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协议
    关于秦山,关于阴冥族,秦烈和库洛谈了许久。『文學馆』

    库洛和角魔族族人,试图从此地,一点点侵蚀土地,一直到药山的方位。

    然后借助于药山的传送阵,带着角魔族的这个族部,迁移向幽冥大陆。

    最近他们没有太过激烈的扩散冥魔气,是因为族人还没有全部准备好,还有许多年老、年幼的族人,没有被带上来。

    他们也担心八极圣殿和玄天盟的反应太过激烈,所以想稳打稳扎,一步步来进行此事。

    秦烈很快和角魔族达成协议。

    血矛众人,可以通过邪冥通道,先进入幽冥界,由邪族的飞行冥兽带着,从幽冥界先去幽冥战场最下一层——血之绝地修炼。

    凌家,则是留在器具城内,借助于此地冥魔气进行修炼。

    而秦烈,需要前往药山帮助角魔族确定药山内部,是否存在传送阵,确定传送阵是否可用。

    当然,如果玄天盟还敢和角魔族交易,库洛随时愿意以玄阴九叶莲来交换库鲁。

    “琅邪大人,冯教官,墨海长老,唐师姐,我……和角魔族族人谈妥了。他们会安排人,送你们穿过邪冥通道,前往血之绝地修炼。”秦烈走出焰火山的岩洞,来到血矛武者聚集之地。

    他一眼看到琅邪、冯蓉、墨海等人,都在运转灵力,盘膝端坐着,抵御冥魔气的侵蚀。

    琅邪和冯蓉、墨海,抬头看了他一眼,脸色有些冰冷。

    “秦烈,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和邪族勾结!”冯蓉冷哼一声。

    墨海和唐思琪也是轻叹一声,看他们的样子。都对秦烈有些失望。

    之前,他们忙于逃离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的追击,没有闲暇去考虑别的事情,也没有多想别的事情。

    如今,他们安全下来,仔细一想后,脸色都不太好看。

    他们对邪族的观念,和玄天盟、八极圣殿本质上没有区别,也视邪族为邪恶的源头。为洪水猛兽。

    虽然如今他们被迫踏入冥魔气覆盖之地,可是在他们内心深处,他们依然无法接受——无法接受和邪族为伍。

    也是如此,对和邪族明显有着瓜葛的秦烈,他们也有些本能的抗拒。

    “这些家伙一直活在赤澜大陆。受玄天盟、八极圣殿影响太大,思想上一时间扭转不过来。”血厉悬浮在琅邪、冯蓉头顶,哼哼道:“蠢材!等有一天,你们踏出赤澜大陆,进入别的高等级大陆,就会知道异族有多常见。到了那时候,你们进入一些拍卖场。去一些特别的修炼区,会发现肩并肩碰到的,都会是异族人!那时候,你们要是还视别的种族为异类。动不动就喊打喊杀,你们就会变成真正的异类!”

    血厉对秦烈和角魔族有关系一事,没有任何障碍的就接受了,因为他曾经生活的大陆。也是异族繁多,各大势力和异族间的来往也极为紧密。

    “或许。是我们被局限在赤澜大陆,眼界不够开阔。”冯蓉幽幽一叹,“不过,不过我们……”

    “慢慢学着接受,学着和异族交往,这对你们以后的修炼将会大有益处。”血厉看着他们,沉吟了一下,认真道:“你们是血煞宗仅存的血脉,我希望有一天,你们能走出赤澜大陆,能重返血煞宗!”

    一头头猎灵兽,在卡蒙的吆喝下,从焰火山的后山方向飞了出来。

    近三十头猎灵兽,在一个个角魔族的三角战士的驱使下,停留在血矛众人身旁。

    “这些猎灵兽,会带你们前往血之绝地修炼。而我,会尝试在外界,建立和血之绝地的传送阵,以后,你们可以通过传送阵,来往于血之绝地和赤澜大陆之间。”秦烈看向血矛武者,沉声道:“很抱歉,将你们血矛扯入这场麻烦中,我会尽量补救。”

    琅邪盯着秦烈看了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走。”

    在他和冯蓉的带领下,血矛武者和墨海一一坐上猎灵兽,不顾三大供奉劝阻,执意跟了过来的唐思琪,在要踏上猎灵兽之前,美眸忽地深深望向秦烈。

    “唐师姐,你稍等一下。”秦烈忽然道。

    唐思琪美眸微亮,满含期待的停了下来,身穿一件玫红色长裙,身姿曼妙的她,显得略有些紧张,有些不安地等候着秦烈的过来。

    秦烈径直来到她的身前,犹豫了一下,他从空间戒内,取出几个聚灵牌。

    拉着唐思琪的玉手,秦烈将聚灵牌放入她掌心,说道:“这几个聚灵牌内,有着四幅基础古阵图,聚灵、储灵、增幅、固韧,内部灵力的运用方式,我有着详细的标注,希望能对你有用。”

    聚灵、储灵、固然、增幅四幅基础古阵图,来自于镇魂珠,是让他净化心灵,防止他失控暴躁的,防止他恢复以前心性的。

    身为炼器师的唐思琪,对这四幅古阵图一直非常有兴趣,但她却并没有向秦烈索要过。

    如今,秦烈沉吟后,决定将这四幅古阵图传授给她,助她在炼器上突破自己。

    “古阵图!”就要坐上猎灵兽的墨海,神情一震,猛地望向这一边。

    望向唐思琪手上的聚灵牌。

    半响,墨海似乎终于明白过来,冲秦烈说道:“原来,原来谢静璇带过来的聚灵牌,并非是李记商铺的主人李牧刻画,而是由你制作而成。”

    秦烈微笑回应。

    而唐思琪,则是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将玉手从秦烈手中抽离出来,“你自己小心一点,我,我和大长老他们先走了,这四幅灵阵图,我一定会好好钻研,不会让你失望的。”她娇媚的瞥了秦烈一眼,这才摇曳生姿地坐上猎灵兽,冲着秦烈挥手道别。

    秦烈嘿嘿一笑。

    身长数米的猎灵兽,带着血矛诸人,往邪冥通道口涌去。

    待到琅邪等人一一消失,秦烈别头一看,一眼瞧见凌语诗,亭亭立在崩塌的焰火山一块突起的巨石上,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秦烈忽然有些心虚。

    今日的凌语诗,再也不是当年凌家镇的凌语诗,不论是气势、手段、境界、心智,如今的凌语诗在邪神之血苏醒后,都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提升着。

    尤其是她能看透人心的心灵秘术,让秦烈都觉得难以适应,觉得在和她相处的时候,压力颇大。

    “我只是给她一样东西。”摸了摸鼻子,秦烈表情有些尴尬,冲凌语诗解释。

    “不用向我解释。”凌语诗轻声一笑,淡然说道:“很多时候,我只是单纯的去看,不用费力去猜,也能知道别人的心思。呵,你那个唐师姐,对你的心思……你怎会不知?”

    秦烈头大如牛。

    “我还是喜欢原来的那个秦烈。”凌语诗幽幽道。

    秦烈沉默。

    好半响,他表情苦涩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算了,其实是我的原因,我也在变化,变得我自己都有些不太认识自己了。”凌语诗从远处款款而来,清丽的脸上,渐渐恢复往昔的恬静温柔神色,她来到秦烈身旁,主动牵着秦烈的手,和秦烈并肩站着。

    “就在这里了。”凌语诗指向爆碎的广场,“大半年前,在这里,我和萱萱以为必死无疑,我以为我们会被血矛武者杀死。是你不惜暴露身份,将我和萱萱力保下来。更早之前,在凌家镇,你数次令凌家逃过杜海天的陷害,在冰岩城,你叛出星云阁,帮我们杀了杜海天一家,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其实,我和凌家亏欠你的实在太多,多到我觉得我能容忍你的一切缺点。”

    停了一下,凌语诗温柔看向他,幽幽说道:“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事情不能明说?”

    “上次在器具宗的时候,我,融合了我十岁前的灵魂性格。此事太过匪夷所思,也很难理解,可就是真真切切发生了。”秦烈眉头深锁,尝试着,一点点地向她解释,解释自己的问题。

    “十岁前的你,怎会那么的邪恶可怕?十岁前,你还仅仅只是一个孩子啊?”在他说明后,凌语诗惊愕无比。

    秦烈苦笑。

    “是我错怪你了。”过了一会说,凌语诗慢慢梳理清楚了,朝着他柔柔微笑,说道:“没关系,或许我能帮到你,帮你找回真正的自己。”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