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不敢见
    “外公?”

    秦烈愣在那儿,心神茫然,半响没有吭声。

    “我能运用天血神芒,愿意早早倾向于你,能在暴乱之地脱颖而出,皆是因为老主人。”

    姜铸哲讲话时脸上满是敬意,并下意识地弯着腰,似乎只要提起那个人,即便是他听不见,都要毕恭毕敬。

    “我能有今天的实力,身份,背景,都是老主人的恩赐。”

    “如今,老主人要我以后完全听命于你,以你的命令为先。就算是他下达的命令,若是和你的命令相违背,也要以你的命令为准。”

    姜铸哲垂着头,语气谦卑,再没有往日的倨傲豪气。

    秦烈冷冷道:“为何在今日说明此事?”

    姜铸哲犹豫了一下,才以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或许,老主人觉得你终于长大了吧。”

    秦烈愕然。

    本源始界一行,他通过苍晔、乾煋等人,对烈焰家族的情况有所了解,知道那一块血肉丰碑和烈焰家族上一任家主一同遗失。

    知道在神族极力推行“完美之血”计划的那个人,也是烈焰家族上一任的家主,知道那个人令烈焰家族达到了鼎盛时期。

    同样的,因为那个人和血肉丰碑的遗失,现今的烈焰家族才逐渐沉没。

    不单单在神族内部,即便是在灵族、魂族,甚至于恶魔大领主的眼中,那个人都是饱受争议的异类。

    有人说那个人是神族史上的天才,也有人说,他是神族世上最可怕的疯子。

    但却无人敢否认他的强大。

    消失了两万年的那个人,至今也没有在星海中露面,没人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

    很多人都觉得他或许早已陨灭。

    但是。从秦烈得知血肉丰碑曾随着他一并消失,知道他体内的血脉异常以后,便肯定他百分百还活着。

    秦烈也隐约猜测出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

    可猜测毕竟只是猜测。没有被证实之前,他也从未多想什么。

    但现在。他的猜测被姜铸哲给证实了,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同他有着血缘上的联系,犹如一个隐藏在黑暗星河深处的巨大阴影,始终在暗处默默注视着他,亦或者……也在注视着整个天地。

    不知为何,他心中没有喜悦,反而觉得不安。

    因为。他不知道潜藏了两万年的那个人,究竟想要什么,不知道那个人隐忍多年所图为何。

    那个人,毕竟是神族上一任的族长,曾领着浩荡大军血洗灵域,并将这片天地彻底征服。

    三万年前,那人初临灵域时,以巨龙、巨兽为食,乃是那个时代最为血腥恐怖的魔神。

    被奴役万年的灵域百族,通过人族奇迹般的崛起。付出了惨痛代价,才将其驱逐出域外。

    时至今日,在神族五大家族将至时。他突然又一次显现出来。

    秦烈茫然看着夜空,总觉得在神秘深幽的星海某处,有一个恐怖的幽影,在暗暗注视着他。

    他冷不防打了个寒颤。

    “老主人说他将生命古树移植在了一个地方,希望你能过去一趟,将生命古树炼入血脉之中。”姜铸哲沉吟了一下,恭声的:“他说生命古树不同于器物,不能通过秘阵直接传送给你,而他……暂时还不方面带着生命古树踏入灵域。”

    “你负责引路?”秦烈道。

    姜铸哲点头。“我只需以我的鲜血,以他教导的方法布置一个血池。他就能将你带入他所在之地。”

    “我不会去。”秦烈道。

    姜铸哲洒然一笑,道:“他说等你想来的时候。可以随时通过我的布置过去,倒也不急在一时。”

    秦烈一脸阴霾。

    “他说,他至少对你没有恶意,对别人就难说了。”姜铸哲轻声道。

    “关于他,你都知道些什么?”秦烈冷声道。

    姜铸哲摇头苦笑,“从来我都只是奉命行事,在面对老主人的时候,我从不敢多问一句。”

    “你都奉命做过什么?”秦烈再问。

    “修炼吸食鲜血的血灵诀,培养死忠于我的那群嗜血者,成为血煞宗的主人,打开神葬场,夺取其中太古生灵的遗骸……”姜铸哲娓娓道来,将一连串秘事道明,然后补充:“最后一个命令,便是要从此效命于你。”

    “你对他真完全不了解?”秦烈不太相信。

    姜铸哲一脸苦涩地点头。

    秦烈深吸一口气,一头乱麻,挥挥手,不耐道:“如果只是这些没有的消息,你便该干吗干吗去吧。”

    “这天咒图?”姜铸哲请示。

    “我还没为咒之始祖找到合适的传承者,你自己留着吧。”秦烈哼道。

    姜铸哲躬身离开。

    他一走,将岸和苗风天一同进来,一脸的疑惑,想询问究竟是什么情况。

    “你们也先回寒寂深渊。”秦烈吩咐。

    “明白。”将岸和苗风天一并离开。

    阴暗的山洞内,秦烈默然坐了下来,唤出那一块血肉丰碑,又凭借着血肉丰碑沟通了八具泰坦族的神将。

    不久后,也不知藏身何处的八大神将,如八道流星般飞落下来。

    感知到秦烈人在山洞,体型如巨人族般的八大神将,主动缩小了躯体,一个个弯腰驼背地走了进来。

    他们一进来就看到了愁眉不展的秦烈。

    “主人呼喊我们所为何事?”为首的神将询问道。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上一个主人还活着?”秦烈直言不讳道。

    八个之前被称呼神尸,如今识得身份,被他称呼为神将的泰坦族族人,都茫然摇头。

    “他明明一直活着,为什么要将这一块血肉丰碑丢在神葬场,又为什么安排姜铸哲去夺取?”秦烈费解道。

    “可能他已经不再需要血肉丰碑了。他安排人夺取,可能也是为了您拿回此物,只是他没有预料到主人您自己凭借着血脉连续,率先将此物夺取了。”为首神将道。

    秦烈怔了怔,又问道:“在你的眼中,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在上一个时代,他是神族最嗜杀最强大的霸主,是最有想象力的一个天才,也是一个最癫狂的疯子。”为首神将道。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