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中计
    器具宗。※r />

    “我和秦冰在自由商道被人袭击,差点被杀了!”

    童济华的修炼室,唐思琪美眸怒火汹汹,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竟敢在器具城对内宗弟子下杀手,是谁这么大胆包天!”童济华也是勃然大怒,“思琪,你尽管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查清楚!”

    “肯定是梁少扬指使人干的!”唐思琪一口咬定,“前几天我当面呵斥过他,他一定是怀恨在心,所以让暗影楼的杀手伺机杀我!”

    “就因为你呵斥过他?”童济华愕然。

    “除了他我没有得罪过谁。”唐思琪寒着脸,“对了,还有秦冰在呢。他之前用阴蚀虫害过秦冰,后来还杀了尹浩,这人还留在宗门内,简直就是所有人的祸害!童长老,你直接擒住他,将他岩洞翻查一遍,定然能够有所收获!”

    童济华没有答话。

    他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认真调查,如果真是梁少扬所为……我会亲自和宗主说明一下。但是要我直接翻查的岩洞……”童济华叹了一口气,“这恐怕不太可能,他身份摆在那里,我可不敢随便动他。”

    “就因为他也让灵纹柱发生了变化?”唐思琪不满道。

    “不错,就是因为他让灵纹柱发生了奇变。”童济华也不否认,“他和你一样,都是宗门的瑰宝,有可能在将来坐上宗主宝位。所以他和别的内宗弟子不一样。他有些事情就算是做了,宗主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他对我下杀手了!”唐思琪怒喝。

    “那就要看宗主的态度了。”童济华也无奈。

    “我知道了!”唐思琪不再多说,怒气冲冲离开这里,一路上不搭理任何人。一直往焰火山的山上行去。

    “唐师姐是不是路上摔倒了?身上怎么那么多灰尘,脸色好像也难看,也没以前那么美丽了。”焰火山的一个突起峭壁上,梁少扬迎着山风站着。身上衣衫飘动,他阴沉着脸,眼神中流露出讥诮,对唐思琪嘲讽道。

    一肚子火的唐思琪,埋头赶路,没有留意周边,听到梁少扬突然开口,她猛地扭头。

    “梁师弟好雅兴啊!”手上空间戒一亮,那幽冥鬼爪又在她头顶浮现出来。扭曲心灵的狂乱之力。立即从爪子内释放出来。

    “唐师姐这是干什么?要对我动手吗?”梁少扬冷笑着。丝毫不惧,“在宗门内,唐思琪对别人无缘无故的下手。宗主和三大供奉兴许还会包庇你,但要对我动手。恐怕就连宗主也不会任你为所欲为!”

    这么说着,梁少扬两个袖口内,有灰暗气流涌动。

    他也在暗中运转了灵诀,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生怕唐思琪真不顾一切疯狂起来。

    “思琪!你干什么?”莲柔听到争执声,赶紧从洞口出来,慌忙上来拦阻她,“这是焰火山,你千万别乱来,不然宗主不会坐视不理的。”

    “唐师姐,梁师弟,你们想干什么?”庞诗诗也冒头了。

    周边更多内宗弟子,听到声音也纷纷走出洞口,皆是惊讶看向两人。

    唐思琪和梁少扬都是能悟透灵纹柱玄妙的人,是宗门未来的希望,是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的宠儿,一直深受众人嫉妒。

    这两人如今争吵了起来,那些内宗弟子一下子亢奋了,不但不劝说,还有人煽风点火。

    “在炼器上,现在肯定是唐师姐厉害一点,就是不知道战斗上如何了?”

    “梁师弟可是从暗影楼的走出来,在战斗方面必然非凡,呵呵,斗上一斗也很有趣。”

    他们只当唐思琪和梁少扬是因为小事起了争执。

    “思琪!”莲柔拽着她,不住低声劝说着,硬生生将她拖回岩洞。

    “唐师姐,以后外出小心一点,别又跌的一身灰尘回来。”梁少扬冷声喝道。

    “我让你嘴贱!”唐思琪本来都要收手了,听他这么一讥讽,心中怒火轰然爆发,那幽冥鬼爪突地重飞出来,朝着梁少扬胸口就狠狠抓了过来。

    “蓬!”

    幽冥战场内独有的阴寒气息,从爪子上投射下来,梁少扬胸口一沉,突然往后跌落。

    跌向下方乱石繁多的山涧!

    他凄厉至极的惨叫声,也突地撕裂天空般传出,让这边一众内宗弟子都捂起了耳朵。

    唐思琪美艳的脸上,流露出错愕之色,“幽冥鬼爪还没有真正落下啊?”她这么想着,忽然意识到了不妙,眼神猛地一变。

    “糟糕!你上当了!”莲柔急的直跺脚。

    “这就跌落山下了?”旁边的那些内宗弟子,脸色也古怪起来了,看出了其中门道。

    “少扬的惨叫声!”

    “是少扬在叫!”

    山巅,宗主应兴然和大供奉罗志昌闻声而来,匆匆来到山腰。

    这时候,那梁少扬浑身都是皮肉伤,模样很是凄惨的倒在山脚下的碎石堆中。

    他一边擦拭着血迹,将身上擦拭的到处都是,一边愤愤然喝道:“唐师姐,我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我只是提醒你以后当心点,因为这个你就要杀我?”

    “怎么一回事?!”应兴然阴沉着脸,从山巅下来,站到众人中间,低头看了一眼山下石堆中的梁少扬,他脸色更加难看了,“谁告诉我到底怎么一回事?”

    “呃,是这样的。”一名内宗弟子小声解释,“梁师弟和唐师姐发生了争执,结果,结果唐师姐取出了幽冥鬼爪,然后,然后梁师弟就从那峭壁跌落了山下……”

    “思琪!你到底怎么回事?”应兴然目显怒色,“我不止一次和你说过,让你好好教导上扬,你就是这么教他的?”

    “他活该!”唐思琪叫道。

    “混账!”应兴然气的大声咳嗽起来,指着唐思琪训斥:“看来是我们以前惯你惯的太厉害了,让你现在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兴然,你先回去休息。”大供奉罗志昌白眉拧了起来,他看向从山脚下赶来的外宗长老程平,吩咐道:“带唐思琪去后山面壁思过,我们商量后,会在三天后定罪与她。”

    程平神情一惊,“我们和森罗殿那边还有约定,森罗殿要求的那些灵器,也,也是唐思琪负责炼制,这样会不会耽误了时间?”

    “让森罗殿等就是了。”罗志昌冷声道。

    他这么一说,程平立即知道罗志昌动了真怒,也就不敢多言,赶紧点头来到唐思琪身旁,说道:“和我去后山吧。”

    “去就去!”唐思琪瞪了山下的梁少扬一眼,又回头望向应兴然和罗志昌,哼了一声,发脾气道:“我最近状态不好,森罗殿要求的灵器恐怕炼不出来了,你们另外让人去做吧。”

    话罢,她将地磁石都从空间戒内取了出来,丢在地上就和程平往后山走去。

    “不识大体!真是一点都不识大体!枉费我们在她身上寄予厚望!”应兴然气的浑身哆嗦。

    大供奉罗志昌也摇了摇头,道:“难堪重任……”

    山脚乱石中,梁少扬看着唐思琪被带向后山,心中冷笑,“一个被宗门宠惯的女人,拿什么来和我斗?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还都看什么?还不去帮少扬处理伤势!”应兴然怒喝。

    那些内宗的弟子,闻言急忙冲向山下。

    莲柔观察着宗主和罗志昌的神情,这时候心中暗叹,知道这梁少扬成功扭转了两人对唐思琪的看法。

    以后唐思琪未必就是他们眼中最佳的宗主人选了。

    “梁少扬,好一个阴险卑鄙的家伙。”她低头看向山下,微微皱起眉头,“有这家伙在宗内,思琪将来处境要艰难了。还有,为什么思琪今天大发雷霆,秦冰呢?”莲柔疑惑起来,在周边搜寻秦烈踪影,发现秦烈根本不在。

    ……

    “梁少扬!这是第二次了!”

    器具城一个不起眼的小楼中,秦烈神情阴冷,低声念叨着。

    数月前,梁少扬以阴蚀虫来暗算他,在秦烈准备大动干戈的时候,梁少扬突然悟透灵纹柱的奇妙,地位瞬间暴涨,让宗主和三大供奉视为宗门兴旺的关键。

    也是如此,童济华直接放弃擒拿他,秦烈也在唐思琪和莲柔的反复劝说下暂时隐忍了。

    没想到这次梁少扬更加肆无忌惮了,不但要杀他,连唐思琪都成了被杀目标。

    秦烈有了极强的不安感!

    这两天,他在此地恢复伤势,心境越来越不平,脑海中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呼喊着,要他不要犹豫,要他直接杀了梁少扬来平复内心烦郁。

    那好像是他内心的声音,是他潜藏着的本性,是他骨子里的疯狂!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秦烈发现就连寒冰诀的修炼,都无法平复内心的杀意,这两天寝食难安,一闭眼就想着要如何杀梁少扬。

    骨子里的疯狂火焰一被点燃,似乎再也无法熄灭,烧的他要渐渐失去理智。

    “他必须得死,他不死,我睡不着觉!”秦烈睁开眼,眸中疯狂之色骇人,吸了一口气,他下定了一个决心。

    决心一下,他立即平复下来,立即能静下心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