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如夏池宛所料,孙坚行离开了小佛堂之后,哪儿还静得下来,想回自己房里,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急得孙坚行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房间里来回地走。

    “该死的,怎么那蛇就咬到了舅舅呢!”

    孙坚行在屋子里急到不行的时候,那放蛇之人,终于收到孙坚行的消息,赶到了孙坚行的屋子里。

    “主子?”

    孙坚行看到那奴才,气得直抬起腿,踹向了那人的心窝子。

    “你是怎么办的事,竟然让蛇咬到了相丞舅舅!”

    那人被踹的脸色发白,却不敢嚷一声疼,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回答道:

    “奴才真将那条毒蛇放进了二小姐的院子里,是绝对不会错的。”

    “不会错不会错,可现在就是相丞舅舅被那条毒蛇给咬着了。”

    那奴才不答便罢,一答起来,孙坚行心里的火气就更加大了。

    那跪着的奴才,哆哆嗦嗦,因为孙坚行的那一脚,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奴才也不知怎么的,放进二小姐院子里的毒蛇,跑到了小佛堂里,还咬了相爷一口。”

    这奴才也深知,自己是闯了大祸了,他很担忧,自己这条小命怕是保不住了。

    看到那奴才害怕的样子,孙坚行心烦地皱了皱眉毛。

    “今天白日里,到底是被那夏池宛瞧见了那人,你也留不得了,回邑洲吧。”

    孙坚行倒没想杀了这奴才,好平息风波。

    当然,不是孙坚行的心慈,舍不得这狗奴才的命。

    只是因为,今天这毒蛇,不但不能跟他孙坚行有关系,跟永靖侯府那也得没有半点关系。

    若是把这狗奴才推出去,可以让他把事情摘得一清二楚,孙坚行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这狗才绑到夏伯然的面前。

    可真要如此,永靖侯府的奴才,带条毒蛇进相府,就算不是想害夏伯然这个相爷,怕也是居心不良。

    身为客人的永靖侯府的人,竟然在主人家里,动这些歪脑筋,那丢的可是永靖侯府的脸。

    故而,唯有把这个奴才打发得远远的,才能让他跟永靖侯府干净了。

    孙坚行想了想,不但如此,他还得去警告夏池宛一番才行,让她明白,查人归查人,不过也要弄弄清楚自己的地位。

    要是夏池宛敢乱说话的话,他绝对是不会跟夏池宛客气的!

    “是,主子。”

    一听主子并没有要自己的性命,而是把自己发配回邑洲,那人心里乐了。

    那人想也不想,赶紧收拾了东西,半夜匆匆忙忙地离开了相府,往邑洲赶去。

    孙坚行把人打发了之后,依旧不放心,觉得这件事情,或许应该跟老侯爷夫人这个祖母报备一下。

    毕竟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一个弄不好,永靖侯府与相府的关系,就此破裂了。

    孙坚行还打着娶夏芙蓉的念头呢,怎么可能愿意得罪自己的未来岳父大人。

    唯有去求老侯爷夫人,想得一法子,把此事给瞒过去,他才能太平地留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