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子琪与夏池宛如此亲近,赵姨娘一直心中忐忑,不知是好是坏。

    只是,见到今天夏池宛与夏子琪的互动,赵姨娘募地觉得,夏池宛不可能会害夏子琪。

    “二姐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夏黎曦越想越觉得,自己弟弟染上天花,绝非是偶然之事。

    偏巧大哥快要归府的时候,二弟便染上了天花。

    相府谁人不知,二个儿子,爹更加偏向二弟一些。

    当初二弟一岁抓周的时候,二弟一抓到笔与书,爹乐得眼睛都瞧不见了。

    若是二弟在这场天花中丧命,相府之中,谁是获利人,不是显而易见吗?

    夏池宛摸了摸虎头虎脑的夏子琪。

    “我能知道什么?我若真知道,那只布老虎就不会不见了。”

    打从一开始,夏池宛就没信过夏子琪是偶然得上的天花,还是刚巧在神棍上门,说她是煞星的时候。

    青荷的“死”,二弟的天花,原本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她。

    这些皆是秋姨娘为了那神棍的出现,做的铺垫,好证实她真乃相府的煞星。

    秋姨娘又不是天人,怎有预知的能力?

    秋姨娘料定了青荷一定会死于井中,二弟会染上天花?

    青荷的死,她防了,只可惜,二弟的天花,她却是防不胜防。

    毕竟赵姨娘离得她远,便是她有心想帮,却也鞭长莫及。

    待她猜到二弟染天花的关键,想从赵姨娘的房中找出布老虎时,布老虎已经不见了。

    夏子琪正是爱闹的时候,迈着小短腿,追着院子里的蜻蜓跑。

    赵姨娘与夏黎曦都是通透之人,夏池宛又点到为止,两人哪能真听不懂自池宛话里的意思。

    瞧见两人的沉思,夏池宛心情好地看着东扑西扑的夏子琪。

    都说相府里,最受宠的乃是秋姨娘那一房人。

    可是夏池宛却觉得,相府真正受宠的人却是赵姨娘这房人。

    她的名字乃是娘亲所取。

    夏池宛一直觉得,自己与夏芙蓉的名字,乃是出自于“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只不过,娘亲把池苑改成了池宛,而夏芙蓉则被顺带了芙蓉这个名字。

    正因有这个理解,夏池宛便觉得,自己的娘亲乃是个心高气傲之人。

    她一直不明白,娘亲为什么会嫁给爹,更加不明白,娘亲怎么会允许秋姨娘一起陪嫁过来。

    而且,为她跟夏芙蓉取了这样的名字,娘亲到底又是为何而感叹?

    之后几个孩子的名,皆是出自于父亲的手笔。

    夏莫灵,夏黎曦,夏雨欣,其实从这三个名字上,不难看出,爹到底对哪个女儿的期许更多一些。

    最重要的是,上辈子,秋姨娘坐上了相府主母的位置,赵姨娘这一房人,还能脱离秋姨娘的魔爪。

    由此可见,爹真心在维护的,只有赵姨娘这院子里的人罢了。

    “二小姐,你想要什么?”一直不怎么吭声的赵姨娘,倒是语出惊人,直接问夏池宛的目的。

    “赵姨娘与四妹妹都不用紧张,你们只需要知道,在相府里,我与你们没有半点利益冲突便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