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到此,夏池宛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绝对不能让这个人死,若是这个人死了,死无对证,那么她今天的罪名,还真没法儿洗刷干净了!

    夏池宛的心突突地跳,看到那苦主寻死根本就没有拦阻止的能力。

    靖公主冷然一笑,敢在她靖公主府里寻死觅活,真当她这个公主,只是个摆设吗?

    靖公主虽有心想要看,夏池宛是否有本事应对今天这个局面,并且不打算出手帮着夏池宛。

    但这不代表靖公主能容忍一介草民,如此放肆,给公主府抹黑!

    “砰”的一下,那苦主欲撞墙而死,不得果,却被公主府里的侍卫狠狠地拍了一掌,胸口阵阵发疼。

    至少现在四肢发麻的苦主,绝对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寻死了。

    夏池宛顿时松了一口气,她没料想到,秋姨娘跟夏芙蓉找的人这般狠,不单单只是为了银子而帮秋姨娘的。

    现在看来,此人可是连命都豁出去了。

    “真是好大的胆子,本公主可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亦没瞧见夏二千金如何逼迫于你。你便这般寻死觅活,要死在我靖公主府里,是想找本宫的晦气吗!”

    靖公主话音刚落,那侍卫便打断了苦主的一条腿。

    “啊!”

    一声惨叫,响彻大堂。

    吴庸脸色一变,从来都是他的“刚正不阿”让旁的人变脸,没成想,今天他倒是真切地尝到了皇权让自己变脸的滋味儿。

    “公主,你如此是不是太过分了!”

    竟然当着他的面,把告上门来的苦主给打残了,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来人啊,把苦主扶出去,把大夫叫来,顺便把夏二小姐带走!”

    吴庸一甩衣袖,也硬气了,准备直接将夏池宛当作犯人一般给拉走了。

    要知道,相府可是才闹出了夏子轩的事情,吴庸还真不是第一次铐相爷之子了。

    吴庸瞥了夏池宛一眼。

    “夏二千金莫急,等到了王法大堂,自有你争辩的机会。如今初算是人证、物证俱全,您还是跟本官走一趟吧。”

    就因为“证据”“全”了,所以吴庸心里已经给夏池宛定了罪了。

    “我劝吴大人还是小心为上,若是吴大人想让我跟您走,也让我瞧瞧您的物证可否?”

    被吴庸如同带犯人一般,带到府衙去,那她的名声何在?!

    “如果吴大人不给瞧,我委实会觉得吴大人是在仗势欺人啊。”

    夏池宛不等吴庸拒绝,连忙补上了一句。

    “既然夏二小姐如果着心,那本官不给瞧,还显得本官小气了!”

    吴庸本不想跟夏池宛废话,直接把夏池宛给铐走的。

    奈何身在公主府,吴庸的那些捕快,便是再好手,也敌不了公主府里的侍卫。

    吴庸上前,向周玄熙行礼。

    “十五皇子,您手上的雕物,便是苦主嘴里的家传之物,可否请十五皇子交给下官。”

    周玄熙白了吴庸一眼,很是大方地给薛思容了。

    薛思容便将这所谓的证据交到了夏池宛的手上,由夏池宛打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