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嬷嬷的话,夏伯然脸色更难看了。

    “从何人房里搜出来的!”

    毕竟有夏池宛做了表率的作用,为此,夏莫灵等人在面对搜屋行动时,没有一个不配合的。

    所以,嬷嬷们的行动格外顺畅。

    “回相爷的话,奴婢们是从大小姐床铺垫下找出来的。”

    嬷嬷老实地将自己搜到的信,交到了夏伯然的手里。

    夏伯然打开一看,与之前那信封的字迹进行对比,果然,那些信的字迹都是出自于同一个人之手。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爹,女儿冤枉!”

    听到嬷嬷说,这些信是从自己的房里,而且还是从床铺垫子下这么隐秘的地方找到的,夏芙蓉整个人都懵了。

    “爹,一定是有人栽赃嫁祸于女儿,女儿真的冤枉!”

    夏芙蓉一脸泪意地看着夏伯然,玉白的小脸,满是可怜之色。

    “庶姐,你与周家公子情意绵绵,暗通款曲,何必拿我做伐子。”

    夏芙蓉哭了,夏池宛也跟着掉眼泪,比委屈,谁不会?

    “便是爹爹一开始不愿意答应你与周家公子的婚事,只要你与周家公子情比金坚,爹迟早会答应。”

    滴滴泪珠儿,泛着晶莹的光芒,衬得夏池宛那张倾城之颜,更加惹人怜惜。

    “你拿我做挡箭牌,可有想过,你会毁了我的一辈子,你怎能如此自私!”

    那些书生听了夏池宛的话,皆一脸不能认同地看着夏芙蓉。

    夏芙蓉此举,已是有违女德,竟然还陷害自己的妹妹,只为试探相爷的态度。

    更别提,夏二小姐虽不是长女,却也是实在的嫡出身份。

    若不是夏家大小姐早产,占了这长女的名头,夏家大小姐哪有这个福份,听夏家二小姐称其一声“姐”。

    “看来,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

    周玄储暗暗点头,觉得这个夏池宛果然心计了得。

    怕这夏池宛早就识破了夏子轩的计谋,而且顺水推舟,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夏芙蓉的身上。

    这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相爷,虎父无犬女啊,您生的女儿,到底精明。

    ”

    周玄储向夏伯然拱了拱身,很是“称赞”夏芙蓉的“聪慧”。

    夏伯然的老脸火辣辣地发烫,芙儿虽然有些小聪明,可是这小聪明竟然全用来对付自己人身上了。

    “不是,七皇子,臣女是被冤枉的,这些信,不是臣女的,不信,你们问周公子。周公子,这些信,可是你写给我家二妹的!”

    夏芙蓉脸上挂着眼泪,急到不行,连忙望向了周启良,望周启良帮上自己的忙。

    “我……”

    别说夏芙蓉懵了,便连周启良自己也跟着懵了。

    夏兄明明说把他的信交给了二小姐,怎地又出现在了大小姐的身上?

    难不成是大小姐对他有意,把他给二小姐的信,都拿来,自己私藏了?

    夏池宛自是晓得,周启良是个见异思迁,又狡猾十分的性子。

    看到周启良的鼠眼在那里转,夏池宛也大概猜到了周启良的心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