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误入骨域
    奥斯顿的一番话,震惊了秦浩了冥枭,让他们对星河间的奇地,有了全新的认识。

    “混沌魂域……”

    秦烈第一次听说,除了混沌血域外,竟然另有一个更加神秘之地。

    “深渊通道重新畅通了,从现在起,你们可以自由出入各层炼狱,也都可以离开了。”

    奥斯顿又道,“其它炼狱层面的那些恶魔,得知卡斯托尔苏醒,九幽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后,都急匆匆返回他们所在的炼狱层面了。”

    “他们急着去阻止卡斯托尔的另外几具分身醒来。”

    看了一眼凌语诗,他又说道:“你们不用再为她而担心,只要她在九幽炼狱,有我照看着,我可以保证她不受外力的干扰。”

    “呼!呼呼!”

    奥斯顿讲话时,秦烈注意到,那些悬浮于高空的恶魔,都渐渐从幽冥城离开。

    从寒寂深渊而来的道森等恶魔,应该也知道深渊通道重新开启了,此时已相继离开。

    他们一动,秦浩和秦山等人,也知道了最新的情况。

    他们和炎帝、冰帝等人,都各自从幽冥城的修炼之地走出,都表示要离开。

    “冰帝和炎帝,还有姬家、补天宫的域始境武者,都会返回灵域。”秦浩过来后,说道:“我准备去其它炼狱层面活动活动。”

    奥斯顿深深看向他,说道:“以你的实力,够资格在任何炼狱层面活动。不过,你还是要谨慎一点,免得其它层面的恶魔君主误会。”

    他知道。秦浩为了儿子,是准备以自己的力量,对卡斯托尔另外几具分身动手了。

    他见识到了秦浩的力量,知道秦浩有能力在任何一层炼狱,和任何一个恶魔君主正面一战。

    “嗯。我会知会那几个家伙一声,告诉他们你和他们的目的一致。”奥斯顿道。

    “多谢。”秦浩说道。

    “不介意的话,我想在幽冥城多呆一段时间。”冥枭询问奥斯顿的意见。

    奥斯顿颔首点头,“随便你。”

    他是这层炼狱的君主,冥枭乃奥斯汀的后裔,算起来。也是他的后辈。

    如果不是有这一层关系在,以冥枭十阶大恶魔的实力,又并非九幽的本土恶魔,长时间逗留九幽其实是不太合适的。

    “秦烈,你这具魂兽分身。还是尽量不要在炼狱走动了。”奥斯顿沉吟了一下,说道:“炼狱的恶魔,对魂族都不太友好。你以魂族的形态活动,在九幽活动无妨,去了别的层面炼狱,一定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哦。”秦烈若有所思地点头。

    他也清楚炼狱的许多大事件,背后都有魂族的御魂大帝的影子,八层炼狱的大恶魔。对魂族的厌恶,犹在灵族和神族之上。

    要是知道他的一具分身,乃是魂族的族人。恐怕会给他带来不少的非议。

    “我会离开。”他表态。

    “我是九幽君主,你以后可以自由出没于九幽炼狱,其它的几层……暂时不要去了。除非你本体所在的炎日深渊,完完全全蜕变为炼狱,你或许在八层炼狱才能拥有话语权。”奥斯顿道。

    “知道了。”

    ……

    星河深处。

    秦烈的血魂兽分身,领着古塔斯、巴狄、坤罗、辛达和提亚。在幽暗的星空中飞逝着。

    一块块荒芜冷寂的陨石,散落在血魂兽分身旁边。那些静静停滞在昏暗星河的陨石,没有散发出丝毫的光泽。

    血魂兽离开灵域已许久许久。

    和本体失去联系时。他的两具分身得知本体只可能陷入两个异地——八层炼狱和阴影暗界。

    他的暗魂兽分身,去了幽冥界,试图通过“九幽魂狱”前往九幽炼狱。

    血魂兽分身,则是带着本属于“夜鬼”的五个魂奴,通过“夜鬼”进入灵域的空间漩涡离开,在星河深处找寻阴影暗界的入口。

    后来,当本体获得了星空镜以后,血魂兽分身和本体重新建立的联系。

    他从而知道本体被困于黄泉炼狱。

    本体在融合黄泉炼狱,朝着炎日炼狱恶魔君主突破时,暗魂兽分身领着道森他们去了九幽,可血魂兽分身并没有返回。

    因为血魂兽分身已在星河深处颠簸了许久许久,血魂兽在星河深处的活动,让秦烈对浩瀚星河的神秘有了清晰的认识。

    所以他任由血魂兽分身继续在星河探索。

    “主人,我们已不再搜寻阴影暗界,后面我们该何去何从?”

    一块冰冷的褐色陨石上,古塔斯忽然忍不住询问,鲜艳的眼球中闪烁着异芒。

    古塔斯是骨族的族人,在骨族犯下大错后,被逐出了骨族,为了能够在星河中继续生存下去,才加入了夜鬼。

    “暂时没有目标。”血魂兽漠然道。

    “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了骨族的星域,前方一些域界星辰,都属于骨族了。”古塔斯显得有些不安,“或许要不了太久,我们就会遇到骨族的族人。而我,也来自于骨族,在骨族的名声很不好,我怕骨族的族人认出我以后,会给主人带来麻烦。”

    “骨族?”血魂兽愣了一下。

    他突然想起了沙列。

    沙列在寒寂深渊,同苗风天待了很长一段时间,让苗风天的炼尸之术获得了巨大突破。

    他对沙列很有点好感,他倒是没有想到,在他无目的旅途中,渐渐临近了骨族的星河域界。

    通过古塔斯、巴狄五大魂奴,他对骨族,还有羽族、地魔族,包括星海内的一些秘事,都有了较为深入的认识。

    他知道如今的骨族,在星河间的实力,仅次于四大超阶血脉种族。

    “骨族和魂族的关系很不好,主人您此时的身份,又是一个魂族的族人……”古塔斯继续道。

    “骨族和魂族关系很差?为何?”秦烈奇道。

    “以前骨族追随着卡斯托尔大人,曾经四处追杀魂族的族人,给魂族带来了很大的创伤。”古塔斯解释。

    “卡斯托尔!”秦烈一惊,“你仔细说来听听。”

    他这具血魂兽分身,慢慢缩小蜕变着,一会儿就变幻为本体的形态。

    “我将这段记忆直接交给主人观阅吧。”古塔斯道。

    “呼!”

    一簇魂念,通过古塔斯和血魂兽分身的联系,直达灵魂树。

    一缕缕古塔斯的记忆,突然间,就变成了秦烈的一部分。

    他在顷刻间,就了解到了骨族和魂族的纠纷,对骨族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有了清晰直观的认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