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莫灵怯怯地看着秋姨娘,现在整个相府乃是秋姨娘持家。

    若是惹敢了秋姨娘,哪有好日子可过。

    “爹。”夏伯然入座之后,旁人才敢屁股挨椅子。夏池宛才坐下,后面的婢女马上为夏池宛端上了今天的汤水。

    这次的汤水与上次不同,乃是用小盅每人一蛊炖出来的。

    当婢女帮夏池宛打开蛊盖时,夏池宛竟然闻到了一股扑鼻的草香之味儿。

    夏池宛低头看了自己的盅汤一眼,笑了笑,然后拿过婢女手里的瓷勺,对着汤拌了拌。

    “爹,秋姨娘今天准备的这汤水定然是最滋补的。平日里爹总要忙朝中大事,女儿只恨自己未得男儿身。平日里也不能帮爹分担解忧,这盅汤便当是女儿孝敬着爹的。”

    把汤拌微凉了之后,夏池宛把汤推到了夏伯然的面前。

    哪怕这只是举手之劳,夏伯然却非常乐意接受,“还是宛儿贴心。”

    “不错。”喝着夏池宛亲自拌凉的汤,夏伯然妥贴不已。

    在云千度身上享受不到的温柔,夏池宛这个女儿倒是办到了。

    “秋姨娘,你怎么了?”夏雨欣歪着自己的脑袋,好奇地看着秋姨娘,只是眼里闪着幸灾乐祸,这把火烧到自己的头了了吧?

    只不过,二姐这举动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正如上一次一般。

    夏雨欣晶亮的眼睛,时不时瞄向夏池宛,仿佛欲把夏池宛看个透彻一般。

    看到夏池宛亦如以前那般单纯,夏雨欣松了一口气。

    夏池宛应该是无意的,只是单纯想关心爹爹,并不是让秋姨娘亲自跳下她自己挖的坑。

    夏池宛舒心地喝着秋姨娘准备的汤水,暗暗点头,秋姨娘的确有一套,至少在衣食住行上,把爹伺候得很好。

    秋姨娘暗暗咬了咬牙,心中大叫不妙,那盅汤竟然被老爷喝下去了,这回有麻烦了。

    果然,过了一个时辰,夏伯然那儿便有了动静。

    相府里的奴才不断跑进跑出,满头大汗。下人都在传,相爷得了急病,火气大盛,不让任何人靠近。

    于是,接下来的时候,相府的奴才们,都急着把京都最好的大夫给请过来。

    可惜,那些大夫对相爷的急症都束手无策,找不到病因。

    听到这个消息,相府的那些小姐们,都纷纷跑去瞧相爷的病情,便连小小的夏子琪都被嬷嬷抱着挤在了夏伯然的屋子里。

    只不过,夏伯然的里堂是谁都没让进,便连在里面伺候夏伯然的奴才们都没瞧见夏伯然此时的样子。

    夏伯然厚厚的床幔被放了下来,隔断了所有人的视线。

    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大夫无功而返,夏伯然的火气越来越大,而秋姨娘的心却是越来越凉。

    因为秋姨娘十分确定,这个“病”,一般人没法儿治,要不然的话,她也不会使。

    “相爷,您到底是怎么了,可别吓妾身们啊。”郑姨娘已经拿出手绢儿,抹上了眼泪。夏莫灵一看自己的姨娘哭上了,也跟着抹眼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