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无价瑰宝
    “族长还说,你要是不肯答应,五大家族一旦涌入灵域……”乾煋苦涩一笑,叹息一声,道:“这趟他们对待灵域百族的手段,将不会如三万年前那般柔和。”

    旁边的流漾,也是满脸愁容,一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表情。

    “什么意思?”秦烈心神茫然地询问。

    乾煋犹豫了一下,才解释:“这次他们可能会大开杀戒。”

    秦烈那具魂影骤然急剧扭动。

    三万年前,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踏入灵域时,除了前期以血腥手段震慑各族外,后面都没有大杀特杀。

    那时,只要愿意臣服的种族,他们都会欣然接受。

    臣服他们的种族,只需要按时将开采的矿物缴纳,只要乖乖听话,他们甚至还会教导一些血脉方面的知识。

    也是因为如此,如今一些生活在灵域的种族,还对神族怀有善意,甚至于暗中渴望神族的到来。

    那些种族都是曾经依附神族,并获得了一些帮助的种族,他们并不排斥神族。

    可按照乾煋的说法,这趟如果他不肯答应条件,五大家族在两三年以后,一艘艘星空巨舰破开星空壁垒,冲入灵域时,或许再也不会接受投诚者。

    真要是那样,灵域的各大种族,一旦抵御不住神族的步伐,就将接受灭族的噩运。

    灭族,和接受奴役,压根就是两个概念。

    “是为了威胁我,才专门做出的决定吗?”秦烈以魂影形态询问。

    “我不太清楚。”乾煋一脸无奈,“家主就在深渊通道口等待,我们俩过来,仅仅只是负责传话而已。其实……我也不想过来,但是我体内流淌着烈焰家族的血脉。我实在没办法拒绝。”

    “我理解。”秦烈道。

    “那个……”流漾欲言又止。

    “什么?”秦烈讶然。

    “听说米雅在你手中?”流漾问。

    “玄冰家族的那个米雅?”秦烈回应。

    流漾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地说:“我和米雅是朋友,我们曾并肩作战过。而且……我欠她一个人情。秦烈,不论你最终的结果是什么。还请你给我一个小小的面子,不要伤害米雅。至于其他玄冰家族的族人,我可以不去理会,可米雅……”

    她眼中满是哀求。

    她之所以会和乾煋一同过来,就是为了米雅而来,希望秦烈能够看着她的面子上,给米雅一条活路。

    如今深渊通道被毁去,即便是寒澈。也不能短时间重回灵域的碎冰域。

    就算是回去了,寒澈不知道米雅的位置,也难以将米雅救走。

    唯一可以救米雅的,就是和米雅一道儿离开,甚至可能是“掳走”米雅的秦烈了。

    她是从玄冰家族那儿,知道米雅有了麻烦,几番求证知道米雅最有可能落在秦烈手中以后,才坚持要和乾煋一同进来的。

    以一缕魂影浮现的秦烈,看着流漾眼中的祈求,想了想。道:“我答应你,米雅不会有事,等我从炎日深渊出来以后。我会放她离开。”

    流漾嫣然一笑,暗暗送了一口气,道:“谢谢。”

    既然秦烈说会放米雅离开,就意味着寒澈没有猜错——米雅果然是在秦烈手中。

    她也相信秦烈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谢谢。”乾煋也真诚道谢,“不管你最后的决定是什么,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都当你是朋友。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乾煋的帮助,只要不是让我背弃家族。不是对家族万分不利的事情,我都会答应。”

    “我也是。”流漾也轻笑道。

    秦烈心中一暖。道:“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

    “你要有了决定,可以直接告诉寒寂深渊的大领主道森。他能替你向我们传递你的消息。”乾煋道。

    “好。”秦烈道。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和你为敌,真的不想。”乾煋沉吟了一下,道:“而且我也相信,五大家族的族长,包括那些族老,都不会拿你怎么样。在他们的眼中,你乃是我族的瑰宝,无人可以替代,他们需要你好好活着。”

    乾煋的长辈中,也有一人乃是神族的族老,他已隐隐听说了些秦烈的事情。

    他知道族内的那些长老,通过烈焰昭和寒澈等人的介绍,知道了秦烈的存在,和秦烈身上的特殊性以后,此时都快要疯狂了。

    如今神族内部,众多老人因秦烈体内觉醒了玄冰家族血脉,且拥有“绝对零度”而沸腾。

    当他们从寒澈那儿得知,秦烈体内还有时空妖灵的血脉后,几乎恨不得组织全族的力量杀向炎日深渊抢夺秦烈。

    他们几乎已肯定秦烈怀有“完美之血”!

    可惜,受古老深渊规则的约束,八阶血脉以上的生灵无法踏入炎日深渊。

    他们没办法第一时间将秦烈掳回祖地。

    急不可遏的他们,被迫无奈之下,也只能派遣乾煋和流漾过来做说客。

    “瑰宝么……”秦烈心神微动。

    他知道他血脉的奥妙,随着他在星河内崭露头角,随着越来越多的生灵种族熟识他,早晚都会暴露出来。

    他猜测寒澈已经将他血脉的特殊处告知了神族。

    “我只知道,族内那些德高望重的人物,最近都因为你茶不思饭不香。”乾煋咧嘴一笑,道:“本来,他们还准备安排几百个八阶血脉的族人进入炎日深渊,保证你不被那些恶魔所杀。直到听我们说过你的实力,知道你可以从容应对,加上又怕你误会……所以才放弃。”

    “他们疯了吗?”不明所以的流漾惊道。

    “我也不知道。”乾煋深深看向秦烈,说道:“我只想说,他们比任何人都紧张你,生怕你在炎日深渊被恶魔杀了。”

    秦烈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知道了,我会认真考虑。”

    他百分百肯定神族的那些族老,已经获知了他血脉的奇妙,如今之所以万分紧张他,也是因为他的血脉。

    “那好,希望你有一个对我们都好的决定。”乾煋笑着点了点头,旋即和流漾重新钻入深渊通道,由炎日深渊离开。

    秦烈的那一束灵魂幽影,目送着两人消失,之后也慢慢消散。

    他灵魂意识重返本体。

    本源深海旁,贝蒂笑容灿烂,看着索姆尔怂恿那些恶魔去围杀秦烈。

    深蓝悬浮空中,也一脸的浅笑,似也完全放松下来。

    索姆尔挑拨了一番,见那些八阶的恶魔,虽蠢蠢欲动却始终没有下手后,已有些气急败坏。

    他知道这一切都因为他魂族的身份暴露,导致那些恶魔不相信他,所以才不受他蛊惑。

    他最终停止了劝说,恶魔眼瞳内,闪烁着绿幽幽的诡异光芒,开始另想他法。

    然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休息,站在风暴漩涡的秦烈彻底恢复了过来。

    他和乾煋、流漾交流的一缕灵魂也归位了。

    他感到精气神都重新攀升到全新的高度,似通过和洛克,还有和那些鬼祭炼狱重甲恶魔的战斗,令自身得到了升华。

    而且,随着他恶魔心脏以“噬魔”,不断解析洛克等恶魔的血脉,获得更多的恶魔印记,他似每一秒都在变得更强。

    他体内的恶魔血脉都燃烧起旺盛的斗志!

    “你们真是令我失望。”他突然在风暴漩涡内大声狞笑,那风暴凶猛旋转着,倏地朝索姆尔而来,“你身为一个魂族族人,不配参与我们恶魔之间的战斗,我先杀了你再说!”

    众多从各大深渊层面而来的恶魔,听他这么一说,都矗立在原地不动。

    他们也厌烦了索姆尔的呱噪,更加厌烦他魂族的身份,都觉得秦烈的话很有道理。

    在他们的眼中,一身深渊气息,又处于魔化状态的秦烈,乃百分百的恶魔。

    如秦烈所说的那样,他们也认为这是恶魔之间的战斗,其他的种族不够资格参与。

    他们乐于看到秦烈杀死索姆尔。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