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接管器具宗!
    第二百一十三章 接管器具宗!

    天色渐暗。

    “秦烈,宗主让我将这三枚空间戒送给你。”焰火山半山腰,程平在独属于秦烈的岩洞口,恭声叫道。

    洞内,秦烈和凌语诗、凌萱萱姐妹,还在商讨着炼器一事。

    秦烈起身,将封着洞口的石门打开,看着脸色苍白的程平,说道:“程长老,你的伤势还没稳住,这时候不宜四处奔波。”

    程平被血影刺穿了小腹,受了很重的伤,如今不过将伤口简单处理了一下,如果因为走动将伤口崩裂,要医治会更加麻烦。

    “多谢关心,我没事,我受的了。”程平将三枚空间戒毕恭毕敬递向秦烈。

    岩洞内,凌语诗、凌萱萱美眸流转出异芒,都认真看向那三枚空间戒。

    她们知道这三枚空间戒代表着什么……

    秦烈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皱着眉头,沉声道:“宗主尚在,宗门尚未被破开,这三枚空间戒我暂时不接手!”

    三枚空间戒内,必然凝聚了器具宗九百多年的积累:灵阵图方面的积累,灵材、灵器、灵药方面的积累,还有种种器具宗的秘辛!

    只有未来的宗主,才有资格持有这三枚空间戒,接手了这三枚空间戒的人,也必然要去做器具宗的宗主宝座。

    这是一种责任,一旦他接手,他必须要肩负振兴器具宗,以器具宗的壮大崛起为目标的责任。

    ——他还没准备好。

    “是宗主和三大供奉商议后,共同做出的决定,是他们让我将戒指交给你。”程平神情肃穆,“宗主的身体状况极差,怕是支撑不了几天。而宗门,也未必能够在八极圣殿和玄天盟的打击下保全下来。因此,宗主和三大供奉认为,你最好还是带着这三枚空间戒离开。”

    秦烈脸色难看,“他们就这么没有信心?”

    程平叹息一声,“就在现在,地火水风四大城区,每一个城门口都被攻打着。血矛损失了七成,外宗长老弟子和客卿,同样损失惨重,以我们一宗之力。要力抗五大势力……的确太艰难了,几乎瞧不见胜利的希望。”

    “我们还有血厉前辈。”秦烈喝道。

    “八极圣殿和玄天盟的高手也没有真正到来……”程平表情苦涩。

    秦烈沉默,好一会儿。他说道:“这三枚空间戒,你重新交还给宗主,就说宗门一日不破,我绝不会接手这三枚空间戒!”

    他回头看了看凌语诗和凌萱萱,轻声道:“我出去一下。你们就留在此地,尽量不要乱走动。”

    “秦烈,答应我,别杀陆师姐!”凌语诗央求。

    “嗯,我会让她活着。”秦烈点头出了岩洞,在程平的注视下。他孤身一人朝着后山血矛的训练区行去。

    程平愣了一会儿,回到焰火山的山巅,向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说明情况。

    他将三枚空间戒重新交给应兴然。

    应兴然脸上没了一丝血色。他似乎非常寒冷,他用厚厚的毛皮裹着自己,可身子还是不停哆嗦着。

    “兴然……”大供奉罗志昌声音微颤。

    “我快不行了。”应兴然语气虚弱无力,“或许我立即死去,秦烈就没有推辞的理由了。如果我的死,能让器具宗重新掀开一页……我想现在就走。”

    “他为什么不肯接手这三枚空间戒?”蒋皓百思不得其解。“我们又不要他和器具宗共存亡,他只要拿了三枚空间戒离开器具宗就可以了,只要将来他能重新聚拢器具宗就行,他为何不肯?”

    “他拿了东西,以后就算是不重振器具宗,我们又能拿他怎么样?那时候,我们或许都死光了,也没人约束他,他为何不肯?”房奇也费解。

    “这秦烈,是真正有担当的人!”罗志昌沉喝。

    屋内众人都看向他。

    “因为他有担当,所以不会轻易许诺,所以不敢轻易担负责任!”罗志昌语气肃然,“如果换了梁少扬这类人,必然二话不说拿了空间戒,拿了器具宗九百年的积累!梁少扬来我们器具宗,所为的,就是这三枚空间戒内的东西!”

    “秦烈不一样。秦烈不敢轻易接手,是因为他真正认真考虑过此事,是真的将三枚空间戒和未来振兴器具宗连在一起考虑了!”

    众人皆是露出深思的表情。

    “也只有秦烈这种人,才真正值得信任!我相信,只要他肯接手三枚空间戒,未来,他必然会将振兴器具宗当成他义不容辞的责任!”罗志昌沉喝。

    众人暗暗点头,心里面也都赞同了他的说法。

    “他现在不肯接手,那我们就等,等到他肯接手!”罗志昌表态。

    “器具宗的未来,只有在他的手中,才可能重振辉煌!”应兴然大声咳嗽着说道。

    “秦烈求见!”

    就在此时,从焰火山山巅的议事大殿外面,传来秦烈的轻喝声。

    罗志昌、应兴然忽视一眼,齐声道:“进来!”

    大殿内,宗主、三大供奉和七大内宗长老,依然齐聚一堂。

    秦烈沉着脸而来,踏入了大殿,身后跟着干尸一般的血厉。

    血厉一出现,众人齐齐变色,下意识地就往后退,想远离血厉。

    “你先看看他身体的状况。”秦烈说道。

    血厉嘿嘿一笑,他一步横跨数十米距离,直接来到应兴然身旁。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他一只手突地按在应兴然的天灵盖上,掌心一缕缕血气飘忽着,迅速没入应兴然的体内。

    “秦烈,你要他做什么?”罗志昌惊叫道。

    “我没事。”应兴然示意大家冷静下来,他感受着一缕缕血气渗透体内,感觉几乎枯竭的生命磁场,似乎渐渐焕发了一点生机。

    但他知道那是假象,他伤的是心魂,不是血气的补充就能让他痊愈。否则他的身体不会越来越糟糕。

    这时候,大家也大概猜出了秦烈过来的目的,所以他们都安静了下来,都期待的看向血厉。

    过了一会儿,血厉收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身体生命磁场的枯竭,乃心魂重创导致,要救他有些棘手。”

    “还有救?”罗志昌大喜。

    连应兴然本人,也轰然一震。眼中有了一丝炙烈渴望。

    “现在可以动手么?”秦烈沉声道。

    “要救他,需要一段时间准备,需要一些材料。他支撑不了那么久。”血厉想了想,说道:“我可以用血气令他生命磁场保持稳定,然后你以寒冰之力将他封冻起来,令他身体机能不坏,让他灵魂的溃散减缓。等你们度过这一劫。稍稍准备一段时间,他解冻后,我就能治愈他。”

    众人眼睛一亮。

    “现在就做吧!”秦烈点头。

    血厉枯爪般的右手,忽地变得血淋琳的,一滴滴殷红如血钻的鲜血,从他指头上滴落。

    滴落在应兴然的天灵盖上!

    应兴然身体突然剧烈颤抖。全身毛孔逸出一缕缕血雾,他苍白如纸的脸上,渐渐多了一点红润。

    一股逐渐加强的生命波动。缓缓从应兴然体内释放出来,所有人都能看出应兴然状态在一点点变好。

    “行了,你来吧。”血厉收手,在一旁闭着眼坐了下来。

    于是秦烈上前,开始运转寒冰诀。以寒冰之意配合寒力来渗透应兴然,一点点的令应兴然结冻。

    一个时辰后。应兴然变成一具晶莹的冰雕,体内所有气息都被寒冰冻住,生命波动和灵魂气息都像是消失了。

    “小子,现在我又耗费了一些本命精血,短时间内战斗力将会减退,你可想好如何抗衡强敌?”待到秦烈将应兴然封冻后,血厉眼睛睁开一条线,冷冷看向他。

    “禀报宗主和各位前辈,如今地火风水四大城门,都在被五方狂攻,局势,局势堪忧啊!”大殿外,传来一声焦急的叫喊。

    “琅邪呢?”罗志昌喝道。

    “琅邪,琅邪大人被一个叫谢之嶂的人缠住了,看样子,琅邪大人怕是,怕是战不过那人!”那人叫道。

    “谢之嶂!玄天盟谢家的谢之嶂!如意境中期修为!”罗志昌骇然。

    众人看向应兴然,然而这时候的应兴然已经是冰人一个,根本无法给予大家意见。

    “怎么办?”这是所有人脑海冒出来的念头。

    五方势力狂攻,器具城即将被破开,被众人寄予厚望的琅邪,被玄天盟的谢之嶂缠住。

    如意境中期修为的谢之嶂,琅邪任何能敌?琅邪若不敌,器具宗如何能存活下来?

    大家下意识看向血厉。

    血厉闭着眼,哼了一声,对众人的目光熟视无睹。

    “兴然无法继续带领大家抗衡强敌,现在我们必须重选一个首领出来,这个首领,要暂时代替兴然来做出决定!”蒋皓突然道。

    大家顺势看向罗志昌。

    然而,罗志昌却突地沉喝:“由秦烈暂时接管宗主之位,替器具宗做出决定!”

    “我同意!”蒋皓道。

    “同意!”房奇道。

    “同意。”墨海点头。

    其余六大外宗长老,只是愣了一下,也齐齐点头,同声道:“同意!”

    “秦烈!如今乃宗门最危难的时刻!而我们都老了,我们没了锐气,宗门需要你这样的年青人站出来!既然我们所有人共同推举了你,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就暂时接替兴然来为器具宗做出决定!”罗志昌道。

    “我们相信你!”蒋皓、房奇道。

    “不管对错,我们都不怪你!”外宗长老喝道。

    血厉咧嘴嘿嘿一笑,眼神戏谑看向秦烈,“小子,可敢承担这份责任?你的决定,可能会让器具宗万劫不复,可能会带器具宗走向绝路,你敢么?”

    “秦烈!”罗志昌喝道。

    秦烈紧皱着眉头,他沉吟了好一会儿,然后缓缓点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