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你为什么不弄花自己的脸,以保清白呢!”

    夏芙蓉不服气地说着,早知道这样,她应该用自己的指甲,彻底毁了夏池宛的脸,要知道,她的指甲可比夏池宛的长多了!

    “我不怕!我乃丞相之女,他们只是无胆匪类,在匪类面前露出害怕之色,有失相府颜面。”

    夏池宛大声说道,让夏伯然身子一震,目光复杂地看着夏池宛。

    看到夏伯然点了一下头,夏池宛继续说道,“请问庶姐,你还有其他疑问否?”

    “那时你掉落马车的时候,为什么拉着我一起掉下去。你是想拉着我一起死吗?”

    夏芙蓉有点着急了,一直以来,爹都跟她比较亲一点,却不怎么见夏池宛。要是爹跟她不亲了,那么她在相府就更加没有地位了。

    “爹,我要请嬷嬷为我验伤!”夏池宛直接看向了夏伯然。

    夏伯然惊,“怎么了?”

    夏池宛潸然泪下,“我本不想去静国寺上香,是庶姐非要去,我便陪着去。那日山贼出现,马车乱蹦,路途不平,颠簸得厉害。庶姐差点被甩出车外,是我拉住了庶姐。可奇怪的是,我拉回了庶姐,庶姐似乎推了我一下,把我甩出车外。我本以为庶姐乃是无意的,所以拉住了车门,谁知庶姐在我胸口上狠狠踢了一下。我一吃痛,就放开了车门,手在抓拉的时候,不小心抓住了庶姐,庶姐这才跟我一起掉下了马车。”

    “原本为了相府安宁,毕竟秋姨娘是爹最宠爱的姨娘,我便不去多想当时马车上那一幕,到底是庶姐无意的或者有意的。没曾想到,被山贼劫后平安归来,我便一病不情。才醒过来,青荷便告知女儿,爹大发雷霆,欲惩戒女儿。青荷还说,庶姐已为我求请,让我跟爹服个软,认个错,她帮着说些好话,事情便兜过去了。女儿心中委屈,女儿到底做错了何事,要向爹认错。爹只管说,若真错在女儿身上,女儿便认了!”

    “你这孩子,有伤怎么不说?”夏伯然微显紧张地看着夏池宛,连忙喊来一个婆子,帮夏池宛检查。

    检查的过程中,夏池宛心里不停的冷笑,果然,这个爹比较相信夏芙蓉,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让这个婆子“看看”。

    婆子出来对夏伯然道,“相爷,小姐的胸口的确青紫了一大片,看着好生吓人。这伤,不轻。”

    “爹。”夏芙蓉害怕委屈地看着夏伯然,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夏伯然已经明白整件事情的过程,并不像她说的,夏池宛恶从心生,欲拖着她一起死。她一路对夏池宛照顾有佳,谁知夏池宛任性刁蛮,抓花了她的脸。

    趁着夏伯然还没对夏芙蓉心软之前,夏池宛向夏伯然跪了下来,“爹,我知道,您并不喜欢我,您喜欢的是秋姨娘跟庶姐。但我永远都是爹的女儿。我才大病一场,醒来却面对庶姐的诬赖,女儿不想爹为难。既然相府里有人容不下女儿,女儿便学母亲,长伴青灯,为爹祈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