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了,反正夏池宛那个丫头听了青荷的话,等她在你爹面前乖乖认错,你就大方一点,别再计较,你一定要在你爹面前维持兄亲友爱的形象。”

    秋姨娘拍了拍夏芙蓉的手,“我们还有用得着夏池宛的时候,如果你想成为相府真正的千金,就一定要讨好夏池宛,否则的话,娘就坐不上这相府夫人的位置。”

    “等到我成了相府夫人,到时候,你想怎么折磨夏池宛,都有娘帮衬着。”秋姨娘冷冷一笑,云千度是她的眼尖钉,夏池宛是她女儿的肉中刺。这对母女,全都不让人安生!

    夏伯然上完朝之后回到府里,就听到夏池宛已经醒来的消息。

    想到芙儿对自己所说的话,夏伯然很是生气。

    宛儿的确是相府千金,可相府千金必须有相府千金的气度,同根相煎,如此丑事,绝对不能出现在他相府里。

    “把小姐叫到我书房来!”

    坐在房里的夏池宛一听到夏伯然的召唤,眸光虚闪了一下。

    对于夏伯然这个父亲,夏池宛爱恨不能。夏伯然或许给了她这个嫡女应有的一切,却少了一份父女之间的关爱。

    就好比是现在,有娘跟没娘的孩子,到底是不一样的。

    有了后娘,后爹还会远吗?

    “爹。”夏池宛对夏伯然这个爹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因为那一份血脉关系,却还是一眼认出了夏伯然。

    “宛儿,你太让爹失望了。”看着与妻子相似的容貌,夏伯然有些晃忽,仿佛回到了十五年前,与云千度的初遇。

    “爹,要判一个人死刑之前,是不是也该给犯人一个申辩的机会?”

    再世为人的夏池宛对夏伯然不再抱任何希望,夏伯然能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夏池宛觉得自己就该偷笑了。

    夏伯然沉默了一会儿,“你说。”

    “爹之所以生气,想必是听了庶姐的说辞。既然我要解释,庶姐定然也得在场,要不然说不清楚。我很担心,爹偶尔误会了庶姐话里的意思。当面论个明白,不是更好?”

    夏芙蓉能以二嫁的身份给步占锋做妾,最后甚至是取她而代之,完全是因为夏伯然的关系。

    那么她想对付夏芙蓉,必须要破坏夏芙蓉在夏伯然面前乖乖牌的形象。

    夏伯然点点头,到目前为止,的确只是芙儿的偏面之词。

    夏伯然让人把夏芙蓉也叫了过来。夏芙蓉一进门,就泪汪汪,委屈巴拉地看着夏伯然。

    夏伯然脸色一变,果然露出了心疼之色。

    夏池宛觉得无比讽刺,会哭的娃儿有奶吃,这句话被夏芙蓉诠释得淋漓尽致。

    “庶姐,虽然你是庶出的身份,可走出去,也代表着丞相府,代表着爹。你整日如此哭哭啼啼,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在丞相府里受虐待,爹不宠你,不把你当成女儿看呢。”

    夏芙蓉一僵,更加可怜地瞅着夏伯然,希望夏伯然这个爹爹能在夏池宛的面前,为自己讨个公道,好堵住夏池宛的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