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沉落
    由浩桀释放出来的那个赤红色骷髅头,一次次地撞击在那紫红色光幕上,头骨上的碎裂迹象越来越明显。

    浩桀端坐于本源深海边上的血肉躯体,剧烈颤抖着,涌现出浓稠血腥的气息。

    猩红的凶煞气息,如一根血腥的光柱,从浩桀身上扶摇上天。

    浩桀似在极力挣扎着。

    可惜,他附在赤红色骷髅头上的皆为灵魂之力,那紫红色的光幕,阻止了他和肉身的联系。

    他本体的一番番异动,涌现的汹涌血气,压根无法给那赤红色骷髅头带来帮助。

    他越是激烈挣扎,那骷髅头,似乎会越早爆裂。

    不知为何,众人都觉得一旦那骷髅头爆碎,浩桀本体的头骨……似也会随之炸裂。

    紫红色光幕下,明煦和苍晔的灵魂幽影,一边在哀求着秦烈高抬贵手,似一边在不断劝说浩桀,要阻止他的疯狂行径。

    各族的血脉强者,看着来自于本源深海上的巨变,都纷纷变色。

    最先以灵魂探索本源深海的浩桀、明煦和苍晔,此刻不但一无所获,似连将灵魂归位都不能了。

    笼罩在本源深海上方的紫红色光幕,似变成隔绝一切灵魂和血脉力量的壁障,将本源深海和周边的各族族人给分成了两个世界。

    “怎,怎会这样?”

    迪迦喃喃低语,惊恐地看向天空,看向那一幅巨大且血腥古图之下的秦烈。

    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秦烈怎么就突然和本源深海建立了联系,就因为构建了一幅古阵图么?

    “秦烈!”

    神族那边,乾煋深吸一口气,以他能发出的最大声音喝道。

    他站在苍晔身旁。高高仰着头,眼睛死死盯着秦烈,眸中火焰飙射。“你真的就一点不念旧情?!”

    流漾和雾纱,愣了一下。也霍然反应过来。

    她们也眼巴巴看向天空,美眸之中,满是祈求之色。

    她们也是请求秦烈放手,让浩桀、明煦和苍晔的本魂,可以顺利突破紫红色光幕的封锁,从而回归躯体。

    “给我滚出来!”

    与此同时,凌语诗冷哼一身,眸中紫色火焰燃烧。

    属于她的灵魂气息。随着那些紫色火焰的浮现,似也被一并点燃。

    潜藏于她的灵魂识海,竭尽全力试图夺取她灵魂所有权的索姆尔,突然间发现凌语诗的脑海内,紫火泛滥。

    索姆尔骇然失色。

    他忽然意识到,凌语诗为了将他剔出去,不惜以紫色火焰湮灭自己的魂念。

    索姆尔首次恐惧起来。

    “连自己的灵魂都敢如此点燃!算你狠!”

    一点点碧焰鬼火,如绿幽幽的星芒,从凌语诗的眼角飞溅出来。

    碧焰光点,一从凌语诗眼中飞出。立即闪烁着往往奥克坦而来。

    绿幽幽的光烁,半途不断地融合,数秒的时间。又凝成了索姆尔的本魂。

    一个重伤的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眼看索姆尔的碧焰幽魂而来,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那碧焰鬼火,霎那间融入他的躯体,等他再次睁眼以后,他瞳孔已变长了绿幽幽的诡异色泽。

    那显然是属于索姆尔的灵魂。

    “索姆尔!究竟怎么一回事?”

    奥克坦没有将那个同族族人的魂灭当一回事,一脸的惊异,询问关于秦烈的事情。

    轻易夺舍了一具躯体的索姆尔,幽幽道:“这个叫秦烈的神族、人族混血者。在灵域得到了我族大皇子携带的一件至宝,那东西……乃是我魂族圣器!”

    奥克坦还是不明所以。

    索姆尔沉吟了一下。道:“那件我魂族的圣器,烙印着天地规则的直观形态!你只要知道。他所刻画的那一幅古图,真的拥有连通本源晶面的能力即可!”

    奥克坦勃然变色,“真的可以连接本源深海?”

    “他已经这么做了。”索姆尔无奈道。

    “那我们……”奥克坦脸色苍白。

    要是给秦烈夺取本源晶面,获得了这本源始界的掌控权,他们所有人恐怕都难逃此劫。

    不仅仅如此,在他们一行人死后,秦烈还会将深蓝安全送出去。

    那时,整个赛多利斯家族,也将遭受灭族的厄运。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索姆尔情绪也有些低落,“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么一个搅局者出现。携带我族那件圣器的他,在本源深海内,的确最有希望夺取本源晶面,这是任何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意外。”

    “现在怎么办?”奥克坦惶惶不安道。

    “只能等他自己出错了,在他和本源深海已建立了联系以后,我也再没有以魂族秘术杀死他的可能。”索姆尔道。

    奥克坦一怔,“等他自己出错……”

    “想要彻底融合本源晶面,也没有那么容易,一个不慎,也可能魂飞魄散。”索姆尔哼道。

    听他这么一说,奥克坦的心中,又重新燃起希望。

    天空中。

    秦烈的精气神,都耗费在“通天”古图的维持上,他甚至于不知道下方本源深海的异变。

    随着“通天”古图,吸收了越来越多的浓郁深渊魔气,这一幅血腥巨大的古图,变得重逾万钧。

    他以血脉之力,要维持古图悬浮虚空,已渐渐变得力不从心。

    这时候,他其实在竭尽全力以血脉和心魂操控着古图,令其一点点下沉。

    他要将那一幅奇异的古图,给沉落于本源深海内部,他感觉到只有这样,他才不需要持续不断地维持古图悬浮虚空。

    他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这件事上。

    因紫红色的光幕,存在于他和本源深海之间,隔绝了魂念和声音,以至于他都不知道发生在本源深海上的异变。

    他不知道浩桀、明煦和苍晔三人的本魂,被困在本源深海,迟迟无法脱离。

    他也听不见乾煋的呼喊。

    一层层的紫红色光幕,并不是透明色,也无法将下面的一切呈现。

    然而,随着他牵引着古图,慢慢的沉落,那层层的紫红色光幕,则是不断重新融入古图中。

    本源深海之上的苍晔和明煦的灵魂幽影,浩桀释放的那一个赤红色的骷髅头,也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他略有些惊讶的俯瞰下方。

    他看到,从苍晔和明煦的灵魂幽影上,传递过来的,都是焦急万分的哀求。

    浩桀灵魂寄托的骷髅头,头骨上裂纹密布,似即将炸裂。

    他愣了一下,看着那种紫红色光幕,又看了看他御动的血腥古图。

    他心神稍稍一动。

    神奇莫测的,就在明煦、苍晔的灵魂幽影处,一层层紫红色的光幕,中间突显一个拳大的洞口。

    那洞口,穿透了一层层的紫红色光幕,连通了外界。

    苍晔和明煦的魂影,惊喜如狂,和那个赤红色的骷髅头,通过那洞口以极速离开。

    一眨眼功夫,明煦和苍晔的魂影,已经融入本体。

    那个赤红色骷髅头内,一缕缕灵魂之火虚弱闪烁着,则是融入浩桀体内。

    灵魂融入躯体的浩桀,两眼昏花,竟直挺挺倒地。

    不论那些嗜血家族的族人如何呼喊,浩桀都没有一点反应,似陷入了最为深沉的睡眠。

    浩桀灵魂归来以后,眉心的第三目,逸出了缕缕鲜血。

    他一只手掌捂着眉心,一只手捂着嘴,大声咳嗽着。

    一缕缕鲜血,从他捂着嘴的手指缝隙内,不断的向我渗出。

    “姐!你,你怎么样?”乾煋急道。

    苍晔几乎是瘫软在乾煋的怀里,鼻孔和耳朵都有血丝渗出,她以微不可闻地声音说道:“我的魂力透支了,恐怕无法再战了。”

    “发生了什么?你们在本源深海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乾煋追问。

    苍晔穿着漆黑重甲的身子,似微微一颤,犹豫了一下,她艰难地说道:“我们终于找到了那块本源晶面,可是,从那本源晶面中浮现出来,竟然是秦烈构建的那一幅奇异古阵图。”

    话音一落,她最后的一丝魂力,似也已经耗尽。

    她也和浩桀一样昏了过去。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