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迷幻
    三滴青翠欲滴的液体,来源于木灵,由封魔碑炼化后馈给他。

    那三滴液体,融进他鲜血之中,令他血肉涌现浓郁无穷生机,让他浑身都觉得畅快。

    他旋即以炼血术尝试炼化。

    血典上记载的炼血术,能以自己的鲜血提纯,形成妙-用无穷的本命精血。

    也能将一些纯净,没有残余意念的精纯血液,通过自身鲜血的渗透,灵魂意识的慢慢温润,烙印上自己的本源意志,从而形成本命精

    三滴火麒麟精血,就是通过这种方法,慢慢炼化而成。

    如今,在那三滴火麒麟精血之中,不但混有他的精纯鲜血,还烙印着他的灵魂印记。

    所以那三滴鲜血才能和他心神互通。

    他开始故技重施。

    由封魔碑先一步炼化的三滴绿色液体,没有一丝杂质在内,没有一毫残魂碎念,乃纯粹的生命精能,非常适合他的炼化。

    心念变动间,在他血管中流淌的浓稠鲜血,在血灵诀的作用下,如一条条溪流长河,悄悄汇聚向掌心。

    他的手掌慢慢变成诡异的血红色,一根根血管清晰可见,血管内的殷红鲜血,都能隐隐看见。

    一缕缕鲜血朝着他掌心汇聚,同时,他静心凝神,将他魂湖中的灵魂记忆念头,也分出一丝丝出来。

    魂丝如无形灵线,融入鲜血之中,令那一缕缕鲜血有着他的灵魂气息和印记。

    “汩汩!”

    他腥红如血的掌心,如变成沸腾的血泉,传来鲜血燃烧的诡异声音。

    三个墨绿色的光点,在他掌心一闪一闪,如三颗璀璨夺目的星辰

    那是从封魔碑内飞逸出来的木灵精华!

    “以血为火,以魂为引,鲜血祭炼!”

    秦烈双眸暴出赤红光芒,一道血光也从头顶飞射出来·如血色虹芒刺入天穹。

    一阵阵猛烈的气血波动,不断从他身上荡漾出来,充斥着疯狂暴戾的气息。

    他的掌心燃烧出血红色火焰,鲜血在沸腾·在汹涌燃烧着。

    一丝丝独属于他的灵魂印记,在鲜血燃烧中,慢慢渗透到那三滴翠绿色的液体之中,如轻烟注入其中三株幼小的精致树苗。

    时间匆匆。

    安静的林间,秦烈以炼血术炼化精血,远处谢静璇正在接受一种古老的传承,杜向阳、宋婷玉一边恢复灵力一边护法。

    三个时辰很快过去了。

    杜向阳率先恢复过来·看了一眼身旁的谢静璇,又望了望还在凝神恢复的宋婷玉,他悄悄站了起来。

    “怎么了?”宋婷玉睁开眼。

    “秦烈那小子好久没有动静了·我过去看看他。”杜向阳心生疑惑。

    秦烈独自一人离开,借助于封魔碑修炼,正以炼血术炼化本命精血,那种强烈的血气动荡,其实早已被杜向阳感知。

    他一直忍着没有过问,也没有过去查探。

    因为他知道每一个人都有秘密,秦烈刻意躲开一段距离,显然是不想人发现他的秘密。

    杜向阳很识趣,一直没有过去打搅·没有去刨根问底弄明白其中奥妙。

    然而,在三个时辰过后,秦烈那边浓烈的气血波动·不但没有中止的迹象,还变得越来越汹涌了,这让他觉得很惊异。

    “我怕那家伙会有麻烦。”杜向阳忧心忡忡道。

    宋婷玉皱了皱眉头。

    谢静璇还在进行传承的蜕变·暂时不能被打搅,期间最好有人在一旁护法。

    她知道秦烈修炼血灵诀,她也感受到了那边的浓烈气血波动,她本想让杜向阳留下来照看谢静璇,由她过去秦烈那边看看情况。

    一深想,她发现她并不了解杜向阳,和这个人也不熟悉。

    她没办法相信此人。

    “秦烈不会有事·你别担心他,他……应该也不想有人打搅他。”宋婷玉如此说道。

    杜向阳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随意道:“那好吧。”他重新坐了下来。

    古树下。

    封魔碑竖立在秦烈身后,碑面上七道神光闪烁着夺目光芒,不高的封魔碑,在林间给人一种神秘测的感觉。

    秦烈身上一道道血光吞吐不定,正全神贯注地炼化掌心三滴生命精华,一刻不敢松懈。

    他离成功已近在咫尺。

    一道倩影忽然途径此地,她本欲一闪掠过,无意中瞥了一眼,一下子看到了封魔碑,还有分明处在关键时刻的秦烈。

    “咦?”

    黄姝丽停下脚步,不敢离秦烈太远,而是隐匿着身子,潜藏在一颗大树后面暗暗观察。

    她在观察秦烈的一举一动。

    “好浓烈的血煞气息!这个秦烈分明修炼血煞宗的邪术,这人也是血煞宗余孽!”暗中窥探了一会儿,她渐渐明白了过来,明眸泛出冰冷的光泽,“难怪他拼命护着雪蓦炎了,原来是这个原因······”

    看了一会儿,黄姝丽暗暗冷笑,嘴角泛出阴森杀意,默默运转幻魔宗的灵诀。

    一缕缕流光,如神奇的画笔在她脸颊上勾勒描绘,不一会儿功夫,她竟然变幻成雪蓦炎的容貌。

    她阴寒的眼神陡然一变,变成清澈透亮,一下子连神韵和气息都和雪蓦炎相近了。

    取出一块晶镜,她又稍稍修饰了一番,发现连她自己都看不出破绽后,忽然悄悄向秦烈靠拢而来。

    神葬场中,空气中没有天地灵气存在,这导致武者的灵魂感知大幅度减弱。

    在这里,有时候眼睛比灵魂的感知要管用许多。

    当黄姝丽离秦烈只有十米的时候,秦烈终于觉察到细微动静,他立即睁开眼。

    “雪蓦炎!”秦烈先是一惊,旋即迅速镇定下来,淡然一笑后,说道:“你现在明白了?”

    他一直在以炼血术炼化本命精血,他以为雪蓦炎和上次一样,也是通过浓烈的气血波动追寻而来。

    “明白了,原来你是我们血煞宗的人。”黄姝丽轻轻点头,然后问:“我好奇的是,你怎么知道我修炼血灵诀,怎么知道我是血煞宗的人?”

    “呵呵,你我之间的渊源很深,我之所以帮你,也不是因为我修炼血灵诀。”秦烈当她就是雪蓦炎,坦然说道:“我帮你,是因为你父亲!你父亲在我进神葬场之前,曾嘱托我,要我尽量帮你,你父亲……还活着。”

    黄姝丽眼睛突显异芒。

    血煞宗的前任宗主,千年前纵横天地的血厉,竟然还活着?

    她心中充满了巨大惊骇。

    “不相信是么?”秦烈咧嘴一笑,点了点头,“说起来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不要紧,我可以用一样东西证明,证明我所言属实!”

    这般说着,他从空间戒内,将那半部血典取出。

    “这是血煞宗的立宗根本,所有灵诀的基础,血典!”秦烈喝道。

    黄姝丽眼中陡然绽放明熠光芒,“能给我检查一下吗?”

    “当然。”秦烈不疑有他,随手就将那半部血典递出去。

    在他来看,雪蓦炎乃血煞宗真正的继承者,是血厉的亲生女儿。

    绝对是最有资格持有血典的那个人。

    他丝毫没有怀疑什么,干脆利落地,就将那半部血典交到了黄姝丽手中。

    黄姝丽眼中光芒越发明亮了,就连接过血典的小手,都在不断颤抖着。

    血典,为血煞宗立宗根本,是无数年来黑巫教暗中找寻的至宝!

    很少有人知道,在整个暴乱之地,血煞宗和黑巫教一直都是最古老的两个势力。

    血煞宗的血之始祖,和黑巫教的巫之始祖,甚至在上古时代就是对手,两人留下来的传承也都一直存在着竞争关系。

    血煞宗之所以灭亡,有姜铸哲的原因,有苏家、林家、夏侯家的原因,但真正在暗中出力的始终都是黑巫教。

    “太好了!竟然拿到了血典!”黄姝丽心中在欢呼。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