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夏芙蓉一早便起了,依着夏伯然的吩咐,夏芙蓉该为死去的老太太去庵庙里抄经诵佛。

    夏伯然看着一脸憔悴的夏芙蓉,心里闪过一丝心疼,只是,想到夏芙蓉做的事情,夏伯然又软不下这个心来。

    嫡庶有别,他怎么可能在宛儿没有犯错的前提下,一个劲儿地包庇芙儿。

    “这一个月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再怎么样,夏芙蓉都是夏伯然心疼的孩子。

    这不,夏伯然一下了早朝,就亲自来送夏芙蓉离开。

    才一个晚上的时间,夏芙蓉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夏伯然当然明白这对于夏芙蓉来说,是一个打击。

    夏芙蓉含着眼泪看着夏伯然,不再为自己求情,而是显得非常懂事。

    “之前一直都是女儿不懂事,害得爹爹担心、生气,这些都是女儿的错。还望女儿离开的这一个月里,爹爹好生保重。”

    “大姐姐,你放心,爹爹身边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爹爹的。”

    对于夏雨欣来说,少一个姐姐就少一个对手。

    夏池宛虽然为嫡姐,可是主母却已不在,没个依仗。

    而夏芙蓉虽与自己相同,都是庶出。

    只是,夏芙蓉有一个秋姨娘,还有一个相府大少爷做哥哥。

    要是让秋姨娘上位,也未必有她们母女俩的好,不若让二姐姐败了秋姨娘那一房人,指不定倒有她们的出头之日。

    看着夏伯然与夏芙蓉的父慈女孝,夏池宛眼里闪过一抹麻木,然后笑了。

    “小五说的是,便是庶姐不在了,还有我们这些姐妹在爹爹身边照顾着。”

    “是啊,爹爹可不止大姐一个女儿,大姐这话一出,我还以为自己这个女儿当得很不称职呢。”

    夏莫灵站在夏伯然的旁边,笑眯眯地看着夏芙蓉。

    同时被三个姐妹排挤,使得夏芙蓉原本就比较清瘦的脸,显得越发的病白了。

    “爹爹,女儿告辞了。”

    今天的夏芙蓉似乎特别地虚弱,惨白的小脸,好似半透明一般,比纸还薄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吹来,就会跟着跑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拉着马车的一奴才,突然拿出一根针,狠狠地扎了一下马脖子。

    马儿一受惊,撅起前蹄,嘶吼不已!

    所有人都被这个突发情况给吓到了,而夏芙蓉却眼疾手快,一把拽过了夏伯然,把夏伯然扑倒,免了灾祸。

    而夏芙蓉就没有夏伯然那么幸运了。

    马蹄儿一亮,踢到了夏芙蓉的胳膊。

    接着,随马儿起舞的马车,更是“砰”的一声,撞到了夏芙蓉的后腰。

    顷刻之间,夏芙蓉便见了血。

    原本就苍白的巴掌小脸,在血的印衬之下,就显得更加娇小可怜。

    “芙儿!”

    昨天那么一闹,夏伯然虽然恼着夏芙蓉,却对夏芙蓉也有不舍。

    若不是提到命中相克一说,经常一晚的沉淀,夏伯然都想留夏芙蓉下来了。

    现在夏伯然为夏芙蓉所救,夏芙蓉又受了重伤,夏伯然怎能不在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