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池宛她们几个跟夏芙蓉是同辈,所以不必守在夏芙蓉的身边,聊表关心之后,便离开了。

    而夏黎曦则一心守着出天花的夏子轩,根本无暇无身去看夏芙蓉,只是派了个丫鬟来问候一声。

    不过,夏池宛走之前,向夏伯然请示了一件事情。

    “爹爹,因为庶姐的事情,秋姨娘受刺激不小。虽然大弟进宫去请御医了,只是庶姐以后的情况,也不得而知。”

    夏池宛向夏伯然福了福身,“秋姨娘素来心疼庶姐,刚番更是晕了过去。原本要过些时日交接相府之事,依现在的情况看来,不若今天女儿便把相府的事情接了过来吧。也好让秋姨娘一心一意照顾庶姐,不然的话,太苦了秋姨娘。”

    秋姨娘对旁的人,歹毒无比,便是谋了他人的性命,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只不过,夏芙蓉与夏子轩是秋姨娘的命根子。

    这两个人当中,无论谁出了意外,对于秋姨娘来说,都是一个绝对的打击。

    原本,夏子轩与夏芙蓉只准备假戏一场,偏生她却要让这场假戏真做了,从而刺激了秋姨娘。

    “也好。”夏伯然迟疑了一下,觉得夏芙蓉出了这样的事情,若是再收回了秋姨娘的权力,是不是太薄凉了一些。

    只是,秋氏心系于夏芙蓉的病,却也是真。

    要是让秋氏一边紧着芙儿的病,一边又忙着府上的事情,又的确是劳累了一些。

    正因有这个顾虑,所以夏伯然才应下。

    得了夏伯然的令之后,夏池宛便命人把大大小小的账簿从秋姨娘的房里搬了过来。

    月季虽然有心想要拦,可惜拦不住,毕竟这件事情可是得了老爷的令的。

    月季自然也帮着秋姨娘找借口,希望把事情拖到秋姨娘醒来了再处理。

    可是夏池宛说了,先把账簿给搬走了,至于库房里的钥匙,等到秋姨娘醒了,她再来要也不迟。

    为此,月季眼睁睁地看着夏池宛院子里的丫鬟,捧着一摞又一摞的账簿离开秋姨娘的院子。

    “小姐,你怎么了?”石心搬得欢喜,却发现自家小姐的脸上却没有欣愉之色。

    “石心,你觉得我爹待庶姐如何?”夏池宛幽幽地问着。

    “相爷待大小姐好极了。”石心看了看夏池宛的脸色,轻轻地说着,“大小姐被马儿伤着了,看得出来,相爷着急得很,一直守在大小姐的身旁,不愿意离去。”

    “是啊,我爹待庶姐是真的好。”夏池宛的声音更加发飘了。

    “那你觉得,爹爹待其他妹妹如何?”夏池宛接着问。

    “相爷待其他小姐自也是好的,三小姐虽然刁蛮,可是相爷却很包容。四小姐冷漠,但是相爷同样宠爱有佳。五小姐是相爷最小的女儿,相爷偏宠一些,倒也自然。”

    石心据实以答。

    “那么你觉得,爹爹待我如何?”夏池宛把起头,目光幽深地看着石心。

    听到夏池宛这个问题时,石心跟抱琴都是吸此一紧,紧张地看着夏池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