和秦烈之间,必然已率先建立了某种他们无法理解的神秘联系。

    这种联系,似乎预示着秦烈已找到那一块深藏本源深海的晶面,而且已在着手夺取!

    “分出人手!杀了他!”奥克坦嘶吼着下达命令。

    一部分围攻乾煋、玄珞的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呼啸着上天,如刺破苍穹的利剑。

    他们试图将秦烈绞杀。

    然而,也不知怎么一回事,那些一束束飞向“通天”古图的深紫色烟雾,突调转了方向。

    蕴藏着澎湃深渊能量的紫色烟云,蚀骨之蛇般,竟直接钻了他们的体内。

    这些灵族族人,体内突然涌入大量浓郁的深渊魔气以后,身子如被过度充气的皮球,不断膨胀,然后轰然爆碎。

    他们甚至都未能靠近秦烈到百米范围。

    “奥克坦!他是唯一一个,可以真正夺取本源晶面的人!”

    也在此时,索姆尔的一缕魂念,不知从何而来,却突然在他脑海轰响起来。

    奥克坦悚然变色。

    “既然近不了身,就给我以灵器轰杀他!”他又一次怒喝下令。

    又是一部分对付骨族和羽族的赛多利斯家族族人,因他的命令分离出来,一双双被鲜血激的发狂的蓝色眼睛,冰冷残忍地看向天空。

    数十件稀奇古怪的灵器,有飞梭,有长矛,有利剑,一一飙射向空中。

    那些灵器都释放出夺目的神光,蕴含着空间、时间和生命之力,烙印着他们掌握的血脉奥义。

    那些灵器如飞天的一束束流星。

    可在秦烈的头顶,那一幅繁复神秘的“通天”古阵图,随着吸收的深渊魔气越来越多,所形成的磁动也变得愈发的诡异。

    一圈紫红色的磁动,从那“通天”古图上扩散快来,似能量光幕形成的涟漪。

    紫红色光幕动荡开来,所有飞向他的灵器,竟一瞬间被冲击成了废铜烂铁。

    一件件依附在灵器上的魂丝,也被尽数湮灭,不留一丝。

    ……

    ps:祝新年快乐!那个,这几天,每天只有一章,请谅解~(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