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池宛拿到圣旨后,石心跟抱琴皆为自家小姐而感到高兴,她们家的小姐,现在是县主了!

    “恭喜小姐,贺喜小姐。”

    石心乐呵呵地看着夏池宛,觉得夏池宛之前的忍气吞生,都是值得的。

    “小姐,这回您走了大福了。”

    抱琴也笑眯眯地看着夏池宛。

    主子风光,她们这些当奴才的,走出去,脸面上自然也光彩得多。

    看到两个丫鬟乐得没边了,夏池宛摇摇头,“开心得太早了。”

    “小姐,你怎么了,这可是光耀门楣的事情,怎么会开心太早呢?”

    抱琴奇怪地看着夏池宛。

    夏池宛勾勾嘴角,“你或许觉得是好事,可有些人,未必觉得这赏是好事。”

    果然,夏池宛才说完没多久,下朝归家的夏伯然便来找夏池宛了。

    “你这个逆女,你在做事之前,都不曾想与为父商量一下吗?你的眼里,还有为父的存在吗!”

    想到早上皇上所说的话,夏伯然的火都从心口冒到嗓子眼儿里了。

    因为天花的事情,烈酒与米醋的价格飞涨,谁家若是有这个铺子,现在正是大赚一笔的时候。

    夏家或许没有这个铺子,但是云家有!

    在云千度的嫁妆里,就有两家颇大的酒窖及米醋坊,甚至可以说,这京都里用的米醋,其实都是来自于云千家的这个米醋坊。

    对于夏伯然的来说,就算在云千度死了之后,不好明着霸了云千度的嫁妆。

    可云千度都是他的女人了,自然的,云千度的一切,也是属于夏府的。

    谁知道,才一个转身的功夫,夏池宛竟然拿着那一个酒窖及一整个米醋坊,就那么白送给了皇上。

    哪怕皇上封夏池宛为县主,于夏伯然来说,这个县主女儿是没有多大的用处的。

    不同的是,那个酒窖与米醋坊,却可以给夏伯然带来滚滚的银财。

    为此,夏伯然觉得,夏池宛这个县主,买的太亏了!

    “爹之前一直让女儿帮着庶姐与大弟把问题给解决了,女儿便想到,反正娘的嫁妆里有这两样东西,不如算是替庶姐与大弟破财消灾了。”

    面对夏伯然的盛怒,石心跟抱琴两个丫鬟早就被吓得噤若寒蝉。

    只是夏池宛颇为冷静,还在为自己辩驳。

    “爹不觉得,现在相府门口不再有百姓拥堵,而骂庶姐与大弟祸害的声音也没有了吗?”

    “就算是如此,在做什么事情之前,你都该与为父商量一下!”

    夏伯然坚决地说着。

    如果他提早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夏池宛这么做的。

    “不过小小得势,竟然不知所谓,如此心情,为父怎能放心把相府托负于你!”

    夏伯然一甩袖,想到被夏池宛送出去的那两家店,心肝儿都疼得一颤一颤。

    “爹是准备把相府的管理权收回吗?女儿自然是不敢逆了爹的意,不过女儿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娘的嫁妆,必要由女儿管着!”

    夏池宛抬起头来,看着夏伯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