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看走眼了!
    梁少扬阴沉着脸,他试着活动了一下右手臂,发现骨骼僵硬,寒意凝而不散。 />

    点了点头,他没有多言一句,从唐思琪身旁穿过,快速离开了这里,很快就失去了踪迹。

    ——他着急去驱除体内寒气。

    “你竟然逼退了他?”唐思琪明眸闪耀出异彩,嘴角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他九个元府都开辟了出来,而你,应该仅仅只是开辟了三个元府,你怎么让他吃亏的?”她兴致盎然。

    “他占了先手的优势,还有就是他的体魄……要远远强过少扬。”素雅的妇人淡然笑着说。

    唐思琪愈发惊异地看向秦烈,沉吟了一下,道:“你太冒失了,现在就和梁少扬起了冲突,他不会这么好说话。”

    秦烈没有答话,他看向梁少扬离去的背影,神色冷峻。

    他知道梁少扬绝不会善罢甘休,先前他施展全部手段,以寒冰之力和天雷殛一起来轰击梁少扬,就是为了逼迫他大动干戈。

    没料到梁少扬只是吃了一个小亏,在发现半边身子僵硬后,居然直接就退走了。

    这让秦烈暗暗警觉,不由地高看了此人几分,也意识到梁少扬和魏立、杜恒这种对手不同,绝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

    明明有着等阶上的优势,九个元府都是力量充沛,就因为半边身子被寒意渗透,这梁少扬都没有贸然出手,而是选择隐忍下来……此人绝非鲁莽之辈。

    他立即将梁少扬当成了最强势的对手来看待。

    “去吧,阿海就在里面。”妇人在药圃内微笑道。

    于是唐思琪和秦烈走进竹楼。

    竹楼中。一名瘦瘦高高的中年男子,穿着宽敞的白袍,头发扎成发髻,正坐在竹椅中读着一本书。似乎根本就没在意秦烈和梁少扬之间的冲突。

    见唐思琪进来,他放下手中的书,抬头平静说道:“你有段时间没来了。”

    “见过大长老。”唐思琪毕恭毕敬行礼。

    “见过大长老。”秦烈也躬身,暗暗打量着墨海。

    墨海脸型瘦长。举手投足间都是一丝不苟的架势,如研究学问的老学究,给人一种古板陈腐的感觉。

    “是不是近期在炼器上遇到瓶颈了?”墨海皱眉,他瞥向唐思琪的两手,微微点头,“最近还算是勤快,倒是没有偷懒,我布置的任务都完成了?”

    唐思琪笑盈盈的,“都完成了。一点也没有偷懒。大长老可以随时检查。”

    墨海这才松开皱着的眉头。视线终于落到秦烈身上,“说吧,你带这个小子找我何事。”

    “秦冰!”唐思琪低呼。

    秦烈神情一正。双手将他炼制的一柄剑、一杆银枪和一个铜锤递向墨海,“这是弟子近期炼出来的器物。还请大长老过目。”

    墨海没有伸手去接,他只是眯眼看了一下,然后就示意秦烈放下。

    秦烈依言将三件器物放下。

    “没有灵阵图的器物,永远算不上灵器,器物是死的,灵阵图才是活的,是灵阵图赋予了器物灵魂。”墨海看向秦烈,淡然说道:“你炼出来的器物还算不错,勉强达到了内宗弟子的程度,但想要成为内宗弟子,这样还是不够。”

    “请大长老指教。”秦烈沉声道。

    墨海微微点头,他重新将桌面上的书籍拿起,随手撕了一张纸下来,将其递给秦烈,“这是凝形灵阵图的一小部分,你现在就拿去揣摩,我给你三个时辰的时间,三个时辰后,你试着以灵板给我刻画出来。”

    “是。”秦烈接过那张纸,立即低头凝神去看,没有一丝质疑和一句废话。

    唐思琪目显惊色,她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说。

    墨海站了起来,径直往竹楼外面走去,“思琪你跟我来,我到外面考考你的炼器进展,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完成了我布置的任务。”

    唐思琪垂着头跟了出来。

    “大长老,他,他应该不懂得灵阵图的刻画。长老们的教课,也不谈灵阵图这方面,我也没有说过任何和灵阵图有关的事情,你让他直接刻图,对他来说会不会太困难?”一出门,唐思琪就低声说道。

    墨海没有答话,一路走到那妇人身旁,离竹楼有了一段距离后,他才停下。

    “思琪,你看走眼了,他不但懂灵阵图,而且也会刻图。”墨海忽地道。

    唐思琪一惊,禁不住尖叫:“怎么可能?”她赶紧捂着嘴,似乎生怕声音打搅了竹楼内的秦烈。

    “无妨,他听不到我们的谈话。”那妇人淡然一笑。

    唐思琪凝神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起,在她和墨海、妇人周边环绕着一圈圈淡淡的橘红色虹光,如一条条彩虹般将他们围了起来。

    橘红色的虹光,有隔绝声音的效果,她一讲话,就能看到虹光波动频繁,话声似乎被挡了下来。

    “他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有茧子,只有经常刻画灵阵图,指头千百遍在灵板和器物上摩挲过,才能形成那样的茧子。”墨海脸色平淡,“你手上没茧子,是因为你每次刻画过灵阵图后,都以器具宗特制的汁水涂抹了指头。宗门内的弟子,都配有这种汁水,都习惯了在灵阵图的刻画后,以那汁水浸泡一会儿手掌。”

    他望向竹楼,“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这个条件,也不是所有的炼器师都这么讲究,大多数外面的炼器师,都不会特别着重手指的护理,久而久之,指头都会有茧子,那都是摩挲器物和灵板自然形成的。”

    停顿了一下,他又道:“那小子至少刻画过近万次灵阵图,不然指头上的老茧不会那么厚。”

    此言一出,唐思琪大吃一惊,“大长老,你是说,他,他本来就是一名炼器师?”

    “是不是炼器师不清楚,但他肯定懂得灵阵图的刻画,这一点无庸置疑。”墨海眯着眼,“所以我直接给他凝形灵阵图的一部分来进行考核,这凝形灵阵图一般炼器师不容易接触,他应该也没有学习过,练习刻画一种全新的灵阵图,最容易看出一个人的炼器天赋。”

    “阿海,这个孩子的体魄非常强悍,在武道的淬磨上,他绝对下过苦功。”妇人轻道。

    墨海一愣,他看向妇人,神情温柔,道:“蓉儿,你是说他在武道的修炼上,也花费了不少精力?”

    “内宗和外宗的那些弟子,单论体魄坚韧强悍的话,应该无人能强过他。”冯蓉语气很肯定,“就连云霄山的庞峰,虽然修炼着金石诀,但如果不动用元府之力,他和这小子贴身缠斗,也百分百会落败。”

    墨海和唐思琪都猛地一震,都不敢置信地看向冯蓉,觉得难以理解。

    “金石诀是非常着重肉身淬炼的灵诀,庞峰更是云霄山青年一辈最出类拔萃者,苦修金石诀多年,身如铁石一般坚硬,他岂会不如秦冰?”唐思琪惊愕至极。

    墨海也紧皱着眉头。

    “你们俩在炼器上都厉害,但在武道的认识上,却要远逊于我。”冯蓉也不谦虚,“你们也知道我一直都在血矛内修炼,什么样的稀罕灵诀都见过,自然也应该清楚我绝不会信口开河。”

    唐思琪轻轻点头,恭敬道:“我知道大娘的手段。”

    “信我就是了。”冯蓉微笑,“他的体魄很强悍,这一点我百分百肯定,而且他不单单只是修炼寒冰之力。这家伙……很不简单,如果他在炼器上天赋也非凡的话,那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对了,他来自于何处?”冯蓉询问唐思琪。

    “我,我不知道,他没说他的来历。”唐思琪嗫嚅道。

    墨海脸色忽然沉了下来,“梁少扬心性阴毒,这一点我能看出,宗主也早看明了。宗内尹浩、龙河死亡一事,也和梁少扬有关,这一点宗主也直言不讳告诉了我,能看出的阴毒,还容易掌控一点,还能慢慢引导,可以慢慢进行拧正……”

    他望向竹楼,神色复杂,低声道:“但这个看不透来历,身上透着处处蹊跷,连脾性都摸不清的小子,还真有点棘手。”

    一行三人忽然全部沉默起来。

    唐思琪望着竹楼的方向,美艳的脸上,流露出深深忧色,心里面也是乱作了一团。

    “你到底是何人?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你来器具宗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一个个疑问浮上来,她忽然发现秦烈身上出现了团团迷雾,让她越来越看不清楚,不知道秦烈到底怀着怎么样的目的前来器具宗。

    三人默然等候。

    三个时辰后。

    秦烈手持一块玉石灵板,从竹楼内主动走出,恭敬来到墨海身旁,将灵板递上,道:“请大长老过目。”

    墨海恢复平静,伸手接过那灵板,放出一缕精神意识入了灵板。

    他身子明显一震,眼中一缕精光射出,捏着灵板,他深深看向秦烈,说道:“在此之前,你可曾练习过凝形灵阵图?”

    “不曾。”秦烈摇头。

    墨海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从明天起,你就从外宗搬上来,正式成为内宗弟子。思琪,一会儿你和他一起下山,将这事和童济华提一下,就说这是我的意思。”

    “好的。”唐思琪怀着一肚子的疑惑答应了下来。

    “多谢大长老。”秦烈也道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