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到热闹的小佛堂,再次恢复之前的平静与孤寂时,秋姨娘头一次气得将小佛堂里的东西一摔而碎!

    “该死的,该死的,为什么偏偏是蛇,为什么偏偏是蛇!”

    秋姨娘怨恨不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而秋姨娘最大的一个弱点,恰巧就是蛇。

    如果当时面对的是其他毒物,秋姨娘完全敢赌一赌,帮夏伯然挡了那一灾。

    偏偏看到冰冷冷,吐着红信子的蛇时,秋姨娘就吓得腿软,走不动道儿。

    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秋姨娘才会如此惧怕蛇这种动物,秋姨娘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她只知道,在自己记事起,就特别不喜欢这种动物,甚至便连见到画有蛇的图案,都心里毛毛的。

    秋姨娘这个弱点,与秋姨娘做了十数载夫妻的夏伯然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正如夏伯然了解秋姨娘一样,秋姨娘也深深地了解着夏伯然。

    自私的夏伯然,绝对不会因为她生来就怕蛇,而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谅解秋姨娘。

    秋姨娘瘫坐在地上,她猜不准,因为这次的关系,夏池宛会清掉多少人。

    “别让我抓到今天的凶手,否则的话,我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夏伯然对秋姨娘的宠,可不单只因为秋姨娘在床上特别能满足夏伯然,把夏伯然伺候好了。

    谁也不晓得,秋姨娘今日的荣宠一身,那是用自己的命换来的!

    秋姨娘甚至几次帮夏伯然挡过毒酒,有些是夏伯然的政敌给夏伯然下的,还有一些,当然是秋姨娘给夏伯然下的。

    只可惜,因为今天的这一条蛇,以前的苦心经营,全都付之东流。

    今天晚上,除了夏池宛能睡得好之外,其他人,都是颇难以入睡。

    郑姨娘等人虽然没有去小佛堂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但是夏伯然受了伤的这条消息,还是传到了郑姨娘的耳朵里。

    为此,府上的几个姨娘,都兴奋无比。

    不论夏伯然是怎么伤的,这伤是因为秋姨娘的关系,必然是没有错了。

    秋姨娘在禁足的时候,又惹上祸事,代表着这三个月的禁足之期,不但不会缩短,而且很有可能会加长。

    少了一个人与她们争宠,郑姨娘等人,能不欢喜吗?

    夏芙蓉回到院子里之后,终于想到,今天自己的爹出现在小佛堂里十分不寻常啊,这分明是要……

    夏芙蓉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夏芙蓉隐隐已经感觉到,因为突然冒出来的一条毒蛇,破坏了秋姨娘的计划。

    尤其是夏伯然对夏池宛与秋姨娘截然相反的态度,更使得夏芙蓉忧心不已。

    夏芙蓉想到,今天她乃是被孙坚行给叫出去的。

    孙坚行说要对付夏池宛,夏池宛好端端的没事儿,出了事的竟然是她爹。

    不行,明天一定要去找孙坚行问个清楚,那条蛇,跟孙坚行有没有关系,这个黑锅,不能让秋姨娘背了。

    “小姐,你胆子也太大了,就那么上前去吸毒蛇,也不顾着自己的安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