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韩茜付出的代价
    “如果不是你,我恐怕不能活着回来。”

    蜥蜴始祖的眼瞳中,闪烁着暴戾凶光,恶狠狠地怒吼道:“那些磐殃界的家伙,心机太狠毒!一会儿,如果给我找到他们,我要将他们一个个撕成碎片!”

    他动了真怒。

    虽然在那不知名的空间乱流内,只是呆了一霎,可就这在那短短时间内,他全身都受了伤。

    一道道细密的伤口,如被匕首切割,很多伤口都深入骨头了。

    蜥蜴始祖心有余悸道:“那鬼地方,我才呆了几秒钟,都觉得漫长的如过了百年!”

    他眼中满是惧意。

    “没事吧?”秦烈问道。

    “伤势不重。”这般说着,蜥蜴始祖巨大的爪子,挥舞着,也不知从何弄来一大块肉,他一把塞入口中,嘴角鲜血飞溅地咀嚼着,含糊不清地说道:“都是一些皮外伤,还好,还好。不过,如果在那鬼地方,再多待一刻钟,我恐怕就参与不了磐殃界的战斗了。”

    域外星空,充斥着太多的未知凶险,即便是十阶血脉的蜥蜴始祖,也不敢保证在星空翱翔时百分百安全。

    种种不知名的空间缝隙,遥远偏僻的域外乱流之地,更是亿万生灵的禁区。

    蜥蜴始祖也知道这一点。

    这趟,他能够活着回来,全然是因为秦烈拥有时空妖灵的血脉。

    他很清楚,真要是继续逗留那恐怖异地,他肉身的伤创,的确会导致他无法参与后面的战斗。

    他现在越想越后怕。

    “别担心。”秦烈洒然一笑,淡淡地说道:“我听说在那磐殃界,也有一个域始境的人族强者坐镇。过一会儿。我们一同过去,将那个域始境的强者杀死。他的血肉……我交给你,由你来撕扯吞吃。用来补充你刚刚的损耗。”

    此言一出,蜥蜴始祖眼睛骤然一亮。忙道:“那我们还等什么?”

    “不急,正主……就快要出现了。”秦烈笑了笑。

    梵妮莎满脸异色。

    她对时空妖灵的血脉天赋,一点都不了解,她不知道她们过来时的星门,乃是秦烈以血脉凝结而成。

    她以为那是通往乱星界的一个域界之门。

    蜥蜴始祖流落在域外星空,被秦烈拉扯回来,已经令她震惊至极。

    如今,在眼前的拱形传送阵爆碎。磐殃界对应的那一座,也一并摧毁时,她以为计划已经失败了。

    可看秦烈的表情,话里流露的自信,分明是可以随时再入磐殃界。

    这让梵妮莎惊异不明。

    她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看起来境界不是特别高,血脉也只有八阶的秦烈,实在是有着无尽的神秘。

    她看向秦烈的明眸,也逐渐变得异彩涟涟,似充满了无限好奇。

    磐殃界。

    华羽池和柯蒂斯等人。从那传送阵爆碎的石洞内,也飞了出来。

    他们站在连绵起伏的秃山之间,在磐殃界的半空。听着那暗魂兽分身的嚎叫。

    他们心中清楚,在传送阵爆碎以后,韩茜和那些在磐殃界等候他们的家伙,也该现身了。

    果然!

    没有让华羽池久等,一座流光溢彩的飞行灵器,如翩然舞动着的凤凰,突然就飞了过来。

    巨大的凤凰上,韩茜的身影,一点点闪现。

    她黛眉一皱。冷冷看向华羽池,毫不掩饰内心的厌恶。俏脸阴沉道:“只有你一个?”

    她身子突然轻颤了一下,她用力攥紧拳头。指甲将手心都刺出了鲜血。

    她的眼神变得凌厉而疯狂!

    看着她的凶狠模样,华羽池脸色微变,似乎被她气势镇住,竟然忘了回答。

    韩茜不断地深呼吸,让自己冷静,好恢复理智。

    知道华羽池暗中购买特殊材料,邀请一些擅长空间传送阵的炼器师,去乱星界的时候,她就猜测出了华羽池的意图。

    她将计就计,也悄悄安排人,把磐殃界那座破损严重的传送阵,给偷偷修复好。

    之后,她就四处调动关系,邀请强援来磐殃界。

    她猜测秦烈一定会和华羽池一起前来!

    可现在那座传送阵都爆碎了,意味着一个域始境,亦或者十阶血脉的异族,已经葬身在未知域外。

    但秦烈依然不见踪影。

    她感到万分失望。

    在她的眼中,区区一个华羽池,压根不值得她投入那么大的精力,去四处邀请强者过来。

    她牺牲了很多利益,甚至……做出了难以启齿的承诺,才将一名域始境强者给请来。

    因为,九重天那边,暂时不想和秦家立即撕破脸,暂时想静观其变。

    她知道很难在这个时候,请动九重天的域始境强者,所以才以自己的力量去请了强援。

    她辛辛苦苦筹划了这一切,不惜做出了巨大牺牲,乃是为了对付秦烈。

    对付那个将韩家灭门,杀了她父亲,弟弟,所有亲人的刽子手!

    只要能杀死秦烈,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可以舍弃眼前众多利益。

    包括承诺在事成以后,交出自己的身体,去侍奉那域始境强者一个月!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秦烈,而不是眼前的华羽池。

    因此,看到只有一个华羽池,而没有秦烈以后,她差点要疯了。

    “他就是秦烈?”

    一个面容枯瘦,脸色灰黄的老者,慢悠悠从那凤凰形的飞行灵器内走出。

    “呼!”

    一座七层的柔水魂坛,从老者的眉心飞出,宣示着他域始境的修为。

    他大大咧咧地端坐于七层魂坛上,阴鸷的眼神,落在了华羽池身上,忽一皱眉:“境界好象不对。”

    “他不是秦烈。”韩茜咬着嘴唇,以刺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转过身子,宛然一笑,道:“秦烈这趟好像没有来,黄老,这次就不劳烦你动手了。”

    “不用我动手最好。”黄渺嘿笑着,他淫亵的目光,毫不客气地在韩茜曼妙身姿上游荡着,“不过,我既然来了,你我的约定就必须要实施。你也知道,我本来是要准备材料,要在百年时间内,去铸造第八层魂坛的。因为你的事情,我放下了手头的活儿,从别的域界远赴磐殃界,如果什么都拿不到,我白来一趟会浪费多少时间和精力?”

    被他的眼神打量着,韩茜浑身发寒,有种被毒蛇的蛇信子,给舔在身上的恐怖感。

    韩茜的笑容,显得越来越勉强,她怯怯地:“我可以从其它方面补偿您,譬如您急缺的那些材料?”

    黄渺摇头,脸色逐渐阴冷,目无感情地说道:“就按照先前的约定。“

    韩茜还欲再说。

    黄渺眼睛一眯,突然道:“你知道我的脾气。”

    韩茜心底一寒,美眸满是惧意,立即不做声了。

    她回过头来,深吸一口气,眼神狠厉地盯着华羽池,还有柯蒂斯等人,道:“那就麻烦黄老出手,将眼前所有来人,都给我杀个干干净净!”

    她将心中的愤懑和怒火尽数发泄到华羽池等人身上!

    黄渺怪笑了两声,回过头来,看向韩茜邀来的,另外几个虚空境的武者,道:“你们看着就行了。”

    那些人,自知不是他的对手,见他要揽下所有的对手,也只能点头。

    “记住!一个月!”黄渺对韩茜嘿嘿大笑。

    韩茜咬牙点头。

    “嚎!

    秦烈的暗魂兽分身,突然仰天嘶吼,深幽的眼瞳内,流露出嘲讽之色。

    在暗魂兽的头顶,一扇星门倏然凝聚而成,秦烈和梵妮莎一同穿梭而来。

    蜥蜴始祖,则是在秦烈的刻意安排下,被暂时留在乱星界。

    韩茜神情突然呆滞。

    突兀冒出的秦烈,挽着她生母梵妮莎的手,如此诡异的画面,令她一时间失了神。

    她一下子分不清状况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