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血云山脉
    一艘地级二品的“云帆船”,在广阔无垠的焚灭沙漠云层中乘风航驰,一日万里。 />

    “云帆船”长两百米,宽五十米,帆布上朵朵白云飘逸着,释放出一股风之力量,御动着“云帆船”飞速行驶着。

    这一艘“云帆船”从黑玉城开赴出来,往天灭大陆东方的林家而去,在“云帆船”上乘坐着数百名夏侯家和林家下属赤铜级势力的武者,他们来往于两大家族统领的万顷疆土。

    秦烈站在“云帆船”一角,看着这艘飞行灵器在虚空航驰着,下方为无边无际的沙漠,肉眼都看不到尽头。

    他在船上已经呆了七天。

    “云帆船”一日万里,这意味着,他已经离黑玉城七万里远。

    “朋友,你去什么地方?”旁边一人,五十岁的模样,他也靠着船板上,随意的询问道。

    “去血云山脉。”秦烈随口答道。

    “血云山脉?”那人惊讶了一下,说道:“那边早已荒无人烟,自从血煞宗覆灭后,血云山脉就没有多少人过去了,你去血云山脉做什么?”

    “找一些特殊的灵草。”秦烈搪塞了一句。

    “血云山脉那一块,经历过那场大战后,早已变得寸草不生了啊。”这人回答。

    秦烈一皱眉。

    “你不知道?”此人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叫北漠,是天灭大陆土生土长的武者,我的一位长辈曾参加过那一场围剿血煞宗的血战,所以了解一点。”

    “能否说说?”秦烈主动询问。

    “大概在一千两百多年前,血煞宗还是天灭大陆的霸主,那时候,夏侯家、林家、苏家。都仅仅只是天灭大陆的小势力。其中,只有夏侯家是赤铜级势力,林家,苏家,只是黑铁级势力而已。一千多年前,夏侯家、林家、苏家,都只是血煞宗的附庸,完全听命于血煞宗,绝不敢违背血煞宗的命令!”

    北漠似乎觉得闲着无聊。对秦烈的询问流露出兴趣,笑着为他解释。

    秦烈眼睛神情一动。

    血厉,倒是没有对他说过,如今天灭大陆的三大家族,竟然都曾经是血煞宗的附庸势力。

    一定是血厉觉得屈辱。往昔要看他们脸色的不入流势力,在一千多年后,摇身一变成为白银级势力,而曾经雄霸这片天地的血煞宗,反而彻底消失。

    血厉定然不愿意接受,羞于正视这段事实,所以才没有和他说起三大家族和血煞宗的关系。

    “血煞宗因何灭亡?”秦烈认真问道。

    “一千两百多年前。血煞宗出现一场惊变,新任宗主血厉被传修炼血煞宗禁术,从而被囚禁起来。他的师弟姜铸哲,接任血煞宗新的宗主宝座。那时候的血煞宗,还是暴乱之地最强势力之一。”

    “然而,没过多久,血煞宗就乱了套。”

    “整个天灭大陆。许多血煞宗的附庸势力,不少武者莫名失踪。一时间。天灭大陆人心惶惶,众人都在找寻原因。”

    “后来,有人发现那些神秘失踪者,都被血煞宗的门人掳到血煞宗吸食鲜血而亡。”

    “当此事曝光后,血煞宗的不少门人,逐渐开始发狂。那些人,在天灭大陆四处活动,找寻境界精湛者,疯狂吸食鲜血增进修为和力量!”

    “天灭大陆,旋即被血煞宗搅的天翻地覆,血煞宗的门人,吸食武者鲜血的邪恶举动,也震惊了整个暴乱之地。”

    “当时其它大陆的白银级势力,纷纷谴责血煞宗,让他们约束门人,严厉他们继续为非作歹,不准继续吸食人血修炼。”

    “可惜,当时的血煞宗宗主姜铸哲,已经修炼禁术入了魔,他麾下的门人也纷纷发狂,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天灭大陆各方势力纷纷从这片天地远渡海外离开,希望能求得安宁,血煞宗很快发现这片天地武者都消失干净。这些人,无法控制嗜血的欲望,将爪牙伸向了别的大陆。”

    “结果,血煞宗遭受了所有大陆、所有强大势力的共同抵御,在一千两百多年前,所有白银级势力联手踏入天灭大陆!”

    “他们展开了对血煞宗的灭绝行动。”

    “短短半年时间,天灭大陆上的血煞宗门人,几乎被全部斩杀。他们旋即冲入血云山脉,踏入血煞宗总部,将所有修炼血灵诀的武者,不论男女,不论是否入魔,全部灭杀了干净。”

    “暴乱之地所有势力有了协议,不论在任何地方,只要见着修炼血灵诀的血煞宗门人,都要斩草除根。”

    “之后,那些散落在别的大陆,其它岛屿的血煞宗门人,不论有没有吸食过人血,都遭受了清扫屠戮。”

    “几十年后,整个暴乱之地,就再也见不着修炼血煞宗的武者。”

    “血灵诀,也被认定为邪术,任何修炼者一旦被发现,都要被灭杀干净。”

    “夏侯家和林家、苏家,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色,战后,三大家族从血云山脉内,分走了众多以前血煞宗的灵材,将天灭大陆隶属于血煞宗的矿场、疆土、药田、湖泊海域都给分刮。”

    “三大家的家主,借助于从血煞宗得来的庞大资源,历经一千多年时间,一步步发展,在血煞宗覆灭后,慢慢有了今日的规模。”

    “三大家,可谓是通过吸食血煞宗的血脉,才蜕变成如今的白银级势力。”

    北漠语气平静,将其中情况详细道明,告诉了秦烈血煞宗的陨灭缘由,还有三大家族崛起的过程。

    秦烈细细消化他的这番话,暗暗惊异。

    “现在的血云山脉,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被三大家剥干净了。”北漠脸色平淡,眼中却闪耀着一股怪异的意味,“呵呵,三大家族通过对血煞宗的讨伐,当真是名利双收。踩着血煞宗倒下的尸体,三大家族冲天灭大陆站了起来,傲然立在这片天地,三家的家主,各个都是高瞻远瞩的人物,我北漠这一辈子都会佩服。”

    不知道为何,秦烈从他的眼神中,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浓浓的讽刺意味。

    好像他和三大家有仇一样,似乎极为鄙夷三大家族的做法,这让秦烈暗暗好奇。

    “朋友,你姓什么?”北漠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秦,我叫秦烈。”

    “哦,姓什么都好,只要不是姓姜就行。”北漠意有所指道。

    秦烈讶然。

    “血云山脉没什么好看,也没有什么灵草,你过去纯属浪费时间。”北漠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丢下了这么一番话,转身往“云帆船”内部空间而去。

    秦烈觉得这人有些奇怪。

    很快,又是三天时间过去,而“云帆船”也早已冲出了焚灭沙漠。

    这一天,“云帆船”在一座名为小城停泊,有不少武者陆续下船,也有新的武者,缴纳了足够的灵石后,登上了“云帆船”。

    秦烈也在下船者行列。

    他辨别了一个方向,在夜幕下孤身离城,往血云山脉的方向而去。

    走了两天时间,他在中午时分,踏入了血云山脉。

    头顶,云簇如染了鲜血,红的吓人,在太阳光芒的映照下,山脉血淋琳的吓人。

    一股淡淡的腥味,混杂在天地灵气之中,非常特别,他呼吸起来倒是没有不适感。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血厉,灵魂之音在他脑海重新响起,“血云山脉!你到了血云山脉!”

    “到了。”秦烈回答。

    “往里面深入,往山脉深处走,去那一座最高的赤红色山峰!”血厉在他脑海中兴奋起来。

    秦烈依言前行。

    在他身旁,有着一座座数千米的的山峰,那些山峰都是赤红如血的颜色,光秃秃的,看不见什么植物。

    座座山峰上,隐约能看到倒塌的宫殿,路上,山脚下,随处可见灰白色的枯骨,扯落的衣衫,战甲的碎片。

    一片荒冷枯寂,精神意识扩散开来,感知不到任何生命波动。

    “有人跟着你!”血厉突然道。

    秦烈脚步一顿。

    他站在一座山川脚下,皱着眉头,忽地回头,冷然道:“出来吧。”

    没有任何动静,他再次放开神识搜查,依然没有发现。

    “那人在左侧一块岩石后方!”血厉提点。

    秦烈的目光,突地叮嘱血厉所说的方向,喝道:“还要鬼鬼祟祟多久?”

    一块巨大的岩石后方,忽然传来一声尴尬的咳嗽声,一道身影旋即冒了出来,“你不过通幽境的修为,怎可能发现我?”那人一脸怪异。

    “北漠!”秦烈沉喝。

    来人竟然是他在“云帆船”碰到的,主动和他交谈,向他详细说明血煞宗陨灭过程的北漠。

    “血煞宗早已覆灭,曾经的血煞宗门人,几乎被杀个干净,偶尔几个漏网之鱼,也都不敢踏入天灭大陆,全部离血云山脉远远的,生怕被人寻到。”北漠从容而来,一步步走向他,目光锐利道:“你怎敢前来此地?”

    “我只是来寻灵草的。”秦烈皱眉。

    北漠笑着摇头,“你修炼血灵诀,而且还是纯正的血灵诀,从你在黑玉城登上‘云帆船’那一刻,我就看出来了。”

    秦烈脸色一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