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所以说,夏伯然最爱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宛儿今天晚上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说也是郑氏没有把家管好,明天宛儿将此事调查一番。”

    堂堂相爷府里,好端端地竟然冒出了一条毒蛇,此事未免也太蹊跷了一些。

    夏伯然只是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必须要查清楚,到底是谁人想要谋害他的性命。

    郑氏本来就是个没本事的,要不然的话,明明从秋氏的手里接过管事之权已经有几个月了。

    可是相府管理的真正操作者,却一直都是秋氏。

    如果说,以前的夏伯然虽对秋姨娘薄有惩罚,却未实行什么实际行的行动的话,那么这次,夏伯然则不愿意姑息下去了。

    再者说,以前夏伯然或许还有再捧秋姨娘上台的心思。

    现在的话,夏伯然觉得,或者秋氏最多也只能当个姨娘而已。

    秋氏明明比宛儿年长,又是掌管相府多年,遇事之后的表现,竟然如此让人失望。

    别的夏伯然还好说,就因为今天秋姨娘没有果断处理,还是等着夏池宛下的判断,夏伯然就觉得,秋姨娘没有那个主事的魄力。

    今天毒蛇之事,交给郑氏处理,白搭,交给秋姨娘,夏伯然又歇了以前捧秋姨娘的心思。

    现在看来,也唯有心一直系着他这个爹的夏池宛,最适合不过了。

    “宛儿,在查此事时,若是遇到什么阻拦,见到不识趣儿的奴才,是打罚是发卖,你看着办。”

    夏伯然这次才是真正放实权给夏池宛了。

    夏池宛低下头,皱了一下眉毛。

    “这……不太妥当。”

    “为父才是这相府的一家之主,为父说合适便合适,你勿需担心那些人给你眼色看。你是为父唯一的嫡女,自是能代表为父说的话。”

    听到夏池宛的话,夏伯然都有些生气了。

    气夏池宛不信自己的话,同样也气自己,以前果然是对宛儿这个女儿太过疏忽了,使得那些狗奴才,都忘记了夏池宛才是正经的主子。

    府里的狗才攀高踩低,这个现象,不止出现在相府,其他地方,更是屡见不鲜。

    以前夏伯然对此种情况无视,可现在夏伯然是想捧夏池宛上台的,自然是不能再纵着这种情况了。

    “是,爹。”

    说完,夏池宛便转身回自己的院子去休息了。

    原本受了蛇惊吓的秋姨娘,在听到夏伯然的话之后,脸色更是奇臭无比。

    当初秋姨娘被罚交出管理权的时候,这府里头,大部分都是她的人。

    秋姨娘当然也知道,那时的她的确是犯了错误。

    若是夏伯然对她不做出惩处,便是没给整个相府一个交待,处事公道是极为重要的。

    所以,哪怕管理权落入了夏池宛或者是郑姨娘的手里。

    要是秋姨娘哪一天心情不好了,夏池宛和郑姨娘要想差遣府里的奴才干什么事,还真是不容易。

    可夏伯然如今却把相府的“生杀”大权交给了夏池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