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娘的嫁妆是何等的丰厚,自打秋姨娘接手了相府之后,便连娘的嫁妆都落到了秋姨娘的手里。

    这辈子,她怎肯再让娘的嫁妆,丰了秋姨娘的荷包及夏芙蓉的陪嫁品!

    “反了反了,你这个逆女,竟然还敢跟老夫提要求!”

    夏伯然气,夏伯然视为己有之物,此时竟然被提出交出去,夏伯然怎能不气。

    “这相府,何时轮到你这个逆女做主了!”

    夏伯然越看夏池宛的脸就越生气,因为他仿佛透过夏池宛看到了云千度的那张死人脸。

    于是,怒意,慢慢变成了恨意!

    看到夏伯然盛怒不已,夏池宛心里有气,却无处可发泄。

    夏池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爹,今日我随老太太进宫,老太太问我,那对暖玉血镯子可在,说我是女儿家,带在身上有好处,爹,你当女儿该如何回答?”

    夏池宛看着夏伯然,让夏伯然给自己一个答案。

    那一双暖玉血镯子,可是上上的极品,世上,也只有三副,仅有三副一副便在云千度的嫁妆之内。

    只是,后来配带这对玉镯子的人,既不是云千度,亦不是夏池宛,而是夏芙蓉。

    “那是芙儿身体弱,所以才让她带着的。”

    夏伯然隐约有个印象,秋姨娘之前经常向他哭诉夏芙蓉的身体不好,想给夏芙蓉找暖玉带带。

    暖玉岂是那么容易找的宝贝,自然的,便想到云千度的这对暖玉血镯子。

    “爹,一个庶女也敢大胆到配带主母的嫁妆。不说被老太太知道,便是被外面的人知道,别人会如何看待?”

    夏池宛怎肯让夏伯然蒙混过关。

    “爹也不想被人说成宠妾灭妻吧?”

    看到夏伯然沉默了,夏池宛也知道自己不能逼得太紧了。

    要是自己逼得太紧,把夏伯然逼到秋姨娘那儿去,这对自己是大大的不利。

    “女儿也不是想要娘的嫁妆,只是不愿看到娘的嫁妆竟然被人如此随意对待。只要爹答应女儿,娘的妆家不再假手于人,女儿自是不会再提这件事情。”

    “你要拿回便拿回吧。”

    夏伯然无法反驳夏池宛的话,而且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云千度的嫁妆保住了。

    夏伯然在夏池宛的面前有一丝狼狈感,男人盯上媳妇的上嫁妆,乃是没出息之举。

    可就算夏伯然知道这一点,却也无法对云千度那价值连城的嫁妆,视而不见。

    得到夏伯然的肯定之后,夏池宛连忙去了夏芙蓉的院子,名正言顺地要回娘的镯子。

    “你来做什么?”一看到夏池宛来了自己的院子,夏芙蓉的眼睛都圆了。

    县主,那是她盼了多久的名号。

    原本以为这次天花的事情,自己总算是盼到头了,谁知道,这份荣耀最后竟然落到了夏池宛的身上!

    “我来,只是希望庶姐归还一物。”夏池宛的眼睛落在了夏芙蓉手脖子上的那一对玉镯子。

    夏芙蓉把手一缩,自是不愿意归还。

    “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