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事情由此敲定,想来夏伯然已经向夏子轩提前透过气,此事只能由他一人背负,绝不能牵扯到相府其他人。

    夏子轩再不甘,也不敢逆了夏伯然的意,通通承认了下来,把事情原原本本交待了一遍。

    好在,粉脂堂的原掌柜不是夏子轩。

    夏子轩只是做了那李世昌的替死鬼而已。

    那些苦主找不着李世昌,唯有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夏子轩的身上。

    为此,夏子轩虽不至于因此人头落地,却也受难不轻。

    最后在后宫贵人主子的鼓窜,大理寺少卿派夏子轩流放,且割除功名,永不录用。

    如此一来,夏子轩这辈子都别想再考科举,功名加身了。

    因为好歹还碍着夏伯然的面子,夏子轩最后并没有被流放到苦寒之地,但却也没有什么好地方。

    听到这个结果,秋姨娘身体不适,在院子里关了整整三天,未曾出门一步。

    而夏芙蓉则是痛哭不止。

    此时,夏芙蓉额头上的疤正好结痂脱壳,夏芙蓉一看到那扭曲的伤口,过度激动的夏芙蓉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夏子轩被除功名,便是夏芙蓉比夏池宛多一个胞弟,夏芙蓉嫁了人之后,都甭想娘家还有人能为她撑腰。

    “姨娘,大弟被夏池宛那小贱人害得如此,姨娘,你真的不大弟报仇吗?”

    夏芙蓉一想到夏池宛便不甘心到了极点。

    以前那么好哄骗的一个人,最近竟变得这般刁钻。

    她们次次陷害,不但没有一次成功,最后反而是打不着狐狸却惹来一身骚。

    “芙儿,切不可在你爹的面前如此表现。”

    秋姨娘在这三天里,痛定思痛,终是发现他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自打被山贼劫了之后,夏池宛便不再像以前那般,是她们手中的面粉团儿,由着她们拿捏。

    现在的夏池宛,那是圈成一团的刺猬。

    谁若是敢拿捏夏池宛,先得问过她身上的硬刺儿!

    “夏池宛死都不肯去求着大将军府,想必爹都怨死了夏池宛。”

    夏芙蓉眯起眼睛说道。

    秋姨娘摇头。

    “因着了轩的事情,相府赔了一大笔的银子。若是相爷要用得着银子的地方,还得求着夏池宛。”

    秋姨娘重重地叹了一句。

    这事儿也怪她,明知子轩着急着出头,没有防着子轩竟向书友借银子顶下脂粉堂。

    “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

    夏芙蓉不无妒忌地说着。

    夏芙蓉伸出手,摸了摸被留海遮住的那一块疤。

    “姨娘……”

    想到这块疤,夏芙蓉便连死的心都有了。

    “总之,你最近莫要再去惹夏池宛,一切,姨娘心中有数,姨娘只有你一个女儿,姨娘不帮你帮何人!”

    秋姨娘眸光一闪,似是打着什么主意。

    秋姨娘屈居于云千度之下,又苦心经营了整整四年有余,怎可能就此罢休。

    秋姨娘暗暗发誓,她不坐上相府主母的位置,誓不罢休。

    不但如此,今日他们母子三人所受的苦,他日定要夏池宛百倍奉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