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人,冤枉啊,大人,冤枉啊!”

    陈明发现这两雕物不是自己卖给夏池宛的之后,立刻喊冤。

    “夏二小姐从小民这儿抢走的那两雕物明明是小民的家传之宝啊!”

    陈明一边喊冤,一边跪在地上,用膝盖爬到了夏池宛的面前。

    散乱的头发,一额头的青包,加上满脸的眼泪和鼻涕,现在的陈明,当真是不堪入目。

    夏池宛很是自觉地退后三步,与陈明保持距离。

    而侍卫更是拦在了陈明的面前,让陈明无法再靠近夏池宛。

    “求求夏二小姐了,不管您要什么,草民有的一定给您,救您把那两雕物给草民吧。草民实在是不愿意做那不孝之子啊!”

    “夏二小姐,听闻您也是个有孝心之人,当初为相爷求药而得了重病。求夏二小姐看在草民一片孝心之下,将雕物还给草民。草民感激不尽啊!”

    陈明一个大男人,哭天抢地,妇人那一套撒泼的本事,倒是学了个全。

    吴庸乃是读书人,最不耐的便是妇人的那一套,觉得头疼。

    现在瞧见陈明如此做,当下吴庸便觉得,当真有辱斯文。

    “吴大人,刚才你可是亲耳听到,陈明曾说,它的雕物,乃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本小姐说的可对?”

    夏池宛看向了吴庸,没有理会陈明。

    “夏二小姐放心,陈明那话,言尤在耳,本官记得很清楚!”

    吴庸白了陈明一眼,现在算是明白,自己当真是被这个刁民给算计了。

    原本以为是个苦主,谁想到,是个刁货。

    本看陈明忠厚老实,谁知内里狡猾不比。

    “吴大人,定是这夏二小姐又寻了两雕物,将草民的雕物给换了下来啊。草民的雕物,必然是在相爷府。”

    陈明连忙解释。

    “夏二小姐,你好深的心计,竟费这么多心思对付草民,夏二小姐,草民求您了,把雕物还给草民吧!”

    陈明也算是知道了,靖公主不允,自己想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唯有演苦肉戏,不断地磕头,把头都给磕破,血顺着陈明的脸颊,往下流。

    “吴大人,你可曾听闻,民间有一词儿,叫‘碰瓷儿’?”

    夏池宛笑笑,看向了吴庸。

    吴庸脸色一变,恍然大悟。

    “多谢夏二小姐提醒,下官的确有所听闻。”

    知道夏池宛是无辜的之后,吴庸立马改了自己之前的态度,称自己为下官了。

    好歹夏池宛是丞相之女,又是县主之身,吴庸称自己为下官倒也不为过。

    “以前,本小姐只是听闻而已,不曾想,今日倒真遇上了。”

    夏池宛笑。

    “有幸得靖公主赞赏,封了今年的百花女。只是想买些有趣的玩意儿,让靖公主闲来做个消遣。不曾想到,只是两个小小的雕物,竟然惹来今天的大麻烦。”

    “好在,吴大人是个明察秋毫之人,还了我一个公道。”

    夏池宛最后一句话,说得吴庸那个叫汗颜啊。

    吴庸心中明了,他带着侍卫来公主府,那就是认定了,夏池宛是有罪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