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芙蓉从来没有这种经验,知道女人落胎,也是极为受苦的事情,心里当然有些害怕。

    夏芙蓉的手紧紧地抓着云秋琴的手,仿佛是想从云秋琴的身上截取一些力量和温暖。

    看到夏芙蓉的小模样,云秋琴心酸不已。

    如果不是她没有把事情处理好,芙儿岂会受这样的罪?

    都是夏池宛那个小贱人害的!

    夏池宛那个小贱人害得她的芙儿落了一次胎。

    那么经后,她要让夏池宛几倍偿还今日的罪。

    “芙儿莫怕,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娘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夏芙蓉已经够紧张了,云秋琴甚至不敢跟夏芙蓉说,过程会有点疼。

    不一会儿的功夫,张婆子终于把“补药”给端了过来。

    看到那一碗“补药”,云秋琴眸光一闪。

    倒不是舍不得夏芙蓉肚子里的那块肉。

    她只是担心,这碗药对夏芙蓉的身子损伤到底有多大而已。

    “小姐,这药趁热的喝。”

    张婆子一板一眼地说着。

    “我知道了!”

    之前还害怕得紧的夏芙蓉,在张婆子面前马上就得严肃又高傲。

    看到夏芙蓉那死撑的样子,张婆子不屑地低下头,不让云秋琴与夏芙蓉看到自己的眼神。

    不过张婆子心里还是很愤愤不平的。

    有什么可傲的,等你喝下这碗药,看你还能傲多久!

    在云秋琴的鼓励之下,夏芙蓉一口气把那药给喝了。

    喝完药之后,夏芙蓉那一张脸苦得皱成了一团儿。

    张婆子连忙接过碗,然后就离开了夏芙蓉的屋子。

    张婆子出了夏芙蓉的屋子之后,停下脚步,回头对着夏芙蓉的屋子讽嘲地笑了笑。

    苦吧?

    她往药里特地多加了一点黄莲,自然是苦的!

    云秋琴连忙往夏芙蓉的嘴里塞了一块蜜饯,让夏芙蓉甜甜嘴巴。

    夏芙蓉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到蜜饯上去,而是专注地感受着肚子的感觉。

    过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夏芙蓉的小腹传来阵阵痛觉。

    夏芙蓉雪白的额头上,很快出现了一层密密的细汗,渐渐把夏芙蓉额前厚厚的留海给打湿了。

    便连夏芙蓉额头上那块丑陋的疤,也慢慢现了原形。

    “疼……娘,好疼……”

    夏芙蓉身子马上弯倒,整个人对折了起来,手撑在自己的小腹上。

    “芙儿,这个是有一点疼的,落了胎,哪能不疼呢。”

    云秋琴也有些紧张地轻拥着夏芙蓉的身子,表示自己一定会陪着夏芙蓉的。

    当初,云秋琴比云千度更早与夏伯然有了肌肤之亲,所以她还比云千度早一步怀了夏伯然的孩子呢!

    但是,为了把孩子的月份瞒过去,服下了练青,推迟了夏芙蓉降生的日子。

    哪怕夏芙蓉最后依旧比夏池宛先出生,可好歹用早产的由头,瞒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