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子轩抱着满头是血,晕死过去的夏芙蓉,悲泣地对夏伯然吼道。

    “爹,大姐以死证明她的清白,您还不相信吗!”

    “还不把你姐抱回房去,管家,快请大夫!”

    一死以示清白,算是女子最为贞烈的行动了。

    若是没有莫大的冤屈,女子绝对不会以如此激烈的手段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一旦女人如此做了,便是之前有再多的怀疑,都会跟着雾消云散。

    夏池宛心里冷笑不已,夏子轩出手的可真够及时的。

    便是夏芙蓉这次死不了,她也要让夏芙蓉破相!

    “太子,七皇子,让你们见笑了,现在实在是……”

    就周启良这样子,他心高气傲的芙儿能看得上眼才怪了。

    其实夏伯然自然是从头到尾都晓得,夏芙蓉与周启良之间是绝对没有任何可能的。

    如果夏芙蓉真没眼力,就不再是他夏伯然的女儿。

    可正因如此,夏伯然才生气,没有全然护着夏芙蓉。

    夏芙蓉竟然与夏子轩串通,欲陷害夏池宛,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夏池宛一败涂地,永不超生!

    生为一家之主的夏伯然,怎能不生气。

    若是今天不让夏芙蓉与夏子轩吃到苦头,懂得什么叫作怕,这种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少。

    夏伯然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的为难,差点没把心爱的大女儿给逼死!

    “相爷,多有打扰。”

    太子当下马上告辞,来到相府,看到血腥,其实这算是一则比较霉气的事情。

    “那相爷,我们也告辞了。”周玄储亦不会没这个眼色。

    危机已过,他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自然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周玄启跟周玄储一起走出相府大门,“太子,先请。”周玄储让位给太子,太子则理所当然地走在了前面。

    坐上车辇之后,周玄启一言不发。

    夏池宛不论是从身份上,还是心计上,都十分符合太子妃的要求。

    只是今日,老七一再出言相帮夏池宛,难不成,老七对夏池宛也有意思。

    不成,夏池宛他一定要娶到手!

    而另一车里的周玄储则轻松多了。

    周玄储眼睛一闪一闪,颇有趣味儿地看着黎序之。

    “一向待人冷冰冰,不近人情的黎序之,为何独对夏家二小姐的事情,如此上心?”

    坐在周玄储旁边的黎序之干脆闭起了眼睛,不回答周玄储的话。

    周玄储也不会觉得无聊,接着问道。

    “序之,莫不是你与那夏二小姐,早就认得?”

    若非是旧识,黎序之怎会因为在酒楼上听到夏子轩与那周启良的几句戏言,就巴巴地拉着他去了相府,深怕夏二小姐吃亏呢?

    “今天一近瞧,这夏二小姐果然好得没话说,貌若天仙,且心思缜密,若是……”

    周玄储虽然话没说尽,意思却十分明显。

    一直闭目养神的黎序之顿时睁开了眼睛,冷冷地瞥了周玄储一眼。

    “别打她的主意!”

    “呵呵,为何不能打她的主意?”

    听到黎序之的话,周玄储的眼睛更加发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