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百九十章 两个情种
    第一百九十章两个情种

    以渊离开时,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势和凌厉,绝对要比秦烈所杀的梁少扬还要可怕!

    同为开元境后期,梁少扬九个元府都力量充盈,可即便这样,在秦烈来看,以渊还要强上至少一筹!

    秦烈没有和庞峰真正交过手,他不知道庞峰实力如何,但他肯定以渊应该不会弱于庞峰。

    而庞峰,乃云霄山百年不遇的武道奇才,是一个让云霄山山主都亲自挽留的青年。

    以渊如果和庞峰实力相当,那他在紫雾海的身份,恐怕一点不逊色庞峰在云霄山的地位。

    “你是为了莲柔……”

    秦烈还站在石楼上,他一只手抱紧唐思琪,神色沉重。

    对以渊,他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他有些钦佩,钦佩此人对莲柔的一番深情。

    以渊为了情,可以千里迢迢来器具宗,放下他在紫雾海的尊贵身份,以外宗弟子的卑微身份陪在莲柔身边,只是为了某一天在器具宗遭难的时候,他能将莲柔平安带走。

    这一点,好比秦烈能不计任何报酬,甘愿承担所有灵材,并且不论多少次失败,都要帮助凌语诗、凌萱萱姐妹将灵器炼出来一样。

    和以渊一样,他也是为了情。

    而他在得知唐思琪、莲柔遇难,明知道他可能挡不住血影一击,明知道他可能会被血影击杀的情况下,他也要以自身为诱饵过来……

    这是为了恩!

    因为唐思琪和莲柔于他有恩。

    莲柔帮他解了阴蚀虫的毒,救了他的命。而唐思琪。则是不计前嫌的教导他熔器之术。并且让他以助手的身份,来配合她炼器,将她领悟的许多熔器诀窍传授……

    将心比心去想,秦烈很钦佩以渊对莲柔的一番深情。

    然而,他也同样极为恼怒!恼怒以渊为了莲柔,将他和琅邪、冯蓉毫不留情出卖!

    在这一点上,以渊触碰了他的底线!

    以渊可以为莲柔悍不畏死,可以去疯狂。可以去杀人,但以渊不该以背叛身边人为代价来解救莲柔!

    如果以渊事先向他说明,他或许还能接受,甚至还会愿意配合。

    但以渊的欺瞒,将他当傻子一样的愚弄,就让秦烈无法接受!也不能原谅!

    “以渊,我们还会再见,再见之时,我倒要看看你真正的实力,到底强悍到何种程度!”秦烈心中冷哼。

    他低头看了一眼唐思琪。发现唐思琪美眸流转出熠熠光泽,像是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

    伸手将唐思琪口中布团扯掉。秦烈皱着眉头,等她讲话。

    唐思琪丰泽芳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可是并没有能发出声音。

    秦烈一愣,旋即伸手点在唐思琪雪白脖颈的一根细细的经脉上,他以灵力触感。

    数秒后,他脸色不由沉重起来,“你体内血液凝滞的厉害,这种封印鲜血的禁锢之术,我没有能力解开,所以没办法让你开口讲话。”

    唐思琪美眸骨碌碌转动着,直勾勾看着他,似乎想以眼神表达什么。

    秦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发现无法从她眼神中,看出她想表达的意思。

    然后秦烈摇头,“我不能解开你身上的禁术,我只能带着你返回宗门,由外宗的那些长老来帮你解禁。”

    话罢,也不等唐思琪继续转动眼瞳,他抱着唐思琪也从石楼跃下,辨别了一下方向,往器具宗行去。

    走出这个僻静巷口,秦烈来到一条往日繁华的街区,一冒头,他便脸色微变。

    白天还应该热闹的街道,在这个月夜下,两边高楼中不时有火光飞射,有打斗声传来。

    在这个通往器具宗最快的街道口,一个燃火的楼房屋檐下,一行三人静静站着。

    他们是庞峰、庞诗诗,还有那“大地之心”的店主乌拓,三人在火光熠熠的屋檐下立着,似在等候着什么。

    火光闪烁下的庞峰,脸庞有着岩石般坚硬的线条,他身如一块磐石,给人一种万年不会动摇的坚实感。

    在秦烈抱着唐思琪出现后,庞峰忽然抬起头,一双深沉的眼睛,猛地落到秦烈身上。

    秦烈顿觉肩膀一沉,觉得唐思琪一下子变得沉重数倍,让他抱着都觉得有点吃力了。

    “庞峰,人我给你找到了,别忘记你我的约定。”那胖胖的乌拓呵呵一笑,很随意地拍了拍庞峰肩膀,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你记得我说的那些话。”

    乌拓还冲秦烈和唐思琪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从容地离开。

    他一动身,只见街道两边燃火的楼房中,猛然窜出一道道身影。

    那些身影,都是“大地之心”的店员,都是云霄山安排在器具城的武者。

    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跟随在乌拓的身后,往远处行去。

    还有一部分,挥舞着灵器,还在屠杀着街道两边屋舍内的武者。

    “扑!”

    一柄长枪,从一人手中抛射出来,将一个从旁边火楼中逃出来的武者钉在石墙内。

    秦烈凝神一看,发现被“大地之心”店员所杀的那人,他曾经在器具宗见过。

    那是和韩庆瑞一起来宗门的外宗客卿,这家伙当时和韩庆瑞走在一块儿,他还和韩庆瑞交谈过。

    这发现,让秦烈立即意识到,这街道两边的建筑群内居住着什么人。

    外宗的那些客卿!

    他也立即明白,乌拓带着云霄山的武者,在这里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韩庆瑞可在?!”秦烈脸色陡然阴寒,在火焰燃烧的街道中,突地厉声喝道。

    “老韩。老韩在十字街……”被钉在石墙内的那人。死死盯着秦烈。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清理干净了?”

    “干净了。”

    “嗯,我们走。”

    简单的交流声,从旁边屋舍传来,很快又有一道道身影走出。

    这些人冒头后,都朝着庞峰、庞诗诗兄妹恭敬地行礼,然后朝着乌拓离开的方向而去。

    一眨眼功夫,街道两边就没了活人的呼吸声。在燃烧的屋檐下,庞峰如山站定。

    “秦师弟,你把唐师姐留下来,你自己离开吧。”庞诗诗小脸上流露出无奈之色,“暗影楼、森罗殿、云霄山和紫雾海都动手了,器具宗铁定完了,谁也救不了宗门。你把唐师姐留下给我们,你趁乱出城,兴许还能活下来,哎……”

    秦烈脸寒如冰。

    庞峰和庞诗诗兄妹来自于云霄山。很显然,两人和以渊一样。也被云霄山庇护着。

    他也明白云霄山的乌拓,为何会忽然进入器具城,会成为“大地之心”的店主了。

    “你们一个是血矛的人,一个是内宗弟子,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宗门的?”秦烈沉声道。

    庞诗诗清秀的小脸上,有了一丝羞愧,她垂下头,不敢和秦烈对视,幽幽道:“我们也没办法呀。”

    “我要是不将唐师姐交给你们呢?”秦烈冷着脸。

    庞峰如磐石般的身躯,忽然从燃火的屋檐下走出,他皱眉道:“诗诗,你去找乌拓,这里交给我了。”

    “别!哥哥,秦师弟也是宗门之人,甚至可能是宗门未来的希望。”庞诗诗着急了,央求道:“宗门培养我们多年,我也不想看着宗门就此沉没,你就给宗门留一点希望之火吧!哥,求你了!”

    “他肯把人放下,他就可以走。”庞峰沉声道。

    “秦师弟,你把唐师姐放下吧,求你了!”庞诗诗也急切起来,“器具宗完了,我是说真的!而你和唐师姐都在必死的名单上,你带着唐师姐只是死路一条。乌拓答应了我哥哥,只要我哥肯重返云霄山,他可以保唐师姐一条命,你把唐师姐给我们,唐师姐还可以活,你非要坚持带她走,她和你都将走上绝路啊!”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非要唐师姐。”秦烈听庞诗诗这么一说,也是暗暗动容,忽然也犹豫起来。

    他现在已经相信庞诗诗所言不假了。

    他和唐思琪都在必死名单上,他这么冒然带着唐思琪走,未必就能保住唐思琪的性命,如果庞诗诗说的是真的,他们兄妹能带唐思琪走向活路,他是不是真应该放手?

    他需要一个理由。

    “我哥爱唐师姐,一直都爱!他已经爱了好多年了,只有我知道!”庞诗诗娇呼道。

    秦烈愕然。

    被禁术封住的唐思琪,听到她的这句话,美眸也是一乱,显然心里也是动荡激烈。

    如磐石般沉稳的庞峰,在庞诗诗说出这番话后,坚毅的脸上,浮现一丝几乎不可能在他脸上看到的害羞之色。

    秦烈立即明白庞诗诗没有乱说。

    这庞峰的确单恋着唐思琪,而且看样子还有一阵子时间了,这家伙平日里少言寡语,没料到和以渊竟然都是情种。

    秦烈愈发犹豫了。

    “要不要留下来,我无法决定,还是看唐师姐自己的意思吧。”沉默了一下,秦烈看向唐思琪的眼睛,说道:“你如果想和庞峰、庞诗诗走,你就眨三下眼,我会放你下来。如果你要跟我走,那就不要眨眼,我事先声明,我不敢保证能带着你活下去,但庞峰可以……你自己选择吧。”

    此言一出,庞峰和庞诗诗,也都紧张起来,也都凝神去看唐思琪。

    去看她那双美丽动人的眼睛。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