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到这些书生还算识趣儿,夏伯然的心中微微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若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今年这匹贡生,实在是没有看头。

    “时日已经不早了,相府不便久留各位。只是相府之事,不喜为外人所道,还望各位公子明白。”

    夏池宛连忙向那些个青年才子们行了一个礼。

    “相府略备薄礼,望各位公子不要嫌弃。”

    夏池宛给管家使了一个眼色,管家利索地离开,去准备夏池宛嘴里所说的薄礼。

    今天这丑定然是出大了,所以必须要让这些书生闭上嘴巴。

    管手里捧着一些荷包,然后一一送到那些公子的手里。

    夏池宛接着道。

    “这些都是府上丫鬟随意缝制的玩意儿,各位公子切莫觉得寒碜,不过却也是个实用之物。”

    那些个书生拿着香喷喷的小荷包,自然知道,这荷包里肯定还暗含乾坤。

    谁也不是傻子,之前不敢应周启良的话,现在当然也不敢把相府的事情,当出去说。

    “二小姐请放心。”

    大家明白,既然这件事情由夏池宛出现,那也等同于夏伯然的意思。

    所以,大家皆向夏池宛表明,自己一定不会乱说话的,然后纷纷向夏子轩告辞。

    只是,那些人离开的时候,皆暗暗警告自己。

    这相府,夏子轩只是庶子,不可与其苟合。

    夏芙蓉呆若木鸡,两眼失神地跪着,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愤怒地瞪向了夏池宛。

    “你为何要让他们离开,你心虚了是不是!”

    夏芙蓉看向夏伯然。

    “爹,女儿真的没有。女儿向来循规蹈矩,怎会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女儿跟这个周公子,完全不认识。至于那些信,女儿实在是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女儿的房里!”

    夏芙蓉泪如雨下,不甘心自己的一辈子就这么毁在周启良的身上。

    “爹,你问问她,如果她跟这个周公子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话,为何她跟周公子会相遇这走廊之中。”

    夏芙蓉指着夏池宛,厉声问着。

    “孤男寡女,瓜田李下,便连男女避闲的道理,她都不懂吗?!”

    “放肆,她是你的二妹!”

    听到夏芙蓉“她、她、她”地叫,夏伯然皱起了眉头,心中想着,芙儿果然不够懂事。

    与夏池宛收拾残局的行为一对比,夏芙蓉刚刚的叫嚣,简直是像极了被逼入穷巷的狗,做着最后的挣扎。

    “爹,大姐说的话,不无道理。”

    夏子轩绝口不提自己帮周启良及那些信的事情,只论发生此事的起因,乃是夏池宛的不对。

    夏池宛张张口,才想说话,倒是有人帮夏池宛说了。

    周玄储摇头一叹,“我只是觉得夏二小姐防治天花的法子甚是妙已,便想讨教一二,却不想引来如此误会。序之,夏大公子似乎把你当成透明的。”

    夏池宛眼睛闪了闪,一改初衷,顺着周玄储的话往下爬。

    “七皇子的确对女儿防治天花的法子十分有兴趣,谁知周家公子会尾随而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