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抱琴与石心跟在夏池宛的身后,才离开了夏伯然的院子,便马不停蹄地去了老侯爷夫人的院子。

    经桂嬷嬷通报之后,夏池宛便进了老侯爷夫人的房间里。

    一进房间之后,夏池宛双膝一弯,直直硬硬地跪在了地上。

    “这是干什么啊?”

    老侯爷夫人当然清楚夏池宛为何事而来,又为什么会向自己下跪。

    嘴里的语调微微上调,似乎很紧张夏池宛的样子,却没有开口让桂嬷嬷把夏池宛扶起来,自己更没有动手,主动把夏池宛扶起来,就由着夏池宛跪。

    对此,夏池宛很是麻木。

    上辈子,被人冤枉,自己主动跪的,被迫跪的,所跪的次数,所跪的对象,夏池宛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她不媚骨,却也不穷骨,跟上辈子种种窘境,被迫下跪起来,如今的她,情况已经好上许多,更有尊严多了。

    “姨婆,宛儿有一事向要姨婆告罪,但是宛儿并不觉得,自己所做之事有错。”

    听了夏池宛的话,老侯爷夫人的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既然不觉得自己有错,那还叫什么告罪啊。

    老侯爷夫人敛了敛气,很是“错愕”地看着夏池宛。

    “宛丫头,好姑娘,赶快起来,跟姨婆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姨婆怎么听着糊涂呢?”

    老侯爷夫人其实已经知道,一大早,夏池宛去给夏伯然送了早点。

    而她那个不经事,不长智的金孙儿,却在这个时候,自露马脚,去警告夏池宛。

    初听这事儿时,老侯爷夫人起得没想拿龙头拐仗,狠狠抽孙坚行一顿。

    所以,就算老侯爷夫人并不知道,夏池宛在给夏伯然送早点的时候,到底说了些什么,但也猜到,夏池宛的告罪,是告的什么罪。

    老侯爷夫人心中叹了一口气,也是,只要宛丫头稍有一点骨头,性子硬气一些。

    就算行儿去警告宛丫头,宛丫头亦不可能低头。

    夏池宛主动“认”错,且态度“良好”,老侯爷夫人当然不可能就由着夏池宛这么一直跪着。

    更别提,再有一会儿,这府里的那些姨娘和庶小姐们,就到时候来向老侯爷夫人问安了。

    桂嬷嬷得了老侯爷夫人的眼,连忙把夏池宛给扶了起来。

    夏池宛倒也没有再推辞,十分顺从地由着桂嬷嬷扶起,然后满脸愧疚地看着老侯爷夫人。

    “姨婆,宛儿想来想去,觉得这件事情不该瞒着你。姨婆知晓了之后,才好想办法,怎么解决问题。”

    “宛丫头,你倒是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老侯爷夫人自以为聪明,掌握着这府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从来不会想到,其实府里也有一人,对她的行动,了如指掌。

    为此,老侯爷夫人在夏池宛的面前,很是自然地扮演着无知者的角色。

    “姨婆,你可知晓,昨天夜里,爹去了秋姨娘禁足的小佛堂,被毒蛇给咬了?”

    “什么,竟有此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