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便是相爷松口了,欲扶她上去,要是大将军府欲阻挠,别说她了,便是相爷,也奈何不得大将军府的。

    如此一对比,陶姨娘好歹还有一个娘家帮衬着,她却只有自己一个人,秋姨娘急得嗓子都快冒烟儿了。

    不成,得让人给月季带话,让月季多在相爷的面前说说自己的好。

    秋姨娘自认识把月季控制得很好,只要月季还是个聪明人,就一定会听她的话,明白她的意思。

    就在秋姨娘想着,怎么让月季帮着自己,消除夏伯然对自己的怒气,再让夏伯然来看自己,夏伯然竟然不请自来了。

    听到鞋底踩在石面上,发出的“踢踏”声时,秋姨娘吓了一跳。

    这么晚了,谁还会来这冷清清的小佛堂?

    想到这里可是云千度呆过的地方,自己被罚禁足于此,每在小佛堂里多待一盏茶,秋姨娘心里的火气便多了一分。

    凭什么她要被禁足于小佛堂!

    这使得秋姨娘有一种,自己再次被云千度给压制住的错觉。

    哪怕云千度已经死了四年多了,可是秋姨娘一闭上眼睛,在小佛堂里似乎还能闻到云千度那让人讨厌的气息。

    在秋姨娘的脑海里,竟然也自然地浮现出云千度那张冷若冰霜,一直冷睨自己的眼睛!

    秋姨娘自认为自己是云千度的孽结,云千度何尝不是云秋琴的梦魇。

    “原来是相爷啊!”

    秋姨娘看来,那脚步声的主人,竟然是夏伯然时,心里闪过一阵欣喜。

    “相爷,妾身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相爷还愿意来看妾身。相爷的身体可好了,妾身一直担心相爷的身子呢!”

    秋姨娘绝口不提自己的“见死不救”,只是摆出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楚楚可怜地看着夏伯然,想要勾起夏伯然的怜悯之心。

    就算是之前的目的达不到了,至少也不能让夏伯然再追究昨天晚上她的责任。

    小佛堂到底是禁足之地,加上云千度在时,不喜将小佛堂装得特别富丽。

    故而,小佛堂只点了两盏昏暗的油灯,夏伯然整个人陷入阴影之中。

    秋姨娘只是从衣服上判断出,此人是夏伯然,但是夏伯然现在的表情如何,秋姨娘看不清楚。

    看见夏伯然没有出声,秋姨娘便大着胆子,奔向了夏伯然,欲靠在夏伯然的怀里,寻求安慰。

    只是,当秋姨娘接近夏伯然的时候,夏伯然突然猛地抬起了手。

    “啪”的一声,在清冷的小佛堂里,显得格外地刺耳儿!

    被夏伯然狠狠打了一巴掌,嘴角流血的秋姨娘,直接被夏伯然给打懵了。

    自打她嫁给夏伯然,不对,自打她认识夏伯然,两人有了私情之后,夏伯然便连重语都不曾对她说几句,何曾这般对她下重手?

    “相、相爷,这是何故?”

    秋姨娘悲愤不已,就算昨天没帮着相爷挡了那毒蛇一口,相爷今日也不必如此辱她啊!

    男人果然如此,不过短短五日,相爷便忘了以前的恩爱,出手打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