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与夏芙蓉不同,秋姨娘现在想的不是怎么保全自己,而是怎么保全夏芙蓉这个女儿。

    “我……”

    看到秋姨娘这个样子,夏芙蓉似乎感觉到,接下来的事情,矛头可能是指向自己的,于是打起了退堂鼓。

    “秋姨娘,庶姐来都来了,何必再让庶姐离开呢。再者,庶姐也是相府的一份子,相府有什么事情,庶姐有权力知道。”

    面对咄咄相逼的秋姨娘跟夏芙蓉,夏池宛显得特别宽容。

    你让我走,我偏要让你留下。

    夏伯然闭了闭眼睛,显然是认同了夏池宛的话。

    毕竟刚刚那道士所指的方向,夏伯然现在想起来,不单夏池宛的院子在那个方向,便连夏芙蓉的院子亦是那个方向。

    夏伯然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夏黎曦的脸色都变了。

    本来夏黎曦以为自己的弟弟染上天花只是意外而已,可看今天的事情,怎么看都觉得秋姨娘是料定了她弟弟会染重病呢?!

    “老爷,小姐。”石心从外头捧来了一堆东西,放在了夏伯然与夏池宛的面前。

    “这是何物?”夏伯然一眼看去,就知道这些湿衣物,乃是女子的

    。

    “这,这是奴婢的……”现在还懵懵懂懂的青荷,有些反应过来了。

    “回老爷的话,这些东西都是二小姐吩咐奴婢去井里打捞上来的。二小姐说,既有误会,就要弄清楚,且不可冤枉了石榴姐姐。那井中的确有物,看样子,乃是青荷的衣物,故而石榴姐姐才会弄错。”

    青荷听到自己的衣物是从井里打捞上来的,而且自己险些成了“死人”。

    身体里那一股股的寒气,止不住的往上冒。

    夏伯然舒坦地坐了下来,办事就得这样,明明确确,清清楚楚了!

    “道是如此。”夏池宛点点头。

    “听爹爹刚才那样说,宛儿也认为事有蹊跷。自从我与庶姐被山贼劫后归来,府上大大小小的事情,的确发生不少。尤其是这一次,虽青荷的事只是一个误会,但二弟弟竟然得了天花,莫不是真如秋姨娘所言,被人给克出来的?”

    秋姨娘一个气结,呼吸不畅,连忙解释,“妾身从来未曾说,二少爷的天花是被人克出来的!”

    “怎地不是?”

    夏池宛奇怪地看着秋姨娘,“刚刚秋姨娘明明告诉宛儿,那大师批命,二弟的天花乃是被我八字给克出来的。因为我的法子,二弟现在的病情被控制住了,那么就表明,二弟必不是我克的,既然不是我克的,那便是别人克的。”

    夏池宛一答,秋姨娘脸一红,心里道,坏事了。

    刚刚她只是想着快点把夏池宛送走,切不能夏池宛在相爷的面前翻身。

    故而让婆子说夏子琪小命不保,然后便扯出了那瞎话。

    相爷可是一直都在旁看着听着的,从头到尾,那道士并没有给夏池宛批过命,更加没有点明,夏子琪的病,就是夏池宛给克出来的。

    若现在改口,那她岂不是自打嘴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