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秋姨娘一个踉跄,完全能想象得到,这一次若是处理得不好的话,相府就要大换血了了。

    而她以前培养的人,指不定就被夏池宛那么给撵出府去。

    秋姨娘或许还能想到夏池宛可能有所厉害的动作,但是夏芙蓉与孙坚行却是想不到的。

    因此,看到秋姨娘那反应,夏芙蓉与孙坚行都以为,秋姨娘还沉浸在刚才毒蛇的惊吓之中。

    夏伯然自然没有错过秋姨娘色变的那一幕,只不过,夏伯然眯起了眼睛休憩,对秋姨娘的受挫,全当自己不知晓。

    “来人,扶本相回房,本相要休息了。”

    夏伯然现在当然没有与秋姨娘滚床单的心情了。

    就因为惦念着秋姨娘的好,今天他的命就差点这么赔了进去。

    不管夏伯然现在进否安康健全,夏伯然的心情当然是不一样的。

    “还有芙儿,这大晚上的,为何你会与行儿在一起,来得还那么及时?”

    因着秋姨娘那一声尖叫声,夏池宛跟夏芙蓉以及孙坚行是最快赶到的。

    因为人人都脱衣就寝的时候,也就这三个娃儿各怀心思,都不曾入睡,跑过来的速度当然快。

    至于其他姨娘及老侯爷夫人,当时场面太过混乱,加上秋姨娘明明被禁足之中,堂堂相爷竟半夜与秋姨娘私会与小佛堂之中。

    只要长点脑子的,都知道,自己不适合来。

    老侯爷夫人则是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也没必要跑来跑去。

    毕竟传出尖叫声人是秋姨娘,而不是夏伯然。

    因此,听到一个小小的姨娘出了问题,老侯爷夫人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自己该怎么睡,还怎么睡。

    “相爷?”

    看到家丁欲把夏伯然抬走,秋姨娘秋水盈盈地看着夏伯然,仿佛想要勾起夏伯然的一丝怜惜。

    夏芙蓉与孙坚行被夏伯然刚才那一问,问得吓跑了。

    夏芙蓉是因为自己原本要跟孙坚行一起算计、捉弄夏池宛,若是此事被爹知道了,夏芙蓉清楚,自己必然是要挨罚的。

    夏芙蓉怎能没听明白,夏伯然刚才那是在放权给夏池宛。

    夏池宛在相府里说的话,代表着夏伯然,这是什么样的概念?

    一般情况之下,也唯有一府的主母,才有这个资格。

    所以,夏芙蓉的解释,万万不能与夏池宛扯上半点关系。

    孙坚行那是更加心虚不已,要不是自己一声不吭便离开有些不礼貌的话,早在孙坚行知道,夏伯然是被毒蛇咬的时候,孙坚行就有一种跑的冲动。

    他才放蛇去捉弄夏池宛,同天晚上相爷就被蛇给咬了,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咬了夏伯然的那条蛇,孙坚行十分怀疑,就是自己弄来的那一条。

    整个过程,夏伯然完全冷待了秋姨娘,夏伯然的态度已经告诉秋姨娘。

    接下来两个多月,秋姨娘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小佛堂里。

    别想些歪门邪道,因为他夏伯然是不愿意再冒第二次险和丢第二次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