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考核
    冷漠青年正是秦烈。*文學馆*

    李牧和岩冰雪狼王离开后,他孤身一人在那小宅子住了下来,开始借助于寒冰之眼进出极寒山脉地底的岩冰之地。

    在其中,他观想镇魂珠内的那一幅冰晶天地的画,以灵魂感知内部的冰冻之意。

    每当他体悟冰晶画卷时,在那岩冰之地内,周边森冷严寒的天地灵气都会汇聚向他。

    如今,他体内另外一个冰球形状的元府,也渐渐寒气浓烈,就要充盈满冰寒之力。

    就连他的身体,四肢百骸内也有着幽寒气息缭绕不散,令他气质陡然一变,给人一种冰寒冷厉的感觉。

    因为还没有真正悟透那一幅寒冰之意衍变而成的画卷奇妙,所以他至今还无法运用冰球元府内的寒冰之力,也就不能将散逸在骨骸筋脉的寒气收敛,这让他难以控制自己的气质和身体状态。

    然而,由于全身都有寒气涌动,他举手投足间还是会寒气流溢。

    这让他与人对敌时,就算是最普通的招式,也会带上充斥体内的寒气,使得他的攻击附有霜冻的效果。

    森罗殿的田建豪,就是被他最简单的招式攻击,给弄的通体冰寒,这才心存忌惮。

    或许是因为最近时常体悟寒冰之意的玄妙,他气质和性格都渐渐受到影响,一颗心也变得慢慢冷冽起来……

    “吱呀!”

    器具宗的宗门敞开,童济华带着六名器具宗的弟子,从门内走出,来到报名点。

    他扫视了一眼广场内的青年,惊讶道:“这次人数倒是不少,不知道最终能有多少人通过考核。”

    童济华是外宗长老。专门负责一年一度的新弟子招收,他见惯了人头攒攒的场面,也知道真正的炼器师对这些青年有着何等吸引力。

    然而,即便是外宗弟子的招收,也向来严苛艰难。

    往往几十个报名者,都只有一两个能通过考核,其余人都会被淘汰掉。

    就算是那些通过考核者,如果在一段时间内,没有能够展现出炼器师的潜质来。也会被直接遣散掉。

    每一年,都会有数百名来自于各方势力的青年男女,前来器具宗报名,但最终通过考核者大多只有二三十人。

    这二三十人,经过几个月的观察。又会被淘汰大半,最后能真正成为外宗弟子者,往往不会超过十人。

    剩下的几人,能有一两个天赋极佳者被看中,成为内宗弟子也就不错了。

    也是如此,器具宗外宗年年招收新弟子,但年年人手都空缺。

    “规矩大家应该也都清楚。我就不详述了,为了防止有人无聊捣乱,所有报名者都需要缴纳一块玄级一品灵石,不论能不能通过考核。这块缴纳的灵石都是不退还的。嗯,没问题的话,就从队伍前方开始报名,第一个!”

    “梁少扬!”

    “第二个!”

    “欧阳菁菁!”

    “……”

    童济华坐在门前。问过姓名,接过一块玄级一品灵石后。就放一人进入宗门。

    他并不问来人的身份境界,也不问来历和出处,似乎并不关心这些。

    排的长长的队伍,随着童济华的吆喝声,慢慢的缩短,小半个时辰后,终于轮到秦烈。

    “姓名!”

    “秦冰!”

    秦烈报出早就准备好的化名,然后将一块玄级一品灵石递上。

    童济华摸了一把,随手丢入身后篓子内。

    他记下了名字,丢给秦烈一个有着号码的石牌,就没有再多问一句,点头示意秦烈直接进去。

    “两百三十号。”秦烈看了一眼,抬脚踏入器具宗的外宗宗门。

    “这边。”一个宽阔的大院子中,几名器具宗武者负责接引,将秦烈带入旁边一间屋子,安排他坐在一张桌子上,给出纸和笔。

    秦烈也不讲话,坐下来看了一下纸卷,发现上面都是关于各类灵材特点的问题。

    炎阳玉和什么灵材结合,能将玉石内的火热之力快速挥发?乾云晶的主要特点?龙骨玉的三种妙用……

    都是诸如此类的问题。

    秦烈跟随姚泰大半年,认真研读过姚泰的炼器手札,对这些基础材料的认识了然于胸。

    他奋笔疾书,几乎没有凝滞,很快将上面关于各种灵材的问题解答,检查一遍后,就唤过旁边器具阁的看守者,将纸卷上交。

    “你的速度倒是挺快。”那名年青的器具宗弟子点了点头,指向另外一间屋子,道:“去那边等消息就行了。”

    秦烈神色漠然,一言不发前往另外一间大屋,倏一进去,就发现几道目光投射过来。

    梁少扬、欧阳菁菁和以渊三人,竟然也在其中,他们都坐在长长的凳子上。

    那梁少扬和欧阳菁菁看了秦烈一眼,就收回目光,冷冷淡淡。

    只有紫雾海的以渊,不但冲着秦烈微微一笑,还主动侧了侧身子,将身边的空位腾开了一些。

    秦烈漠然点头,也没有客气,就在以渊身边坐下,顺便观察了一下屋内局势。

    除了梁少扬、欧阳菁菁和以渊外,屋内还有七人,身上的衣服都颇为华贵不凡,一看都是出身不凡。

    那七人分处各方,有的相互熟识,彼此间低声交谈,也有的人低着头沉默不作声。

    “我来自于紫雾海,叫以渊,朋友你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以渊扭头,看着秦烈微笑。

    “秦冰,过来的是小地方,不值一提。”秦烈语气冷漠。

    以渊笑容温和,“不管来自于何处,只要能成为器具宗内宗弟子,未来都会有着广阔天地。”

    秦烈皱眉,并没有答话。

    很快,陆续有人进来。每一个进来者,都会扫视一眼,看到空位就坐。

    然而,有三个人身边明明有着空位,后来者也不敢过来去坐,这三人是梁少扬、欧阳菁菁和秦烈……

    直到后来屋内人满为患了,梁少扬、欧阳菁菁和秦烈旁边还有位置,但后来者宁愿站着,也不敢插入其中。

    两个时辰后。时至中午。

    院子内忽然传来童济华的声音:“下面被报到牌号的人,进行第二轮的考核,没有报到者,请自行离去,一号。二号,九号,十七号……”

    梁少扬、欧阳菁菁和屋内被率先报到名字者,傲然站立起来,尾随门前一人,朝着后面的一个院子而去。

    “九十七号。”

    以渊从秦烈身旁站起,彬彬有礼地笑了笑。“我先过去了。”

    童济华继续报号。

    “两百三十号。”

    秦烈随声起身。

    第二个院子内,摆放着一个个小熔炉,下面铺着最低级的火晶石,旁边的桌子上还有几种低等级的灵材。

    秦烈拿着石牌。被领到一个小熔炉旁边,然后发现梁少扬、欧阳菁菁、以渊都在前方不远处站着,都在默然等候着什么。

    十来名器具宗的外宗弟子,分散在院子边沿。神色严肃看向院内众人。

    被报到牌号者,一个接着一个过来。被安排到不同的位置,都在噤声等候。

    等童济华停下声音,他也走了过来,然后通往上一个院子的门被无情关闭,没有被报到牌号者则是直接淘汰,不够资格进行这一轮的考核。

    这次一共有四百多人报名,第一轮考核过后,如今只剩下一百来人够资格进来,有四分之三的人被先行淘汰掉。

    “东西都准备好了,让你们做什么大家应该也有数了,不错,就是炼一个器物出来。金木水火土五行,金器最为好炼,金属的熔炼融合也最简单。你们就用那些灵材自行发挥,随便你们融成什么器物,刀叉,剑,锤,什么都可以,只要能成器即可!”

    童济华来到众人中央,扬声喝道:“现在就开始!”

    梁少扬、以渊、欧阳菁菁三人几乎瞬间行动,都率先点燃了火晶石,先将熔炉焚烧起来。

    其余人微愣后,也都纷纷动手,全部都是先点火晶石。

    秦烈夹杂在人群之中,并没有急着燃火,而是先将一件件灵材过过手。

    “流沙金,蓝光铜,水银……”

    心底默念着,他脑海中率先浮现寂灭玄雷的熔炼过程,这是他唯一炼成过的器物。

    器具宗给出的灵材,自然不是专门炼寂灭玄雷的,但金属性的灵材很容易熔炼,要炼成各种器物形状都不会困难。

    沉吟了一下,秦烈不敢冒失,决定就炼成寂灭玄雷的形状,免得失手了错失机会。

    他在脑中将炼制寂灭玄雷的几个关键点想清楚,然后才点燃火晶石,冷漠的脸上神情渐渐肃然凝重起来。

    童济华在人群中晃悠着,观察着这次的考核者,重点看向梁少扬、欧阳菁菁和以渊三人,走动的步伐也往往不会离他们三人太远。

    这三人不但在众多考核者中武道境界最高,而且来头都不小,在各自的势力中,也应该认真学习过炼器方面的知识。

    所以他们不论经验和手法都比较老道,各方面都可圈可点,令童济华暗暗点头。

    他肯定这三人必能顺利通过考核,也会是这次的尖子,甚至有机会在将来踏入内宗。

    对有可能成为内宗弟子者,童济华自然会多关注一些,要提前做好准备……

    “唐师姐!”

    “唐师姐,你怎么过来了?”

    “唐师姐!”

    一道火红色身影,忽然翩然而至,如一团炙烈火焰出现在院子内。

    这是一名二十来岁的美丽女子,她身上那宽松的炼器师长袍,丝毫不能遮掩她凹凸有致的诱人身姿,那丰挺的双峰、水蛇般的腰肢、微翘的臀部所形成的惊心动魄曲线,仿佛能让任何男人迷醉其中。

    她一现身院内,所有器具宗的弟子都眼显炙热,一个个腆着脸打招呼。

    就连许多正专心炼器的考核者,也都心猿意马,注意力忽然分散,炼器中还时不时瞄上她一眼,目光追寻着她的身影……

    “思琪,你今天怎么就过来了?”童济华笑容灿烂,伸手招呼道:“过来也好,一会儿帮我看看,这次有几个小子很不错,你可以先心中有个数,过几天也好直接要人……”

    “童叔叔,我提前来就是要先挑人的,前几次的几个好苗子都被师兄们抢走了,这次我可要看紧了,不能再吃亏了。”唐思琪美眸熠熠,嫣红的脸蛋一笑起来,就有一种淡淡的魅意滋生,很是让人心动。

    “哈哈,谁让你前几次摆架子呢?”童济华大笑,“你以为次次都没好苗子,没当一回事,结果真有几个出众的,帮你师兄将基础灵材分解熔炼的妥妥当当,省了他们多少事?”

    “还不是因为更前面的几次全是歪瓜裂枣?一个能用的都没有,害得我对新来的死心了,所以才没有在意。”唐思琪接话。

    “那你这次可要看好了。”童济华笑道。

    唐思琪含笑点头,如一团火焰在院子内走动开来,在一个个考核者身旁转悠,去看他们熔器的过程。

    每一个动手者,一旦被她靠近,都会嗅到一股醉人香味,旋即便是心神一乱,手法都不麻利了。

    这时候,唐思琪往往都会失望摇头,马上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