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次,她差点坐上太子妃的位置,被夏雨欣给算计了。第二次,她本可以成为七皇子的正妃,被秋姨娘给破坏了。

    哪怕这辈子重来,她亦不想嫁给这两个男人,她也容不得夏雨欣与云秋琴这般算计于自己!

    孙御医这么一提,夏伯然便马上联想到,这赤舌不是给他下的,而是给某个女子下的。

    “孙御医,服下赤舌之后,需要几个时辰发作?”

    “回相爷的话,若是冷饮,需要三个时辰,若是热饮,尤其是被煮烫之后饮下,最多一个时辰便会发作。”孙御医回答道。

    听了孙御医的话,秋姨娘心里一阵阵发凉。

    她还以为这个京都里,除了她以外,没人识得赤舌这一毒草。

    孙御医才答,夏伯然便大概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误食下这赤舌的。也唯有晚饭间,宛儿亲自为他凉的汤才能做得到这些。

    “辛苦孙御医了。”这下子,夏伯然的气基本上全消了。

    “来人啊,送孙御医回宫。”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天乃是孙御医当职。

    “多谢相爷。”孙御医起身告辞,然后又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了一瓶药酒,交到了夏池宛的手里,“沐浴之后,让丫鬟给你在伤处多揉揉。”

    “谢谢孙御医。”夏池宛给孙御医行了一个大礼,要不是孙御医的话,夏伯然的火气怕是没有这么快就消下来。

    “宛儿,你受伤了?”有人敢在他的面前给宛儿下药,这是他身为一家之主的失职。

    宛儿得知他得了急诊,能不顾一切地进宫请医术最好的孙御医,这足矣证明宛儿心里是何等地重视他这个父亲。

    当下,夏伯然心中的慈父形象马上冒了出来。

    “当时夏小姐急着带孙某出来,忘了掌灯,在出宫的路上摔了一跤,想来摔得不轻。只是夏小姐念着相爷的伤势,也没多在意,便带着孙某赶来了。”

    那个时候黑灯瞎火的,孙御医也看不清楚夏池宛的情况。

    现在灯火通明,孙御医当然看清楚夏池宛的狼狈样。

    可不是吗,堂堂相府千金,此时发式微散,珠钗都歪了,双膝上的衣料更是被磕破。

    看清楚夏池宛的样子之后,孙御医又一次叹道,“相爷,您是个有福之人啊。”

    掀开一点床幔的夏伯然当然也看清楚夏池宛此时的样子,心里酸涩不已。看来,最靠得住的女儿不是别人,正是宛儿啊。“孙御医请放心,本官都明白。”

    孙御医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这才真正的离去。

    秋姨娘的眼前都黑了一眼,心里恨死了孙御医这个程咬金。

    要是没有孙御医的话,毕竟老爷的病情跟麻风并不是完全一样,只要在府里待上半个月便可好了。

    到时候,她早就想到另外的办法让老爷禁夏池宛的足,让夏池宛没法儿去参加太子的寿宴了!

    孙御医一离开,夏伯然的房间里静谧地可怕,每个人便连呼吸都被无限地缩小,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怕破坏这份静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