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夏黎曦的话,夏伯然也烦这些乱嚼舌根子的老婆子,干脆一个两个卖了干净。

    若不是现在夏子琪还未完全脱离危险,那个来报信的婆子现在早就被夏伯然命人给打杀了!

    秋姨娘冷汗直冒,为她办事之人,一个个地被卖,岂不是要让她没有牙齿的老虎?

    秋姨娘看向了夏池宛,发现夏池宛的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马上全都明白。

    她以为夏池宛还念着她是她小姨的身份,实则,夏池宛早就把她当成了敌人。

    秋姨娘虽然不明白夏池宛为何有如此大的改变,却也知道以后莫要再盼着夏池宛肯松口,扶她上位了。

    “爹爹,这些年来姨娘辛苦管着这个家,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您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夏芙蓉求请道。

    “庶姐此话差已,秋姨娘是爹的人,为爹做任何事情那都是秋姨娘的本份,怎能谈辛劳?”

    夏池宛淡漠地看着夏芙蓉,嘴里的话一句比一句毒。

    “难不成这府里头那么多人为爹做事,爹都要一个个去计那些人的功劳、苦劳不成?”

    “那些奴才岂能与姨娘相提并论!”夏芙蓉生气地反驳着。

    夏池宛笑了,“那么庶姐以为姨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位?”

    夏芙蓉一下子就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她心心念念希望秋姨娘坐上相府夫人的位置,就是看不起姨娘的身份。

    姨娘是什么身份,那就是个妾。

    妾又是什么身份?说好听了是半个主子,实则也不过就是奴才一个!

    你命都是主子的,还跟主子谈功劳,话腻了不是?

    “宛儿说的不错!”

    夏伯然点头。

    合着他把相府的事情交给秋姨娘,还是苦了秋姨娘了。

    既然秋姨娘不愿意做,自然有的是人做。

    “秋氏,今日你便把相府的帐簿交出来吧。芙儿说的是,这些年来,你辛苦了,该是你享清福的时候了。”

    夏伯然绝不容忍被女子跑到自己的头上撒野论功。

    “芙儿,等你禁足完后,跟着你五妹向教习嬷嬷,学学规矩。”

    夏伯然不但罚了秋姨娘,也没有放过夏芙蓉。

    夏伯然要让夏芙蓉明白,这府里最大的主子是他,谁也越不过他去。

    “对了爹,女儿有一问,刚刚秋姨娘嘴里口口声声说道的大师,是何方来的大师,到府上,都说了什么?”

    夏池宛突然又挑了这个话头。

    原本已经死灰一片的秋姨娘,听到夏池宛的这句话之后,眼皮子簌簌猛跳不目,便连太阳穴都猛地一凸。

    “那不过是个唬人的江湖骗子,不提也罢。”

    夏伯然不想再记起刚才自己愚蠢的行为,这煞不煞星的,现在已经说不好了。

    若真要信,也得找个有名望的大师来看,才能做得了准。

    “爹爹切莫如此说,现在江湖上能人贤士亦有不少。不是有句话叫做,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指不定,今日来府上的大师,真是位高人呢?”

    说着,夏池宛瞥向了秋姨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