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若不是上辈子,夏伯然的放纵,秋姨娘的陷害,夏芙蓉的欺压,这辈子的她,怎能以如此快的速度成长起来。

    重生之后的夏池宛,眼睛可是无时无刻不盯着秋姨娘那一房人。

    不单秋姨娘想要弄死夏池宛,夏池宛何曾没有想方设法,欲将秋姨娘这一房人,打入谷底!

    所以,这辈子的夏池宛,偏偏就从奴才的名字上,揪出了秋姨娘的错误及野心。

    夏伯然让夏池宛放开手去做,只是眼里闪过不善的目光。

    夏池宛笑了笑,她知道,今天晚上,她爹一定会去再“看望”秋姨娘的。

    于是,夏池宛乐呵呵地捧着那记载奴才的簿子,回自己的院子,顺便等着夏伯然,将某把重要的钥匙,给她送过来。

    夜幕降临,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色,独有几只晚鸦经过,只是隐隐约约瞥见两、三抹的黑影。

    夏池宛玉润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松木棋盘,棋盘发出沉稳的“咚咚”声,十分悦耳。

    “小姐,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吧,这棋谱,明天再看,亦不晚。”

    越是了解自家小姐在相府的处境,石心便越是心疼自家小姐。

    她家虽然穷,可好歹家人有爱,可是,小姐的情况,完全与她反了一下。

    石心当真觉得,她比自家小姐幸福上许多。

    “还早呢,不着急,再看一会儿。”

    夏池宛哪里舍得这么早便入睡了,今天才安排好了一场大戏,她可等着看呢。

    与夏池宛的老僧入定不同,秋姨娘在小佛堂里急得团团转。

    发生了昨天晚上那件事情之后,秋姨娘十分担心,自己是不是真得要被禁足三个月才能出去。

    不,不行,她绝对不能离开相爷眼前三个月。

    若是相爷真三个月没瞧见她了,指不定早就把她给忘记了。

    更别提,府里本就还有三个贱人,一直跟她争宠,郑姨娘便也罢了,她最忌讳的乃是陶姨娘,老尚书的嫡次女!

    老尚书把自己的嫡次女给夏伯然这个相爷做妾,其实当真算是委屈了陶姨娘。

    只可惜,当初的老尚书,正好犯了一点事儿,这点事儿呢,是夏伯然能帮的。

    只不过,夏伯然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去帮老尚书呢,所以想出了走岳父这条路子来。

    老尚书当然不可能傻到让自己的嫡次女,跟大将军府的爱女云千度去争相府主母的位置,又不是嫌自己死得慢。

    所以,再委屈,陶姨娘最后为了尚书府,也只能乖乖地给夏伯然当个妾。

    就因为如此,陶姨娘与老尚书都憋着一口气呢,眼看着云千度死了,相府主母的位置空了出来。

    只要夏伯然露出一丁点儿,欲再娶个正妻进门,老尚书必然是卯足了劲儿,把陶姨娘给捧上去。

    陶姨娘与老尚书的打算,怎么可能瞒得过秋姨娘。

    但是这三个月禁足的时间一过去,以后相爷到底会扶谁上位,还当真说不好。

    因着她与夏池宛的关系不再似从前一般,大将军府是绝对不会站在她这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