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黎序之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夏池宛与他坐在同一个空间里,两人静静无声,沉默相伴。

    黎序之安静地享受着当下的气氛,夏池宛却没有黎序之那么平静。

    看了看黎序之在火焰薰烤之后,渐渐转红的脸,夏池宛问出了一个藏在自己心里几个月的问题。

    “黎公子,我有一问,你能答否?”

    “咳……问……”

    黎序之似乎有点尴尬,不敢看夜光下的夏池宛。

    都说灯下美人儿,夏池宛本就够美了,在这种柔和的火光之下,使得夏池宛的脸红通通,更添一丝妩媚。

    黎序之算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个正血气方刚的年纪。

    “你我第一次是在何处见面?”

    想到黎序之第一次见到自己就狠瞪了自己一眼,夏池宛觉得,至少那不是黎序之第一次见到自己。

    夏池宛的这个问题,于黎序之而言,既是意料之外的,又是意料之中的。

    想了想,黎序之还是把两人相见的起源告诉了夏池宛。

    “你可还记得,你曾在一个山贼窝里,救过一个人?”

    “血人?”

    夏池宛遇山贼的经历并不算丰富,除开今天那些假冒的,也唯有那次跟夏芙蓉一起去法华寺半路被动了。

    “不错,在下正是那个血人。”

    听到夏池宛给当时的自己取了那么奇怪的一个名字,黎序之的嘴巴抽了抽。

    不过细细一想,那个时候的自己,可不真真就是一个血人吗。

    正因如此,所以夏池宛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救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黎序之一直想着夏池宛,便是因为夏池宛当时对自己的帮助,没有半点旁的心思。

    只是因为,当时他是一个需要帮助的人而已。

    黎序之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这张脸长得有多好看。

    初被家族抛弃,落难时,亦有荒唐的有钱女子,欲包养,把他当作面首。

    他堂堂七尺男儿,怎愿做如此苟且之事。

    便是遇到让他雌伏人下的男人,都被黎序之给揍了一顿。

    见过了行行色色,怀揣各种目的,欲对自己伸手相助的人,黎序之才更觉得,当时的夏池宛对自己的帮助,难能可贵。

    “原来是你啊。”

    就在刚才,夏池宛面对黎序之时,多少有一些拘谨。

    任何一个有教养的女子,与一个还算陌生的男人,独处一室,不拘谨,那便显得此女子的性子放荡了。

    可知道黎序之乃是当初与自己在山贼窝里共患难的血人时。

    夏池宛再面对黎序之,放开了不少。

    要问为什么?

    那个时候,夏池宛可是跟黎序之合作杀了欲对夏池宛不轨的贼匪。

    两人一起连人都杀过了,夏池宛跟黎序之的关系,自然不能算是一般而已。

    夏池宛眯起眼睛,有些愤愤不平地看着黎序之。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平白无故,受你恩惠。合着我是白内疚了,早先是我有恩于你啊。”

    如此一来,黎序之曾经对自己的帮助,倒算是有了合理的解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