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沉沦两世情
    在没有遇到宋婷玉前,秦烈绝不会相信有女人,单单只是用一双眼睛,就能令他心神沉沦。(文學馆)

    如今他信了。

    如果没有悟透寒冰意境,如果没有能够以寒冰意境封冻身心,将周边环境影响,他怕他此刻已经迷失在宋婷玉的恐怖魅力下。

    然而,即使现在,即使他以寒冰意境苦苦抵御,他也知道他没有能完全免疫这女人的可怕魅力。

    一层层无形的涟漪,在宋婷玉走来的时候,不断冲击着他的寒冰意境场。

    宋婷玉一双深情无限的眼睛,在凝视着他的时候,显出海一般的浓情蜜意,如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要将他淹没,将他扯入其中,要让他永世沉沦……

    “秦宗主,人家只是钦慕你,想和你多亲近亲近,你真就这么狠心么?连见,都不肯见人家一面,世上怎有你这么狠心的人呀?”宋婷玉的声音,荡漾出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如一种精神暖流,往秦烈心底流淌。

    秦烈辛苦凝聚的寒冰意境场,竟在瞬间失守!

    酥软温柔的声音,满含深情的眼睛,如暖洋洋的溪水,流入秦烈心间脑海。

    秦烈眼中的冷意,在瞬间被融化,他的眼中浮现迷茫失措之色。

    他深陷宋婷玉的魅力场,身心被对方牵引着,朝着一个海一般温暖的深渊沦陷……

    “相公,你要早点回来呀,奴家会一直等着你。你,一定要平平安安。要记着奴家日月盼你回家……”

    一间简陋的石屋中,一名温柔如水的女子,身着素朴的白裙,绝美的脸上。有着浓浓的忧色。

    她一边帮着自己整理衣襟,一边千叮万嘱,眼中化不开的深情,能融化寒冰铁石。

    这女子。赫然就是宋婷玉。

    而秦烈,则是身穿皮甲,背着箭筒,手持长刀,明日就要出门远征,要去战场杀敌。

    宋婷玉,就是他的娇妻,在他临走前轻声软语,一遍遍叮嘱。述说着心中担忧。表达着心中的不舍。

    秦烈心中溢满愧疚。才成亲几日,因敌国的入侵,身为军人的他便必须奔赴战场。不得不离开娇妻。

    这一别,可能就是数年时间。要留娇妻一人独守空房,要日日思念着他,整日为他操心,怕他战死沙场,怕天人两隔。

    他生出强烈的愧疚心,觉得亏欠娇妻太多太多,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等征战归来,定会好好补偿。

    若是不幸战死,来生,也要弥补他这一生的亏欠……

    画面一转。

    秦烈坐在华贵轿子中,前方骏马开道,有官府护卫守护,张灯结彩的,正朝着一条偏僻的巷子行去。

    沿途不少平民大声道贺,脸上都是兴奋之色,在夹道欢迎。

    华贵马车在一个破旧的屋舍前停下,一个妩媚动人的女子,穿着一件有着许多补丁的青色长裙,倚在门前苦苦等候。

    “状元郎回来啦,状元郎回来啦,三年了,终于高中金榜回来了。”

    “可怜娇妻节衣缩食,苦苦等候三年,日日在家期盼。”

    “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周边百姓大声吆喝。

    秦烈从车厢走下,一眼看到那等候三年的妻子,心中泛出浓浓的愧意,暗下决心,要以一世来弥补。

    那女子,又是宋婷玉,她就在门前站着,一脸深情蜜意。

    “娘子,我欠你的,我这辈子一定好好偿还!”秦烈上前,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涌入怀中,压低声音发誓道。

    “不单单这一世,下一世,下下一世,你都要记着,记着你欠我的,记着要偿还我……”宋婷玉以一种富有魔力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

    那一个个声音,直达秦烈心灵脑海,在他灵魂中轰隆隆回荡,如烙印,如种子,要印在秦烈心底,印在他脑海,要让他永世不忘。

    “轰!”

    秦烈脑海传来巨大轰鸣声,如一个根深蒂固的种子,在脑子里发芽壮大,在茁壮成长。

    “我欠她的,欠她两世情,欠她两世债!”秦烈心底轻喝。

    一颗种子,在他心灵深处发芽生根,让他的脑海之中,永远烙印上一道抹不去的影子。

    那是宋婷玉的身影。

    “知道欠我两世情就好,这一世,你该还债了……”宋婷玉嫣然一笑。

    她已经走到秦烈身前,和秦烈面对面站着,两双眼睛对视。

    她伸出一根玉指,笑盈盈的,以指头点向秦烈的眉心,“相公呀,这一世已经到来了,你该醒来看看了,你欠我的东西,这一世也该还给我了……”

    她晶莹的指头,轻轻点在秦烈眉心,点在……皮肉下为镇魂珠的位置。

    “轰!”

    宋婷玉美眸突显异色,她眼瞳深处,浮现一抹惊慌之色。

    一股记忆洪流,如条条彩光,从秦烈眉心之中倒卷而来。

    那些记忆流光,烙印着她的精神种子,乃是她辛苦凝炼的情因爱果,是本来要在秦烈心灵深处生根发芽的。

    此时,突然不受控制地,又从秦烈体内回涌,涌入她心灵识海,涌入她灵魂心扉……

    忽地,秦烈先前所见的两幅画面,也在她脑海之中映现出来。

    秦烈身穿军装,要征战沙场,她一肚子不舍,满腔的哀怨担心,在帮助秦烈整理衣襟……

    她心中溢满了浓浓凄苦,这才成亲没几天,才浓情蜜意了一会儿,丈夫就要远征,要数年不归。

    她很担心,担心秦烈会有意外,担心秦烈战死沙场。

    在秦烈走后,她孤身一人在家,日夜苦思,整日以泪洗面,天天挂念着秦烈。

    画面一变后,又变成秦烈上京赶考,而她,又是在家苦守,心里面患得患失。

    她既担心秦烈不能高中,让多年的苦学白费,让他们夫妻辛苦筹来的盘缠打水漂,又担心秦烈高中后,不会重返家门,就在京城重新娶妻生子,在外面落地生根……

    她日思夜想三年,脑海中天天都是秦烈的影子,天天期盼,期盼秦烈高中金榜归来。

    两世情,两世的苦等守候,就在等丈夫归来的一天。

    一直等到今世,等到今天,等到第三世的到来。

    她看着面前的秦烈,忽然发现秦烈的身影,如深深烙印在她心灵深处,如在她灵魂中落地生根,如再也无法挥散泯灭……

    她忽然意识到,她已经遭受意境反噬。

    她生平第一次失手。

    一缕殷红的血迹,从她红唇边角溢出,她魅惑众生的意境,在血迹浮现之后,终于宣告破碎。

    她深深看了秦烈一眼,美眸中流转出无比复杂之色,旋即她轻啸一声。

    流云七彩蝶的绚烂身影,忽然从高空冒出来,如一道七彩流星飞向她。

    在流云七彩蝶临近后,她身姿一纵,落到了七彩蝴蝶身上,被流云七彩蝶带着飞天而起,眨眼就没了踪迹。

    云层深处,她取出精美的手绢,轻轻擦拭着嘴角血迹,忽然摇头苦笑,“竟然失手了,对付一个万象境都没有达到的家伙,居然会被意境反噬,反在心灵深处,被种上了他的身影。”

    她很清楚,她修炼的这种奇妙灵诀,一旦反噬了,必须要尽快地在心灵深处,将对方的印记完全抹除。

    否则,她会在真实和虚幻之间迷惑,会在面对秦烈的时候,情绪变得不稳定,会影像她的冷静判断。

    ——只要心灵中属于秦烈的那一枚种子不灭,她会将秦烈当成最亲近的人,甚至,会生出秦烈就是她的丈夫,是她两世夫君的可怕感觉。

    从未失败过的她,首次惊慌了,她急着要立即驱散那种恐怖的影响力。

    所以,她连多谈一句都不敢,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撤离秦烈身旁。

    ……

    ps:ps:抱歉,上一章的章节数又错了,那两章都是半夜在笔记本上写的,笔记本的文档和台式机的不一样,所以一疏忽就弄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