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侍卫收回刀之后,那个疯子便软软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可是殷红刺目的鲜血,却依旧从他的伤口处不断往外流着,流成一条小小的血河。

    这一幕,在大街上上演,自然是引来了不少人的惊吓。

    可是众人瞧得分明,是这个疯子手持利刀,冲向靖公主的马车。

    欲谋杀皇亲国戚,便是诛九族,亦不算过分。

    所以只是死了一个疯子,靖公主并没有为难这疯子旁的家人,看到的百姓已经在称赞,靖公主大仁大义了。

    事后,侍卫就那么冷冷地把那个疯子给拖了下去,冰冷的脸上,不带一丝感情。

    这么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于他而言,仿佛不俱有任何意义。

    想当然的,这疯子死后,连条裹尸的席子都没有,就那么被丢进了乱葬岗里。

    夏池宛放下了车帘子,然后看向了夏芙蓉。

    “庶姐莫要看了,瞧多了会被吓着,晚上睡不了安稳的觉。”

    夏池宛脸上也有一些惧意,将车帘子密密压实,仿佛这样便能隔绝刚才所看到的一幕。

    “是……是啊……”

    夏芙蓉的脸色越发苍白,整张脸的肤色都快接近透明了。

    被留海密密遮盖起来的额头之上,布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将里面的那些头发给打湿了。

    便是夏芙蓉的后背,亦有一滴冷汗,顺着脊梁滑落。

    “庶姐,到府了,下车吧。”

    看到夏芙蓉精神有些恍惚,夏池宛十分关心地看向了夏芙蓉。

    “噢……”

    夏芙蓉点了点头,两股战战,脚下发虚,脚步微浮。

    当夏芙蓉先下马车,青梅立刻上前来扶夏芙蓉。

    谁知这个时候,夏芙蓉两眼一翻,终是支持不住,晕死了过去。

    青梅立马抱住了夏芙蓉,有些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

    “大小姐,大小姐,你莫要吓奴婢啊。”

    “庶姐,你怎么了,你们几个,还不把庶姐扶进府里去。你,直接去医馆儿,把大夫给请来了。”

    夏池宛连忙吩咐到,那些奴才得了令,自然是为夏芙蓉忙活开去了。

    “小姐,换身衣服吧。”

    石心陪着夏池宛回到院子里之后,抱琴连忙上前。

    “我去给小姐准备些热水,净个沐吧。”

    石心想了想,便跑出去,给夏池宛叫热水了。

    夏池宛洗了身子,换了衣服,夏伯然便遣人将夏池宛叫了过去。

    夏池宛对着镜子,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些白色,让自己的脸色看上去没有刚才那般红润,才施施然地去见夏伯然。

    “爹。”

    夏池宛白着一张小脸,给夏伯然行礼。

    “芙儿与你从靖公主里回来之后,晕倒在相府门口了?”

    夏伯然皱着眉头看夏池宛,因为夏伯然怀疑夏池宛对自己阳奉阴违。

    “回爹的话,的确如此。”

    夏池宛点点头,一双黑亮的眸子,怯生生地看着夏伯然。

    “今日庶姐与女儿一道去靖公主府时,发生了一些意外。在回府的时候,路上突然冲出了一个手持长刀的疯子,拦在了公主马车的前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