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因此,云秋琴不是没有犯过错误,但是她的错误却是可以补过的。

    偏偏夏芙蓉的肚子没法儿像云秋琴那样,只需要再等几个月便可。

    没有落胎经验的云秋琴,听到夏芙蓉嚷疼,唯有安慰夏芙蓉。

    看到夏芙蓉痛苦的样子,云秋琴恨不能自己替了夏芙蓉受这苦。

    “不行,娘,真的好疼,好疼!”

    刚开始的时候,夏芙蓉还忍着,到后来,夏芙蓉觉得自己根本忍不住了。

    那种痛仿佛是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在她脆弱的小腹里,一刀一刀地割着。

    一刀一刀地割着还不够,甚至在搅着那里柔嫩的肉。

    这种疼,让夏芙蓉觉得痛不欲生。

    她恨不能把自己的小腹挖出来,如此一来,她就算是彻底解放了。

    药效一发作,夏芙蓉两腿之间,便有点点殷红流了出来。

    随着夏芙蓉的嚷疼,剧疼,夏芙蓉两腿间的殷红开始变得汹涌了起来。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血水染湿了夏芙蓉的衣裙,便连被子都红了。

    “娘……不,不行,我撑不住了,太疼了!”

    夏芙蓉死命地哭,要知道落胎这么痛苦,她一定会想其他办法的。

    “娘,杀了我吧……我不要受这种苦……”

    小腹里传来好似无边无际,永无休目的疼,让夏芙蓉生起了轻生的念头。

    云秋琴死死地抱住了夏芙蓉。

    “芙儿,莫说如此扎娘心窝子的话,只要熬过这一关,以后就会好了。”

    “啊……”

    夏芙蓉疼得想要打滚,两腿间的血,就得更加澎湃了。

    看到夏芙蓉实在太痛苦了,云秋琴便掀开了被子。

    云秋琴马上被被子里的腥红,刺痛了眼睛。

    云秋琴虽然没有落过胎,不代表她连基本常识都没有。

    看到夏芙蓉的流血量,及似乎没完没了的样子,云秋琴慌了。

    眼前的这个情况,似乎不太对劲儿啊?

    云秋琴看向了夏芙蓉,发现夏芙蓉的脸色此时苍白得厉害,趋向于透明。

    云秋琴被吓到了:

    “芙儿,你坚持住,娘这就叫人帮你请大夫去!”

    云秋琴放下夏芙蓉,连忙去叫张婆子。

    可才出房门就想到不对,张婆子都一把年纪了,动作自然没有那么利索。

    云秋琴顾不得许多,只好把自己的人叫了出来,让那人去附近把大夫接过来。

    亏得云秋琴考虑良多,深怕中间出了乱子。

    所以人都是提前准备好的。

    那小厮立马去请大夫了,而早先准备好的婆子,也急忙迎进了屋里来。

    那婆子一看到夏芙蓉的流血情况,一拍大腿,马上大叫了一声不好。

    那老婆子让云秋琴去烧水,再准备些干净的布子来。

    云秋琴现在哪肯离开夏芙蓉半步啊,还是把“病休”是的张婆子赶紧给叫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