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同族
    秦烈一直将索姆尔视为极大的威胁。

    炎日深渊还是本源始界时,索姆尔就在暗中搅弄是非,令神族、恶魔和灵族相互争斗,他自己则是坐收渔翁之利。

    索姆尔和奥克坦联手以后,差一点就将深蓝杀死,并夺取本源晶面。

    如果不是他运气较好,或许那块融入他魂坛的本源晶面,就成为了索姆尔手中利器了。

    最后,他融合本源晶面了,试图击杀索姆尔、奥克坦时,居然还失败了。

    索姆尔、奥克坦当时流落到不知名的空间裂缝,他以为他恐怕再也不会见到两人,以为他们必死无疑了。

    结果,两人不但重返炎日深渊,血脉居然也都纷纷突破到八阶。

    他们又重新成为了一个大威胁。

    索姆尔的阴损狡诈,比起那些八阶血脉的恶魔来,要难缠太多。

    索姆尔不死,他和那些八阶恶魔血战,都会感到不安,不知道索姆尔又会施展什么阴谋诡计。

    因此,在他来看,先杀死索姆尔乃目前最为紧要的大事。

    各大深渊层面的恶魔,一看他将索姆尔视为下一个对手,要么矗立原地不动,要么就远离他和索姆尔的所在区。

    恶魔主动为他和索姆尔的战斗腾出了空间。

    “嗨,我来炎日深渊纯粹只是当一个旁观者的,我不是恶魔,我杀了秦烈也成为不了炎日深渊的缔造者啊。”索姆尔一看那些恶魔纷纷为他和秦烈腾出空间,不由地叫嚷起来,“我就是想来看看而已,对他的恶魔心脏没有兴趣的。你们不会觉得,我会成为你们的威胁吧?”

    他扭头看向一名八阶的恶魔。

    那个恶魔还没有魔化,看起来和人族的外貌一样。只是紫发紫眸,体型略有些粗犷而已。

    “不管你有没有兴趣,我都想看到你先死。”那恶魔怪笑道。

    “这样啊……”索姆尔幽幽道。

    “嗤嗤!”

    突地。一束亮晶晶的流光,如水晶珠线。从索姆尔身上飞出。

    那流光一瞬间飞落在怪笑的恶魔身上。

    怪笑中的恶魔,突地凄厉惨叫,没有魔化的躯体,竟立即开始溃烂融化。

    “那是!”从黑沼深渊而来的科恩,看着躯体溃烂的恶魔,脸色陡然一变,喝道:“烬灭之光!是烬灭之光!”

    “咻咻咻!”

    索姆尔放声尖啸,高昂的啸声中。一束束如混合着冰晶渣滓的奇异流光,向附近的生灵飞去。

    众多的恶魔,贝蒂,还有深蓝,都在他的袭击范围。

    除了奥克坦没有被攻击外,离他接近的所有生灵,都被一道道奇异流光盯上。

    “烬灭之光!”

    灵族的贝蒂脸色一变,首次收敛了笑容,神情逐渐变得凝重。

    她拽着深蓝的手臂,不管深蓝同意与否。拉着她忽地飞逝向一边。

    她活动在方寸之地,可那小小的空间内,却出现无数细细的空间秘纹。

    仿佛她一直在不同的空间来回穿梭一般。

    那些被索姆尔释放出来。奔着她和深蓝而来的烬灭之光,尾随着她和深蓝的身影,在那些空间秘纹内来来回回,压根不能碰到她一片衣角。

    “嗤嗤!”

    其它的一些恶魔,没有她和深蓝那般好运,有不少都被那些流光给追上,被沾上了那些流光。

    只是沾上零星半点的恶魔,也吃痛的厉啸着,躯体在一点点溃烂。

    “滋味如何?”索姆尔阴恻恻地问道。

    那个最先和他讲话的恶魔。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连骨骸都在融化了。明显活不了多久。

    他一边讲话,一边分散魂念。暗中操控着那些流光。

    每一束流光中,都蕴含一缕他的灵魂念头,他通过那一缕缕的魂念,指引操控着流光。

    一束束流光,在他的掌控下,灵巧如蛇的游弋在空中,去追逐四处逃散的恶魔。

    其中最粗的几道流光,在他的灵魂御动之下,则是冲着秦烈过来。

    “烬灭之光……”

    秦烈所在的风暴漩涡,此刻停止了呼啸挪移,而是静静悬浮在灰暗天穹下。

    他冷冷看着索姆尔,嘴角浮出一丝讥笑,默然静候那些流光的到来。

    “咻!”

    一道属于他的精神魂线,如利刃,突射向那些飞向他的烬灭之光。

    只见那一道道奔着他而来的烬灭之光,如忽地燃烧开来,内部火光飞溅。

    索姆尔突然闷哼一声,脸色也狰狞扭曲,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你,你怎么……”

    他的几缕灵魂念头,竟然在烬灭之光内,被秦烈的魂刃所斩断。

    他乃魂族族人,那一具寄宿的恶魔躯体毁去了,对他也没有什么伤害。

    魂族族人,灵魂的受伤,才是真正的受伤!

    秦烈所针对的,就是他的灵魂意识,而不是恶魔之身。

    而且还是他藏匿在烬灭之光内的魂识!

    这不符合常理!

    一束束奔着秦烈而来的烬灭之光,失去他魂识的主导以后,如晶亮的彩带悬浮空中,一动不动。

    那烬灭之光离秦烈的风暴漩涡只有五米。

    秦烈突然一笑,眸中异光一闪,那一束束烬灭之光,突然由停滞重新活动。

    那些烬灭之光都飞向了秦烈所在的风暴漩涡。

    索姆尔脸色又是一变。

    他紫色的眼瞳,闪现出碧绿色的光焰,他深深看向秦烈,突然似有明悟。

    “原来是同族……”

    这一刻,他百分百肯定秦烈的灵魂,也是一个魂族!

    能够御动烬灭之光,并且可以以魂念来斩杀他魂念的家伙,十有八九和他一样都是魂族!

    联系起镇魂珠的存在,索姆尔终于意识到他的对手,或许根本就不是一个恶魔,也不是他认为的神族。

    而应该是他的一个同族族人!

    “奥克坦!”索姆尔轻喝。

    “呼!”

    奥克坦的身影,随着他的话落,突然就闪现出来。

    “烬灭之光对他没有用,只能以八阶的血脉力量,将他杀死与此了。”索姆尔脸色深沉道。

    就连在面对奥克坦时,他也没有透露他认为的秦烈的“真实身份”,他不想奥克坦知道秦烈的秘密以后,在将来四处乱说。

    “你想让奥克坦杀我?”秦烈咧嘴一笑,“有没有想过你为我送上的礼物,能够对奥克坦造成多大的伤害?”

    那一束束飞入风暴漩涡的烬灭之光,随着他的笑容,灵动的飞旋着。

    似和风暴漩涡融入到了一起。

    奥克坦看向那些烬灭之光,脸色一沉,明显犹豫起来。

    秦烈则是咧嘴嘿嘿怪笑。

    在蜥蜴族域界时,缪怡姿无意中撕裂空间之门,就吸引了一部分烬灭之光来。

    那时,他就是通过释放出灵魂,以纯粹灵魂的形态御动了烬灭之光,形成了一具流光之身,才让蜥蜴始祖大吃苦头。

    他魂族的零碎记忆,还有虚浑之灵的一部分记忆,令他知道了烬灭之光的来历。

    烬灭之光,存在于烬灭之海,而烬灭之海乃阴影暗界的一处神秘禁地。

    任何的血肉生命,一旦不慎掉入烬灭之光,都会一息间融化消失。

    只有纯灵魂形态的魂族,才有可能在烬灭之海生存下来,而他的魂族记忆,则是有一些御动烬灭之光的办法。

    之所以如此,是传言魂族的御魂大帝曾去过烬灭之海,领悟了那儿的奥妙。

    他的灵魂传承,来源于魂之始祖,而魂之始祖就是御魂大帝的第一个儿子。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灵魂记忆一角,有关于御动烬灭之光的方法。

    索姆尔得到的奇遇,和烬灭之光有关,索姆尔自以为能凭借着烬灭之光,在炎日深渊轻易杀死他。

    可惜,索姆尔显然又一次失策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