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石心扶住了被打晕的青荷,然后抱琴套上了青荷的衣服,带上青荷的珠钗,拿着青荷的东西,慢悠悠地走到了井边。

    夜,静谧无声。

    白天的暑气此时消失全无,过于静寂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鬼祟的味道。

    身形酷似青荷的抱琴,缓缓走到井边,还没能把木桶扔下井里去,抱琴的背后就出现一只黑手,猛地推了抱琴一把。

    哪怕抱琴已经有心理准备,也被吓了一跳,一声急而短促的尖叫,“咕咚”一声,就被推入了井里,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淅沥沥的井水不断下滑的声音,在这热夜之中,让人起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丝丝寒气,随着人微张的毛孔,进入人的身体。

    那人看见自己得手了之后,连忙跑掉了。

    石心一见那黑影走远了,赶到跑到了井边,将带着木桶的绳子慢慢扔了下去。

    嗖的一下,那木桶被人给抓住了。

    石心的一口提起了上来,又放了下去,赶忙把抱琴从井里拉上来。

    “你没事吧?”看着浑身湿透了的抱琴,石心担心地问着。

    “放心,我没事。”抱琴摇摇头,她倒是没有受伤,可是被今天的事情给吓到了。

    哪怕小姐之前已经跟她讲过这个情况了,但真面对被人从背后给推下井,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真真揪心。

    抱琴脱下了青荷的衣服,把青荷的衣服依旧丢在了井里头,然后换上一身干衣服,跟石心一起把晕过去的青荷带走。

    看到石心跟抱琴回来了,夏池宛了然地点了点头,“别让秋姨娘发现青荷。”

    “小姐请放心,除非得了小姐的令,否则奴婢便是自己的命没了,也定要把青荷看紧了。”

    石心点点头,表明自己晓得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第二天,鸡鸣啼晓,赵姨娘那屋子顿时热闹无比。

    嬷嬷才醒,便去瞧夏子琪可睡得安稳。

    谁知,掀开窗幔一看,夏子琪的小脸烧得通红,小嘴儿也干得起了一层皮,样子可怜极了。

    不多时,夏子琪的身上开始起一个又一个的红色疹子。

    看到夏子琪的这个样子,众人皆被吓了一大跳,这可是要出天花了啊!

    得了这个消息之后,夏伯然连忙隔离了赵姨娘那一个院子里的人,秋姨娘派了些经验老道的婆子去照顾夏子琪。

    夏子琪的天花来势汹汹,便是请了大夫来看夏子琪,夏子琪的那个烧也一直退不下去。

    看到夏子琪的样子,赵姨娘急得只能一个劲儿地哭。

    就在相爷府一片愁云惨雾的时候,一个道士打扮的男人来到了相府门口,大喊此处有妖!

    原本看门之人欲将此道士赶走,谁知这道士一讲一个准,相府近来糟心之事的确是多。

    不敢乱驱了高人,下人连忙向夏伯然禀报。

    夏伯然心烦不已,自然是不愿意见的,只是秋姨娘却有不同的看法,遂道是,“老爷,近来相府扰心之事确多,便上见上一见,也无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