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血池淬体
    器具宗后山血云覆盖的林间。(文學馆)

    一个个大小不等的血池,分布在山林各个区域,血池内血水浓稠,不住冒着血泡,逸出缕缕猩红血雾。

    每一个血池中,都有境界不等的武者赤裸浸泡当中,他们有男有女,似乎毫不顾忌性别上的区别。

    在应兴然的带领下,秦烈踏入血矛重地,一进来就被冲天的血腥味震惊到。

    那些血池中的男女,在其中运功抵抗血水的侵蚀,神情皆是狰狞可怖,眼中都流露出疯狂之色。

    不少身穿血衣的武者,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散落在一旁嘿嘿怪笑。

    待到他们发现应兴然进来,这些人才稍稍收敛嘴角的凶残,一下子变得恭敬起来,纷纷行礼:“见过宗主。”

    “我找琅邪。”应兴然简单明了道。

    “大人在里面。”一人恭声回应,弯腰领着应兴然和秦烈往深处行去。

    沿途,不少血矛武者,还有那些血池中的男女,看到秦烈出现在此,都目露惊诧之色。

    很快,此人将应兴然、秦烈两人领到一个白骨森森之地,这是山林的深处,随处可见碎裂的骨骸,有些骨骸晶莹透亮,有些骨骸上还带着血丝。

    这时候,一头三阶灵兽铁翼金角蜥,被囚禁在牢笼中,被两个血矛武者刚刚捅死。

    那铁翼金角蜥腹部鲜血狂涌,流入一个大木桶当中,大木桶中鲜血粘稠,腥味刺鼻。闻着就让人差点要呕吐。

    周边,共有六个血池,每个血池只有一个房间大小。

    那两个放血的血矛武者,一等大木桶的鲜血快要满了。就会换上一个木桶,将盛满的鲜血倒入其中一个血池。

    血池内的血水,被新鲜的三阶灵兽鲜血一冲,就如煮沸的水。散发出惊人热量。

    琅邪就在六个血池之间静坐着。

    在他身旁,还有一个秦烈熟识的人物——冯蓉。

    秦烈曾在墨海竹屋见过的冯蓉,和外面赤身裸体的女子不一样,她穿着贴身的皮衣,浸泡在其中一个血池中,似在运功修炼。

    这时候,她听到应兴然、秦烈过来的脚步声,不由睁了开眼。

    “见过宗主,见过……未来的宗主。”冯蓉冲秦烈笑了笑。

    “琅邪。人我给你带过来了。”应兴然低喝道。

    紧闭着双眼的琅邪。终于也睁开眼。他冲应兴然微一躬身,旋即忽然深深看向秦烈。

    一股浓稠的血腥气息,如奔涌的江河。突地朝着秦烈席卷而来!

    恐怖的气势如绝世凶兽要吞没天地,震的秦烈目显一丝骇意。让他生出一种被凶兽的血口咽下,如置身在无穷无尽猩红血海中的恐惧感。

    强忍着身体的颤栗,秦烈以坚韧的意志运转寒冰诀,以寒冰意境来抵御那气势的冲击。

    他身体迅速结成冰冻,眼瞳变成银白色,脸上没有一丝情感,显出绝对冷酷无情之境。

    然而,那滔天的凶煞气息,那刺鼻的血腥味,似乎直接透过身体,直接淹没向他脑海,直接涌向他灵魂深处。

    仿佛他无论如何防御,无论他怎么抗衡,都会被滚滚血水腐烂身心,会迅速成骸骨。

    他勉力聚集精神意识,就在脑海之中,集结成层层防线,去竭尽所能的抗衡血煞气息的狂轰,痛苦的抵挡着……

    突地,那狂涌而来的血煞气息,潮水般迅速退去,转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秦烈全身僵硬,如经历了一个漫长世纪的折磨,凝神感知,他发现全身血液流通不畅,手脚都变得麻木,浑身疲惫的如虚脱一般。

    他心神惊憾看向琅邪,暗道:“好强!”

    只是一缕血气侵袭,就让他生不出反抗之力,如沉沦在无尽血海,连挣脱都不能。

    这恐怖的感觉,让他认识到了他的孱弱,清楚明白了他如今的境界实力,在真正的强者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琅邪,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冯蓉含笑问道。

    “不错。”琅邪点了点头,伸手点向旁边一个血池,吩咐秦烈道:“你全身脱光,浸泡到那个血池当中。”

    “脱光?”秦烈皱眉。

    琅邪漠然点头。

    冯蓉咯咯娇笑,掩口调侃道:“我在血矛待了三十多年,见了太多赤裸的身子,你不会比别人多出什么东西,所以别不好意思,老老实实听话就好了。”

    秦烈看向应兴然。

    应兴然略显尴尬,“别看我,在这后山的血云下面,连我都要听琅邪的。”

    秦烈旋即不再多言,当着众人的面脱光衣衫,还没有等大家反应过来,他便纵身跳入琅邪指定的血池。

    “汩汩!”

    血池内的血水,突然沸腾起来,浓稠血水形成一圈圈波纹涟漪,散发出惊人高温。

    “嗯?”秦烈脸色微变。

    血水渗入他全身毛孔,如忽地变成亿万细小虫豸,疯狂在他体内啃噬他的血肉,令他浑身酸痛,生出被一点点蚕食的可怕感。

    酸痛初始较弱,逐渐加深,数分钟后,秦烈像是被亿万虫豸钻入筋脉骨骸,如被虫豸撕咬着五脏六腑,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觉得疼痛至极。

    他紧皱着眉头,在琅邪、冯蓉、应兴然的注视下,默默体会着全身剧痛,眼神不乱。

    这种程度的疼痛,相比较九天雷霆的冲击,还是要弱上许多。

    以他那小有所成的天雷圣体,要承受这个级别的痛苦,并不是很艰难的事情。

    尤其是,他感受剧痛的同时,还发现那血水中有一种灼热,正被他血肉纤维慢慢吸纳。

    他很快明白这血水对他大有裨益。

    于是他更加安心了。愈发用心感知,以血肉之躯来尝试吸取血水中更多的有益汁液。

    “这个血池内灵血的浓稠度多少?是针对哪一种级别武者的?”应兴然看了一会儿,忽然出声询问。

    因为他发现,随着时间的流失。琅邪、冯蓉看向秦烈的目光,渐渐多了一丝惊奇。

    “灵血浓稠度不算高,针对开元境后期,如庞峰、以渊那样的新加入者。”冯蓉解释。

    应兴然愕然。“不是专门稀释过的?”

    “不是。”冯蓉摇了摇头,认真道:“没有任何减弱,我也没有因为他,特别来重新调整灵血的浓稠度。九天前庞峰和以渊过来,以渊在这个血池鬼哭狼嚎,叫的痛不欲生,庞峰则是一声不吭挺了过来。”

    “庞峰来自于云霄山,修炼的是金石诀,最为重视肉身淬炼。秦冰怎能和他比?”

    应兴然神情一变。突然喝道:“秦冰!你千万别硬撑!血池内的血水。以灵兽之血为主药,配合七十多重灵药汁水融合而成,虽然能迅速强化身体。但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快速适应的,你最好慢点来!”

    “你出来吧。”琅邪发话。

    秦烈有点不情愿。不过还是从血池内走出,赤条条站在他们眼前。

    应兴然暗松了一口气。

    “我小看你了。”琅邪又道,“灵血浓稠度太低的血池,对你来说并不适用,你去那个血池。”

    他重新点向一个血水更加殷红的池子。

    在应兴然要惊叫前,秦烈二话不说,又是纵身落向琅邪所点的血池。

    身入池水中,比先前要刺激三倍的剧痛,几乎瞬间就袭遍全身!

    那种可怕的刺痛,让秦烈生出一种正被凶兽撕扯着血肉,被一块块嚼碎吞下去的恐怖感。

    秦烈瞳孔一缩,猛地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嘶声惨叫的欲望,硬生生控制了下来。

    灵血浓稠度更高的血池,血水中的炙热更重,蕴含着奇异能量的游丝,悄悄钻入他骨骸筋脉,钻入他五脏六腑。

    他能感受到火辣的刺痛,也能感受到心肺的不适,但同样生出被滋养的奇妙感。

    他开始咬牙承受,开始如修炼天雷殛一样,拿出认真的态度,来以意志力抗衡身体的刺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应兴然阴沉着脸,一会儿看看秦烈,一会儿看看琅邪,道:“我把人交给你了,但希望你能妥善来对待,我不想他有任何意外!”

    “宗主身体越来越虚弱,承受力也变得脆弱了,如果宗主不能保持心境的平复,不如先回宗门吧。”冯蓉语气关切,很诚恳地说道:“放心,这里交给我看着,一定不会有问题,我可以保证。”

    “交给你?”应兴然脸色一变,“冯教官!死在你手中的人难道还少了?要不是你转性了,突然和阿海走到一块儿,那些接受训练者,还会有更多人死在你手中!”

    冯蓉呵呵一笑,“我和以前不同了,我现在对训练者,一般很少下猛药了。再说,那些被我训死的,都是从客卿中挑选出来的,反正宗主对他们的性命也不在意,为了迅速挑出真正适合血矛的人,死点人也是没办法的事。”

    “反正秦冰绝不可能交给你!”应兴然冷哼,明显不信冯蓉的保证。

    “秦冰你出来。”就在此时,琅邪又一次发话,重新点向一个血池,说道:“你再试试那个,这次,你不用太过勉强,如果撑不住,你可以不等我发话就跳出来。”

    此言一出,冯蓉和应兴然都是脸色一变,就连那两个放血的血矛武者,也都暗暗动容。

    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秦烈沉喝一声,一跃而起,竟真的跳向了琅邪所指的那个血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