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只是夏子轩没能再得意多少天,脂粉堂就发生了大事情。

    在脂粉堂的门口同样围满了一些女子,不同的是,以前她们来是为了买百花香,现在来,是为了讨一个公道。

    起初来讨公道的人,都是一些脸上曾受过伤,希望用百花香能不留疤的。

    谁知道,用了百花香之后,伤口愈合的速度的确要快些许多。

    刚结痂脱落时,那疤是淡淡的,几乎不怎么看得见。

    谁知道,日复一日,那淡疤不是继续淡化到没有,反而跟每天上了色一般,越来越深,越来越浓。

    到最后,小疤变深,反而像大疤一般,长在姑娘的脸上,难看极了。

    这疤在脸上的是最悲剧的,那些留在胳膊上和腿上的,自然是比长在脸上的庆幸多了。

    可是姑娘家的,身上有这么丑的疤,怎么看都不顺眼,也怕日后夫君不喜。

    所以,这些姑娘都想向脂粉堂讨个说法。

    仅过了短短一天的时间,也不知道是谁放出的风声,说脂粉堂的百花香之内,放有麝香,所以香味才会如此持久与迷人。

    只是掌柜的做了特殊的处理,一般人闻不出麝香的味道。

    麝香虽然也为名贵材料,但是对女子来说,麝香极为伤身体,会使得女子日后无法受孕。

    一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用过百花香的女子都吓得脸色发青,而这些女子的长辈子,更是怒不可遏。

    一个无法生子的女子,还算是女子吗?

    便是生了女儿,女子在家里中都无法立足,更别提完全无法生子了,这不是纯属祸害人吗?

    所以,闹到最后,但凡是用过百花香的人家,全都来脂粉堂闹,把脂粉堂堵个严严实实,差点没把脂粉堂给拆了。

    夏子轩甚至都不敢出面,那些接待客的小妇人们,都被客人抓得发髻散乱,衣服破损,脸上与手上红痕条条,狼狈不已。

    小妇人们吃不住这样的情况,纷纷向夏子轩请辞,不愿意再干活儿了。

    小妇人们倒是走得容易和轻松,难为夏子轩,苦不堪言,被堵在铺子里,哪能离开啊,便是被门,都被众人围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夏子轩坐在铺子里,两股战战。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已经派人给秋姨娘带消息,希望秋姨娘想办法把他给带出去,只是百花香这件事情,到底要如何才能平息呢。

    就在夏子轩等着秋姨娘的解救时,铺子的站被“砰砰砰”用力敲响。

    听到那声音,夏子轩还以为是秋姨娘的人赶到了。

    谁知道,夏子轩才走过去欲开门,“轰”的一下,门板直接被人给拆了。

    穿着衙役差服的男人,走进店铺,“你可是脂粉堂的老板?”

    “是。”夏子轩想否认,却没法儿否认。

    衙役一听夏子轩承认了,马上就欲抓了夏子轩走。

    “你们干什么,你们怎敢如此待我,要知道,我可是丞相的长子!”

    才十三岁的夏子轩一被衙役给抓住,立刻有些不淡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